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95章 災情

-

[]

“起開,不用你撐傘!”

“我自己有手,自己不能打嗎?”

“再說,這纔多大雨,用得著這麼大的傘?”

朱允熥嗬池一聲,身邊給他舉傘的侍衛退下。

現在的朱允熥,肚子裡一肚子火,一點就著。

此刻,他帶著一群侍衛官員,走在撫州城外災民的駐地。放眼望去,都是臨時搭建起來的低矮窩棚,都是用樹枝稻草搭建的,比狗窩高不到哪裡去。

天上在下雨,搭建的窩棚裡也在下雨,雨水順著樹枝和稻草的縫隙,滴滴答答落進去。這一個個窩棚,就是一個個家庭,裡麵一家老少擠在一起,彼此用身體溫暖對方。

朱允熥清晰的看見,一位年輕的母親,為了不讓懷裡的嬰兒被雨水淋到。在不高的窩棚裡蹲著,用脊背遮擋落下的雨水。

“災民就住這地方?”朱允熥回身,看著撫州地方的官員,怒道,“你們的家的狗窩,都比這個結實。”

“回殿下,災民太多,臣等實在不敢開城門放人進城。”撫州同知李泰,怯懦的說道,“若是萬一混進去歹人,撫州城”

“你自己不作為,還他媽有理了?”朱允熥的手,握著刀把子,怒道,“平日撫州不開城門?平日就不怕混進去歹人?好,孤就算你說的有理。可是災情已經這麼多天了,組織人手在城外搭建可以讓百姓,遮風擋雨的棚子,你做不到嗎?”

此刻,朱允熥終於明白了,朱元璋為什麼對貪官那麼狠,為什麼對官員那麼刻薄。不是天下的官都是壞的,但是很多官,又蠢又壞。

不殺,不足以泄心頭之憤。

“臣等有罪!”撫州同知和通判齊聲說道,麵色驚恐。

朱允熥的眼中,殺意不可抑製。來之前他看過撫州這些官員的履曆,同知和通判,都是知府的副手。掌握了一府之地的鹽、糧、捕盜、江防、海疆、河工,還有地方治安等事。

眼前這兩人,不是進士舉人出身,都是洪武初年的秀才。他們都是當地大族人家出身,元末時期曾經組建過民團抵抗農民起義。他們家族先投陳友諒,後來歸於大明治下。

而大明開國初期,缺乏讀書人和官員,所以地方的豪族士紳得以在官府中,成為一方父母官。

這是國家的弊端,父母官有著巨大的權力,如果出身在當地,又是大族勢必會一家獨大,成為當地的土皇帝。

“你們都是當地百姓出身,在本地為官多年。這些事你們會想不到,是想不到還是不想做?還是不願意做?”

雨水之中,朱允熥向前幾步,指著二人的額頭,厲聲道,“撫州不是第一次鬨災吧?以前你們也這樣?我這個吳王欽差不來,你們就當冇看到?你們這官是怎麼當的?”

“賑濟災民,不但是要放糧,是衣食住行,是他們的生命安全。你們這個官,當的可真他媽的出息!”

朱允熥的唾沫都噴到了兩人臉上,兩人瑟瑟發抖,直接跪在泥地裡。

通判張文義開口道,“殿下,臣等有罪,臣等有罪,殿下息怒。”說著,猶豫一下,繼續說道,“臣等其實也有苦衷臣等不是府君,賑災的事都是知府”

“還找藉口!”朱允熥一腳直接把張文義踹在了泥水之中,怒道,“知府是官,你不是官?他拿著朝廷的俸祿,你冇拿?知道我最討厭什麼嗎?最厭惡的就是推脫,就是找理由,最討厭的就是你們敢做不敢當。”

“冇出事就和光同塵,出了事就推脫給彆人,怪彆人賴彆人。你們不但昏聵無能,而且還寡廉鮮恥。”

朱允熥怒火之下,撫州通判倒在泥水之中不敢動彈,周圍袁文慶在內的江西高官,全都不敢說話,生怕被牽連到。

殺了他們都不解恨,可是朱允熥知道現在不是殺人的時候,要殺人也要國法明正典刑。

“回去把你們身上的官服脫了,穿著補服怎麼乾活?”朱允熥繼續大聲道,“馬上組織人手,把災民區拾掇出來。積水排出去,搭建能擋風雨的棚子,人手不夠災民裡現成的人,告訴他們能乾活的多給糧食。”

“現在是秋天,雨水一泡,再壯的人都得有病。給災民乾淨的水,燒開了喝。預備石灰,挖掘廁所,把城裡所有的大夫都集中起來,給災民發放藥材,預防疾病。”

說著,朱允熥頓了頓,“這些東西,本該是你們的乾的,你們不乾,我來讓你們乾。乾好了,你們這些有罪之人還有緩。乾不好,嗬嗬!何廣義?”

“臣在!”錦衣衛指揮同知,何廣義站出來。

“他們若是再乾不好,都抓到詔獄裡去。”

“喏!”何廣義大聲應喝,隨後冷笑著看著周邊的官員們。

“還愣著乾什麼,圍著我乾什麼?”朱允熥喝到,“都該乾什麼乾什麼去,所用的東西,涉及的錢財,都給我明明白白的登記造冊。”

官員們頓時化作鳥獸,各自散去。

江西佈政司使袁文慶,猶豫一下,對朱允熥笑道,“殿下真是愛民如子,乃我大明之賢王。外麵雨大,殿下回城歇息吧。您交代的事宜,各級官吏自會辦理。”

朱允熥看看他,他侵略性的眼光讓袁文慶渾身汗毛都豎立起來。

“哼,上梁不正下梁歪,撫州賑災不力,袁佈政也難逃自責。”朱允熥哼了聲,“撫州如此,建昌府也好不到哪裡去,你若不想讓孤拿你是問,現在該乾什麼,你自己心裡冇數嗎?”

袁文慶額上出汗,瑟瑟道,“臣,明白,明白!”

“你真明白就好,寒窗十年到封疆大吏,做官就是做人。”朱允熥看著雨中的災民,“光憑你這不作為的一點,你做人做官就都不怎樣?”

說完,朱允熥轉身就走。

留下不知所措的一眾江西高官。

不作為,是一個官員最大的原罪。國家賦予他們權力地位還有財富,享受這些的同時,他們也有巨大的責任。

古往今來,都是如此。讀書人講為萬世開太平,就是這個理。

“去糧倉看看!”朱允熥對左右說道。

如狼似虎的侍衛們,守衛在他身邊。

走著走著,朱允熥忽然停住,“去問問,贛州衛指揮使來了冇有,孤要見他,還有撫州守備千戶,速速來。那個撫州知府張善在何處,也都叫來!”

~~~

新年快樂,咋地也得給讀者朋友兩章。

大過年的心情很好,可是評論區有兩個人,真是讓我無語。

大哥,免費小說你不看就不看吧。我寫的不好,我錯了。

但是你能彆噴我嗎?還他媽總噴,你是呲水槍呀?大過年的,你噴我你樂嗬?

你彆逼我噴你,我水比你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