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9章 送葬

-

[]

朱元璋聖旨一下,奉安殿中,無論是奴仆還是侍衛,還是為朱標守孝之人,都是倒吸一口冷氣。

吳,乃是大明建國之前的國號。

而這位受封的朱允熥,又是大明洪武皇帝地嫡孫。

許多人看著朱允熥的眼神,頓時變得更加敬畏起來。

呂氏幾乎咬破了嘴唇,那可是吳王!

當日她初為東宮繼妃的時候,曾試探過自己的丈夫,太子朱標。

朱允炆既為東宮長子,可否冠為吳王。

結果被朱標訓斥一番。

吳,乃是皇帝之前的

王號,吳地又是大明的財源之地,又靠近京畿,不肯能封賞。

結果,現在居然落到了朱允熥的身上?

而朱允炆似乎也有些傻了,呆呆的看了朱允熥半晌,然後慢慢低下頭。

隻是誰也冇看到,他低頭的時候,眼裡閃過一絲憤恨。

他雖是庶子,可長幼有序,他年齡在朱允熥之上。

現在萬歲居然跳過了他這個名義上的

長子,冊封了弟弟朱允熥為吳王。

他心中不甘。

論讀書,他甩出朱允熥十條街。

論長相,他的母親是美人,他麵容俊美,也比朱允熥強。

論性格,他行事穩重不張揚,低調謙虛,深得朝中大臣稱讚。

但是現在,得到吳王封號的,居然是朱允熥!

難道,一個嫡字,就那麼重要?

朱元璋下旨之後,並未立刻就走,環視一週,眾人的神色收於眼底,最後落在朱允炆身上。

蒼老的臉上,神色更加柔和一些。

如果說今天的朱允熥給他的是驚喜,那麼朱允炆這個孫子,一直以來都深受他的喜愛。

雖然是庶出,可是從小讀書好,為人謙遜有禮翩翩君子。

皇明朱家起於草莽,朱標那一輩的兄弟都是在軍營之中長大。長大後又策馬揚刀征戰四方,讓他們讀書那是一個個叫苦連天,讓他們打仗,那是一個個歡欣鼓舞。

大多數第三代的皇孫也是那個德行。就知道舞刀弄槍,天天想著什麼遠征漠北。要麼就是隻知道吃喝玩樂,喜歡酒色。

在朱家第三代人中,朱允炆算得上出類拔萃。

朱元璋是武力打天下,他自認是個武人,但是他不希望他的子孫也都變成武人。他希望他的子孫,不但要有才學,還要有良好的道德。

朱允炆的謙遜是德,在父親床前侍奉是孝。

儘管此時對呂氏,朱元璋的心中有些不滿,但是對這個孫子,他實在是愛。

“皇長孫朱允炆!”

朱元璋的聲音中,朱允炆驚喜的抬頭。大悲之下的大喜,讓他眼裡有了淚花。

“朕之長孫,聰敏好學,謙遜有德,待親誠孝,待臣寬和!”朱元璋一字一句道,“封,朱允炆為淮王!”

朱允炆大喜,“臣,謝主隆恩!”

說完,意味深長的看了朱允熥一眼。

而邊上的

呂氏,也喜極而泣。

“臣妾謝陛下隆恩!”

可是她不開口還好,一開口,朱元璋臉色頓變。

自己好好的嫡孫,被這個女人嚇得連年裝傻!這個妒婦!

若不是在朱標的靈前,朱元璋怕是馬上就要發作。

朱元璋這人就是這樣,一旦看誰不順眼,心中的惡感就一發不可收拾。

於是冷笑一聲,拂袖而去。

淮王!

朱允熥心中暗自思量。

朱家就是淮人,朱家的祖籍在沛地,和漢高祖劉邦是老鄉。

朱家後來紮根在淮西,繁衍生息。

淮,又是朱元璋起家的地方。

大明所有的開國勳貴,都是淮人。

朱允炆頭上這個淮字,也是意味深長。

想到此處,朱允熥迎上朱允炆的目光。

但是你的淮,終究是冇有我的吳尊貴。

在競爭皇位的路上,我既然領先一步,就不會輸給你!

朱元璋走後,朱允熥再次回到奉安殿中,跪在朱標的靈前。

棺槨中的那個男人,是他名義上的父親。

他本是大明皇位,無可動搖的繼承人。

但是他現在去了,大明的皇儲之位出現空缺。

他一去,他那些從小在金戈鐵馬中成長起來的兄弟們,也都有了不安分的心。

一陣冷風吹過,朱允熥的視線飄向殿外。

除了朱允炆,自己最大的對手,還有那個武功浩大,在曆朝曆代中功績不輸漢武帝的永樂大帝,現在的燕王,朱棣。

大明王朝在朱棣的帶領下,橫掃漠北,將黃金家族殺得丟盔卸甲,讓統一的蒙古高原,再度變成了散落的部族。

同時他又征伐安南,把南越變成了大明的領土。

赫赫武功,成就了大明盛世。

在曆史長河中,朱棣最耀眼的,不但是他的武功,而是他的勇氣。

他不是漢武帝那樣坐鎮京城靠著手下將領,橫掃匈奴的功績。

他是身先士卒,率領大明將士,開疆拓土的猛士。

既是猛士,又是皇帝。

儘管他身上有著靖難地汙點,讓後人拿來說事,但是誰都不能否認。

他是一位好皇帝。

跟是一位好將軍。

他,是朱允熥最大的敵人。

~~~~

大明洪武二十五年四月二十五,太子朱標去世,諡“懿文太子”,葬於明東陵。

大雨過後,陽光普照大地。

春日的陽光明媚溫暖,柔和醉人。

但是天地間卻冇有春日的朝氣,大地上行進的送葬隊伍哭聲一片,車馬變都是滿身素縞,痛哭流涕的臣子。

巨大的棺槨被白衣侍衛的扛著,慢慢前行。

朱元璋下旨,凡文武百官送葬,皆步行,不得騎馬坐轎。

朱允炆攙扶著呂氏,朱允熥帶著兩個小丫頭,跟在靈柩邊上。

道路滿上,幾個年幼的孩子不時哭著哭著,跌倒在地。

男孩還好,連個年幼的丫頭,小手小臉上都沾滿了灰塵,被淚水衝成一道一道的。

“來,三哥抱!”

朱允熥蹲下身子,將兩個妹子抱在懷裡,緩步前行。

朱允熥這具身體,有些廢柴,抱著兩個丫頭顯得有些吃力,腳步有些踉蹌。

可是他依舊緊緊的抱著妹妹,一步一個腳印。

這一幕,讓送葬的百官看道,無不稱頌。

長兄如父,吳王殿下憐愛幼妹,身體力行,堪稱佳話。

“太子爺呀!三爺長大啦!”

這一幕,也讓朱標生前的東宮屬官,和一些親近朱標的老臣,再次痛哭起來。

送葬隊伍中,武將之中藍玉和常氏兄弟等人,看到這一幕,也都紅了眼眶。

藍玉看看周圍,都是他們這些淮西出身的武人,小聲說道,“哎,你們誰琢磨琢磨,皇上給三爺這個吳王到底啥意思?”

東莞伯何榮眼珠轉轉,“俺們這些大老粗上哪琢磨去!封王還不好?還是吳王!咱們皇上以前就是吳王!”

“你他娘地!”藍玉大怒,搖頭道,“跟你們這些人,就說不到真格地!”隨後,又看看左右,“去,請詹徽大人過來,俺有話請教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