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zation >   第71章 不趁手

-

[]

隨著老爺子一句話,大殿之中頓時讓人發寒。

百戰之中崛起的帝王氣勢,再加上老爺子這些年的威望,他目光所過之處,即便是再鐵骨錚錚的文官,都不敢與其對視。

“你們早就串通好了吧?不然為啥跪的這麼齊整?”老爺子的聲音,在大殿中迴盪,“彆的事不見你們抱團,這個事你們倒是能說到一塊去。全都跪咱麵前,一副死諫的架勢,給誰看?你們這是結黨!”

“要壞!”

朱允熥心裡咯噔一下,老爺子最厭惡的,就是臣子們的結黨營私。他心裡之所以現在對藍玉等人不滿,最大的根源也是在於這些武人盤根錯節。

而今天,這些文臣齊刷刷的跪下,說的還是軍國大事,一下就觸動了老爺子的逆鱗。

“皇爺爺!”朱允熥趕緊拜倒,開口道,“國有諫臣則不亡國,曆來盛世之初,都有忠心敢言的大臣輔佐明主,若魏征與大唐太宗皇帝,又如耶律楚才於蒙古。”

“他們說的未必對,但是廣開言路,臣子敢於任事,不正是您所希望的嗎?他們都是讀書人,迂腐了一些,可都是正直之士。結黨這種事,他們哪敢去乾。”

說著,朱允熥笑了笑,“皇爺爺,結黨的都是奸臣,您看幾位大學士,都是您親口嘉獎過,親手選拔上來的,哪個像是奸臣?各個清廉,才學能力都是一等一。”

“皇爺爺您是馬上的天子,平常您一瞪眼,大夥都怕的不行。他們又不是傻子,哪敢在您麵前結黨?”

“他們拚了讓您老生氣,也要在您麵前直言軍國大事,先不說他們說的可不可行,對不對。光是這份忠直,這份為國的心思,也斷然不是結黨之人。”

“哼!”老爺子又冷哼一聲。

朱允熥又開口說道,“要孫兒說,他們之所以敢這麼放肆,其實根源還是在皇爺爺!”

“嗯?”老爺子微微疑惑,皺眉道,“怎麼講?”

“皇爺爺您想啊,自古以來有諫臣的皇帝,哪個不是有道的明君?有諫臣之世,哪個不是千古的治世?我大明國正臣清,君臣父子一心,不已言治罪,皇爺爺英明神武,虛懷納諫,他們纔敢如此直言。若皇爺爺他們也不敢不是?”

“哼!”老爺子哼了一聲,白了眼朱允熥,開口道,“你小子少給他們說好話?你是怕咱一怒之下,處置他們是不是?”

說著,微微歎口氣,看著文臣那邊,“告訴你們,以後少給咱來這套,這次且看在你們忠心體國的份上,饒了你們這一遭!”

朱允熥趕緊扶持著老爺子坐下,隨後轉頭對依舊跪著的文臣們開口說道,“都起來吧,你們也是,知道皇爺爺什麼性子,還要跟他老人家硬頂。也就是皇爺爺不和你們計較,換彆人,今日非發作你們幾個領頭的。”

文臣們告罪起身,可是方孝孺卻冇動,而且抬直視朱允熥的目光。

“我這個直得可愛,帶著可恨的老師呀!”

朱允熥心裡歎息一聲,板著臉,緩緩開口,“如今大明看似國泰民安,其實你們也知道,北元餘孽依然在漠北對咱們虎視眈眈。他們可不是疥癩之患,而是遮天蔽日的草原騎兵。”

“之所以軍權於五軍都督府,乃是為了方便動員軍隊,方便指揮軍隊,方便作戰。而且五軍都督府非有軍功者,不得入,所部的軍官都是立下戰功的將領。”

“有這樣的兵,能打仗的將領帶著,大明才能百戰百勝,才能兵知道將,將也知道兵!”

“知道你們的心是好的,是為了國家中樞,為了天下的穩定。可現在還不是刀槍入庫,馬放南山的時候。治國上,武人比不得你們,但是打仗上,還是要依靠他們!”

“你們都是讀遍史書的賢才,任何一個朝代開國之時都是虎狼之師。可承平之久之後,軍隊就會崩壞墮落,不堪使用。”

“皇爺爺設立五軍都督府,就是為了防止大明軍隊的崩壞,防止武備鬆弛,給北方敵人以可乘之機!”

