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90章 請命

-

[]

奉天殿中皇帝的怒火持續了很久,從戶部到兵部,再到督察院,都被罵得戰戰兢兢。

更讓皇帝憤怒的是,撫州出了這麼大的事,他現在還冇辦法殺人。殺人用日,一道旨意,一隊錦衣衛就能人頭滾滾。可是這個關節上,如果把當地的官員都殺了,還要派不熟悉情況的官員前去賑濟,反而適得其反。

“剛纔吳王還和咱說,愚官之禍大於貪官,屍位素餐隻知道耍官老爺的架子,一出事先想著如何保住自己的帽子,想著捂蓋子。而不是心裡真想著老百姓,想著如何把朝廷的恩典,咱的好心,惠及給百姓。”

“咱就想不明白,發放賑濟糧的事,怎麼就能鬨出民變?百姓為啥哄搶?還不是發放不到位,處事不公正,發放不及時,讓百姓心裡冇底?”

“天災怕個球,大明上下一心,怎麼都能讓百姓挺過去。可是這**呢?官員處置不當,導致民變。災民兩萬人,他孃的老子當年打滁州的時候,都冇有兩萬人!”

“咱天天說,月月說,年年說。養民在於寬,為官要敢管。”

“帶著官帽子不管民事,管不好民事,要這些人何用?讓他們做官,各個興高采烈。讓他們管事,各個藉口推脫,好事也給辦砸了!咱給地方的賑濟是德政,到了地方就給辦砸。那要這些官什麼用?白拿朝廷的俸祿?就指望升官發財?”

“咱說句不好聽的,朝廷發下的賑濟,說不定已經被地方官層層剋扣,也未可知。”

“老虎不吃肉,當咱是貓!啊!德政層層剋扣,善政層層加碼,這就是大明朝的官,這就是滿腹經綸的讀書人!”

朱元璋的咆哮,在大殿之中迴盪,讓每個人的耳膜嗡嗡作響。他本就是快意恩仇的皇帝,盛怒之下完全是當年打天下時,老虎一樣的表情,讓人心悸不已。

冇人敢說話,都低著頭,不敢在這個時候惹怒皇帝。

朱允熥聽著老爺子嘴裡對於官員的謾罵,心裡不得不感歎,老爺子對於為官,對於官員的心理,真是瞭解得一清二楚。而對於地方上那些貓膩,更是心知肚明。

當皇帝累,當一個精明的皇帝更累。不但累,而是越瞭解這個帝國官場的

真實情況,越是憤怒。

老爺子的咆哮中,朱允熥有些走神了。

他忽然想到,在後世看過的一個網絡節目。一個拿著扇子,帶著眼鏡,搖頭晃腦的所謂讀書人,知識分子,在電視上大放厥詞。

明代工資低到令人髮指,朱元璋臭**絲一個,當了皇帝之後歧視讀書人,不但給的工資最少,而且手段也是最殘忍。動輒就殺幾萬讀書人,大搞文字獄。”

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朱允熥或許還真相信了。但是來到這個世界,朱允熥才知道老爺子是多麼愛惜人才,多麼重視讀書人。

廣開府學,請遍天下大儒出來做官,講學。對每年的科舉,更是重視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。

後人都說官員的俸祿低,可是誰說過老爺子給這些官員們的特權。

這個時代隻有讀書人纔有機會做官,做官的必須都是讀書人。老爺子親手頒佈的讀書人特權,持續了幾百年。

老爺子給了讀書人,三個巨大的,能保證他們生活無憂,並且在封建社會,有高人一等身份的特權。

第一是法權,秀纔開始就可以見官不跪,即便是犯法了,官府也不能上刑。而且,凡是庶民,必須對有功名的人表示尊敬。

第二是禮權,秀才以上的讀書人,有使用奴婢的權力。

雖然大明有錢的商人無數,可是在大明律法之中,真正能使用奴婢的,真正可以買賣奴婢的,隻有讀書人。

第三,就是保障他們生活的,稅權。

大明秀才,每年有八十畝地的免稅名額,並且免除了所有的徭役。

舉人,每人每年四百畝地的免稅名額。

進士,更是高達兩千畝土地。

而且,朝廷還不禁止掛靠,也就是說,彆人可以把田地掛在讀書人的名下免稅,讓讀書人可以從彆人的手裡拿到真金白銀。

在老爺子心裡,你有特權就要有責任。官員讀書人的責任,就是顧好百姓,以天下為己任。

“呔!”老爺子一聲怒吼,打斷朱允熥的思緒。

隻見朱元璋站在眾位大臣的麵前,咆哮道,“怎麼都不說話?你們告訴咱,現在怎麼辦?江西撫州,建昌兩府的賑災,和民變怎麼辦?”

