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66章 考題

-

[]

冇有永遠完美的製度,隻有適合時代的製度。

科舉,亦如是。

後世總有所謂文化人把科舉說得一文不值,十分不堪,十惡不赦。說是禁錮了讀書人的思想,限製了讀書人的出路等等。這些話,在如今的朱允熥看來,簡直就是嘩眾取寵。

甚至是有些喪良心了!

科舉興於隋唐聖於趙宋,而到了大明,更是被無數的寒門學子翹首以盼。因為科舉不單是國家的取士之道,更是平民百姓唯一的,公平公正的,隻要付出努力,就有希望可以向上的通道。

它不是絕對的公平,但卻是最大限度上的相對公平。

當西方人,還在貴族和教士治理國家的時候。我們的帝國,已經開始吸收民間優秀的人才,聆聽人民的意見。並且,給予人民機會,讓他們參與到帝國的治理當中來。

朱允熥剛邁步進殿,數位大學士翰林院等就擁了上來。

“臣等叩見皇上!”

“免了!”朱允熥笑著虛扶,然後在寶座上坐下,開口道,“殿試的題目出來了?”

“回皇上!”中書舍人劉三吾道,“臣等商議了幾天,選出幾道試題,請皇上定奪!”

朱允熥笑道,“好,說來聽聽!”

劉三吾站在眾文臣的上首,徐徐開口道,“殿試先考的是史論三篇。”

“第一篇,周唐外重內輕,秦魏外輕內重各有得論!”說完,劉三吾微微看了下朱允熥的臉色。

朱允熥剛從王八恥手中接過熱茶,聞言頓時動作略頓。

他心中暗道,“第一題,上來就這麼大火藥味兒?”

這道題所說周唐指的是周朝和唐朝,秦魏指的是秦朝和北魏。

外重內輕則是指周朝實行諸侯分封製,最後造成諸侯做大,周天子靠邊站。

唐朝實行藩鎮製,導致藩鎮做大,形成事實上的藩鎮割據。外輕內重則是指秦朝和北魏的權力雖然集中在皇帝手裡,但是中央集權的效果並不比封建製和藩鎮製好。

“這是在暗指朝廷和諸藩王之間的關係,但也有幾分要限製皇權的味道!”

朱允熥心中再次暗道,“能拿到自己麵前的考題,定是經過禮部和翰林院一眾學士認可的。”

隨即,他抬頭看看眼前眾位學士,“這題誰出的?”

“是臣!”禮部尚書鄭沂開口道。

“這題出得好!”朱允熥開口讚許。

此題的藩鎮問題是次,後麵那句秦魏外輕內重各有得論纔是主要的。權力都集中在皇帝手裡,是不是一定對天下有利呢?

大明雖不是趙宋那樣君王與士大夫共天下,但在這時,有識之士們已經察隱隱有了內閣製的苗頭。

“第二題呢?”朱允熥又道。

“第二題是,諸葛亮無申商之心而用其術,王安石用申商之實而諱其名論。”劉三吾繼續說道。

“這題也有意思!”朱允熥暗中沉思。

題目中的申商,指的是戰國時韓國申不害和秦國的商鞅。這兩位在曆史上不單是赫赫有名的改革變法者,還是法家最終忠實的信徒,不折不扣的執行者!

法家講的是刑法治國,執行者甚至需要心狠手辣,不擇手段。

而這道題的含義是,諸葛亮冇有他們二位心狠卻想立刑名來治國,所以蜀國最終滅亡。

王安石改革製定了十分嚴厲的規定,但是為了不揹負惡名,不承認自己用的是法家學術,不用其名但用其實。

這道題,論的是到底以德治國,還是以法治國。

隨即,朱允熥又道,“這是誰出的?”

“臣!”翰林院學士方孝孺輕聲道,“是臣所作!”說著,頓了頓,“臣雖出身儒生,但也知治國之道,不可一味之乎者也,仁義道德。更不可隻聽一家之言,如何用之以德,如何用之以法,當廣開言路!”

“好!”朱允熥笑著點頭讚許。

儒家的忠實信徒,卻能拋卻己見,從治理國家的角度出發,選用適合的方法和製度,難能可貴。

“第三題!”劉三吾又道,“問帝王之政與帝王之心!”說著,頓了頓,“這題是臣所出!”

帝王之政與帝王之心,這可不是讓考生歌功頌德的考卷,而是讓考生以臣子的角度出發,直言納諫帝王該如何治理天下,該有什麼樣的心思。

同時,鍼砭時弊!

“可!”朱允熥點點頭,“國家取士,就是要取有真才學,有品德,有思想之人,不能取一群磕頭蟲。”說著,笑笑,“朕這朝廷之中,最不缺的就是磕頭蟲!”

聞言,眾臣都笑了起來。

片刻之後,朱允熥繼續說道,“朕想著,再加一題?”

一時間,眾臣有些為難。因為殿試的考試,時間和題目還有典禮章程都是規定好的,如何能貿然參加?

朱允熥徑直說道,“朕這題很簡單,論土地兼併之源與之害!”

頓時,眾臣會意。

皇帝這道題目,要闡述的是土地兼併這個曆朝曆代都逃不過的問題的害處。不單是害處,而且要考生在文章中,指出土地兼併的根源。

土地兼併源頭?

這兩年推行的攤丁入畝,官紳一體納糧的新政?

看似不搭嘎的兩件事,其中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。

殿中臣子們默默沉思,誰都冇有說話。土地兼併的根源在哪裡,他們都心知肚明。可知道是一回事,讓天下人都知道,都去講,又是一回事。

朱允熥看看他們,笑道,“如何?”

方孝孺朗聲道,“臣以為,可!”說著,看看身邊的同僚們,“土地兼併,曆朝曆代之頑疾也,更損傷國本!皇上此題,高瞻遠矚,當用以策論!”

“皇上聖明!”其他臣子們,也開口說道。

“不過一道題,有什麼聖明的!”朱允熥笑笑,開口道,“此次殿試,禮部尚書鄭沂,中書舍人劉三吾為主考。”說著,再加重語氣,“這是朕,即位以來第一次殿試,萬不可出半點的差錯!”

臣等遵旨!”

殿試的主考官,非國家最有才學品德者不能擔任。劉三吾已經八十高齡,乃是天下文人的領袖,他來做這個主考,倒也名至實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