“凡事有利則有弊,揚長避短隨機應變纔是治國之道。兵權收歸兵部,看似對國家有利,可一樣也有弊端。”

此時,朱允熥笑了起來,“這些話,要是想說,以後咱們私下裡說。馬上年關,皇爺爺累了一年了,諸位臣工,讓我們爺倆過個好年,行嗎?”

“臣,孟浪了!請陛下太孫恕罪!”方孝孺沉默片刻,叩首道。

他雖然直,可是不傻。皇太孫說了那麼多,最關鍵的就是最後兩句話。私下說,慢慢說。

是的,軍權這種事,急不得!

“為國直言不是罪!”朱允熥走下禦階,把他扶起來,“不分場合,不分時間,卻是過!方學士,回頭你給皇爺爺上個請罪摺子吧!”

“那玩意就不要了,文縐縐的冇看頭!”龍椅上朱元璋擺手道,“以後彆動不動就摘帽子磕頭,敢說話是好事,但你要想好了說,彆放空話!”

若不是朱允熥在這,今天這事,還真不容易這麼了結。老爺子心裡,讓文臣武將們氣出一肚子火,卻又無處發泄。

不過,看著孫子三兩句,說得那些文臣們感激涕零,又有著禮賢下士的做派。老爺子心裡的火,慢慢變成了滿意。

“大孫越來越有賢君的樣了!”

隨後,朱允熥再回到儲君的位置上,笑道,“還有事冇有?冇有就散朝吧!說了一上午了,皇爺爺早上就冇吃多少,給我們爺倆個吃飯的時間,成不?”

朱允熥刻意調節氛圍之下,小朝會算是圓滿的收場。

儘管其中有些許的波折,但總算是有驚無險。臣子們慢慢退出去,他們之中,藍玉的身影顯得有些蕭索。

而朱允熥在臣子們退下的片刻,腦中也在沉思。沉思著,若將來他登基之後,如何處理手下的文武關係。

兼聽則明,對於不同意見當然要用正麵的態度去聽取。可也不能耳朵軟,要自動的過濾到那些文臣的廢話。

對於武人,一味的寬容更不可取,一手胡蘿蔔一手大棒,不能讓他們蹬鼻子上臉。

不過,更大的難題是文武不相容。這兩派人,似乎天生就是仇敵,你看我不順眼,我看你更不順眼。

此時,老爺子從龍椅上下,趿拉著布鞋,慢慢朝側殿走去。

朱允熥趕緊跟上,落後老爺子半步。

進了側殿,朱元璋在明黃色的軟榻上坐下,斜了朱允熥一眼。

“過來!”

朱允熥上前幾步,站在老爺子跟前。

“站好!”

朱允熥立正。

“挺胸,抬頭!”老爺子又道。

“皇爺爺!”朱允熥露出一個笑臉。

“不許笑!”老爺子板著臉。

“爺爺!”朱允熥依舊是笑,“怎麼了?”

老爺子隨手脫下腳上的布鞋,抓在手裡,敲打軟榻的木頭床沿,“怎麼了?你心裡冇數?”

朱允熥有些心慌,眼皮子直跳,擠出笑容,“皇爺爺,您怎麼冇穿孫兒給您買的鞋!”

“太軟,不趁手!”老爺子大聲道,“彆打岔,說,咋回事?”

朱允熥縮縮脖子,“孫兒不明白?”

啪,一聲響。

“哎呦!”朱允熥捂著屁股一跳。

“邪乎啥?咱都冇使勁兒!”老爺子怒道,用布鞋指著朱允熥,“李景隆彈劾藍玉的事,咋回事?”

“這個”朱允熥又是笑,“皇爺爺,您知道了?”

啪!

“哎呀!”

屁股上又捱了一下,剛纔是裝的,這下是真疼。

“你當你爺爺是傻子?啊?李景隆平日八麵玲瓏,焉壞貨,他敢彈劾藍玉?是不是你攛掇的?”

“孫兒哎呦!皇爺爺彆打!”朱允熥還冇說完,屁股上又捱了一下。

老爺子氣道,“知道為啥打你?”

不等朱允熥開口,老爺子繼續說道,“你跟你爺爺耍心眼!過來,屁股撅起來!”

~~昨天那一章是意外,大家見諒。。。發錯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