“臣等有罪!”眾位大臣跪下請罪。

如果遇到太強勢的領導,屬下也不容易。這些中樞的大臣們不是冇有能力,而是被嚇怕了。越是怕,他們越不敢說,生怕沾到皇帝的怒火,掉腦袋。

“皇爺爺,孫兒有話說!”朱允熥先開口說道。

朱元璋拿起禦案上的濃茶,灌了幾口,“說,彆怕說錯,想啥說啥!”

“孫兒以為,現在當務之急不是追究江西地方官員的責任。”朱允熥看了下老爺子,繼續說道,“而是如何更好的賑濟災民,處理民變。賑濟搞不好,災民越來越多。民變搞不好,聚集的百姓就會成為流寇。”

“看到冇!”朱元璋對著眾大臣噴吐沫星子,“咱大孫才十五歲,就能說出這些道道。你們都是朝廷的大臣,卻連個屁都說不出來!”說著,對朱允熥繼續道,“大孫,繼續說!”

“孫兒以為,朝廷應當馬上派遣戶部官員,督察禦史到江西,指揮監督賑濟,招撫災民。並且讓贛州衛的兵馬,趕到撫州一帶,以備後患!”朱允熥朗聲說道。

朱元璋不住的點頭,沉思下,“那依你之見,那些鬨民變的災民如何處理!”

“剛纔孫兒看了下撫州那邊巡查禦史上的奏摺,民變一事,是因為有賊人在災民中散佈謠言,蠱惑人心。”朱允熥繼續說到,“大多數百姓都是盲目的,在生死關頭也冇能力分辨是非。所以孫兒覺得,對於民變中的百姓招撫為主。但是對於民變中的首惡,和挑頭鬨事的人,必殺之!”

法,從理中來,但是法也不講理。

群體**件,大多數無知的百姓可以赦免。但是領頭的人,絕對不能放過。不然國法就是一紙空文,這次放過了,下次彆人也學著有模有樣,法就成了擺設。

而且,朱允熥心中還有彆的擔心。當年老爺子參加的是紅巾軍,元末的紅巾軍之所以能夠那麼浩大,因為最開始的紅巾軍骨乾,都是白蓮教的人。

大元時,因為蒙古人對各種神仙的寬容,是個神仙就當成佛。導致中原大地,各種彆有用心的邪教,層出不窮,而且門徒甚廣。

其中最具代表性的,就是利用輪迴之說,喜歡鼓動百姓造反的白蓮教。

萬一災民之中,有白蓮教的人組織起來,後果不堪設想。

“臣以為吳王殿下說的有理!”戶部尚書詹徽開口道。“臣請陛下,派欽差至撫州地方,處理賑災,民變事宜。”

“臣等附議!”

朱元璋心中的火發的差不多了,點頭說道,“是這麼個理,傳旨,戶部”

“皇爺爺!”朱允熥忽然拜在朱元璋麵前,大聲說道,“孫兒自請,去江西巡撫督辦此事。孫兒是大明嫡孫,該為大明出力。孫兒長大了,也是時候去看看我大明的江山。若是皇爺爺,不放心,請皇爺爺選派賢能老臣,指點孫兒。”

話音落下,殿中陷入沉寂。

吳王自請為欽差出京巡撫地方,這是他們誰都冇想到的。這些大明中樞的臣子都知道,吳王就是老皇爺選定的繼承人,隻是還冇昭告天下而已。

事關皇儲出京,他們不敢亂說。若是吳王的差事冇辦好,或是有什麼岔子,今日誰開口讚成了,以後就等著背鍋。

朱元璋看著朱允熥,沉思半晌,“好,你大了,是該出去走走。當年你父親這麼大的時候,也已經開始巡撫地方了。”

說著,老爺子又想了想,“傳旨,皇嫡孫吳王朱允熥為欽差,巡撫江西賑災之事。戶部給事中張構,督察院左僉禦史馮堅隨行參讚。錦衣衛指揮通知何廣義,殿前軍千戶傅讓,廖鏞,廖銘帶一千軍士,護衛吳王!”

隨後,老爺子對書寫詔書的翰林學士繼續說道,“特諭,吳王如朕親臨,各地官府必儘心辦差,不得敷衍。有違背吳王者,斬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