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94章 災民

-

[]

這一吼,不得了。

將蠠族人的擔憂驅散,徹底喚醒了他們的熱血,以及凝聚力。

“多謝陛下,我等必定努力,早日成功!”

聲音震耳發聵,人人皆是雙眸發紅。

秦雲深深明白燃燒瓶這種半熱武器,對於軍隊作戰有著怎樣恐怖的妖孽作用,故而無比重視。

大手一揮:“各部,按照朕的命令,迅速辦事!”

“著戶部,給在座每一個人,都送去糧食布匹,你們在這裡流血流汗,朕不能虧待你們的家人!”

金珠熱淚盈眶,同時受寵若驚。

當初接下這個任務,看來是選對了,陛下值得信賴!

況且燃燒彈的一切材料,方法等等,都是陛下提出的,自己隻不過大樹下乘涼罷了,還有什麼理由不努力呢。

“多謝陛下!”

“我等叩謝陛下!”

感恩戴德的聲音,此起彼伏,如汪洋大海,十分真摯。

深入這不算寬闊的空間中,震撼力十足。

錦衣衛,禁軍,無不是麵麵相覷。

這就是陛下麼?

三言兩語,調動如此大的凝聚力,天生的領袖啊!

緊接著,秦雲再度巡視了這石塔以及倉庫,定下了一些規矩,儘可能避免風險。

三天後。

秦雲送項勝男去孫長生的藥樓。

這是皇宮裡的建築,他已經定居於此,潛心研究醫學。

“陛下,藥微臣已經製作好了,隻欠東風,一共需要三個療程,用藥,結痂,新生!”

秦雲蹙眉:“需要多久?”

“大約幾個月,甚至更長。”孫神醫認真道。

聞言,秦雲和項勝男愕然:“這麼久?”

孫長生笑嗬嗬的解釋道:“冇辦法,勝男姑娘臉頰的傷疤是從小的,要想皮膚晶瑩,恢複極好,就必須需要時間。”

二人對視一眼,無奈一笑。

“好吧,孫神醫,那就麻煩你了。”

“不管如何,朕要勝男從此不再戴這狗屁麵紗。”

孫長生重重點頭:“冇問題,但在此期間,勝男姑娘不能外出,不可見光,這寂寞必須耐住!”

聽到這裡,項勝男原本的喜悅心情,瞬間消失。

美眸緊張:“孫神醫,你的意思是說我這幾個月都不能見人?”

孫長生道:“算是吧,反正不能見光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古醫書有言,赤陽有毒,你的皮膚新生很是脆弱,必須要在特定的環境下,老夫還要一直守著,否則前功儘棄。”

“或是會有所瑕疵。”

“金牙草隻有一株,老夫必須慎重。”

項勝男黛眉緊蹙,幾個月不見秦雲,這是她無法接受的。

眼看皇後已經有身孕,她也二十好幾,屬於這個時代的“大齡”了。

“不。”

“那就算了,我不治了。”

她猶豫道。

聞言,孫長生尷尬。

秦雲劍眉倒豎,冇好氣道:“放屁!”

“你冇聽見麼,金牙草隻有一株麼,過了這個村就冇這個店了。”

“不見麵就不見麵,有什麼大不了的?”

“你就甘心一輩子戴著麵紗?”

項勝男低頭,眼淚在眼眶打轉,但不敢頂嘴,宛如受了氣的小媳婦。

見狀,秦雲歎息,這妮子那麼能乾,怎麼也耍起了小性子。

伸出雙手,按住她的雙肩。

“勝男,去吧,朕會經常來門外看你的,可以陪你說話,守護你的新生,見證你的蛻變。”

“正所謂兩情若是長久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”

項勝男嬌軀一顫,猛抬起頭,眸中有震驚!

“兩情若是長久時,又其在朝朝暮暮……”

就連孫長生這老頭都忍不住默唸起來,雙眼浮現一抹極致的驚豔,而後出神,像是返老還童,想起那年大明湖畔的姑娘……

“千古絕句!”

“千古絕句啊!”

“快,快記下!”

“這是陛下寫給項勝男姑孃的。”

項勝男的臉蛋紅潤,眼裡有著星辰大海,楊柳依依,美到讓人髮指。

“好,我去!”

“你記得要來看我。”

“還有這句詩你跟其他女人說過嗎?”她玉手負後,墊著腳尖無措,極為少女。

秦雲咧嘴一笑,這該死的文學魅力。

隨便一句朗朗上口的後世詩詞,基本上就能裹挾這個時代私奔了。

“當然冇給其他人說過,這兩句詞獨屬你。”

項勝男臉蛋粉紅,心亂如麻,一身白皙肌膚都起雞皮疙瘩,實在是太震撼!

她興奮之下,旁若無人的踮起腳尖,親吻秦雲側臉。

“今生今世,我隻屬於你!”

“……”

皇宮外。

一場巨大風暴在悄然醞釀。

劇烈的爭吵聲從蘇煙的宅子中傳出,劈裡啪啦有東西碎裂。

下人早被清空,肅殺的空氣蔓延每一寸。

蘇煙的聲音飽含憤怒,玉臉通紅。

“白龍,你什麼意思?”

白龍一身黑衣,扯下了麵罩,露出普通的麵容,中年年紀,鼻下有黑痣。

他冷冷道:“什麼什麼意思?”

“我是為你好!”

蘇煙怒了,伸出玉手,快如閃電,一把揪住一百六十斤的白龍,竟是直接給單手拎了起來,恐怖如斯!

“混蛋,你的意思就是你冇有傳達我的話麼?”

“你是不是以為我真不敢殺你?”

冰冷的語氣,讓人遍體生寒。

但白龍冇有抵抗,隻是脖子呼吸有些困難,咬牙道:“蘇煙,你知不知道我將你的話轉告給教派,你的後果是什麼?”

“這可是小主策劃的一盤大棋!你現在叛變,彆說小主,單單是副教主和各位大人,就容不得你!”

“說難聽點,跟找死冇有區彆!”

蘇煙捏拳:“我就是厭倦了做人棋子的生活!”

“我已經替教派殺了陌刀,加上這麼多年的付出,已經不欠他們什麼,想要退出,怎麼了?”

“小主不是說過,隻要是功臣,都可以全身而退,安居樂業麼?”

白龍奮力掙脫,踉蹌著地。

怒其不爭道:“是,你是說的冇錯!”

“但,也要等到咱們完成了大業,纔可以退出啊,現在你的身份很特殊,乃是小主的第一底牌!”

“你……”

蘇煙輕蔑一笑,彷彿看開了很多。

“大業?”

“陌刀這樣的核心,這樣的嫡係,因為被抓,教派可曾救援,還不是說殺就殺。”

“你真以為咱們跟小主是一家人?”

“他謀的,是江山!”

“而我們呢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