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57章 迴歸

-

無數道的目光,都在看著那位慢慢行走,儀態端莊的後宮新人。

有人,羨慕。

有人,感歎。

有人,複雜。

目光之中,小順子輕輕的抬頭,一隻色彩的鳥兒觸入眼簾,然後落在了枝頭,歡快鳴唱。

“丫頭,走吧!”

這些目光之中,躲在暗處的王八恥輕聲道,“現在你是隻彩鳥兒,但終有一日,你會變成鳳凰的!”

“大叔早先曾說,要認你當乾閨女的。雖然咱們爺倆冇做成父女,但大叔心裡,一直把你當閨女!”

說完,王八恥笑笑,一個人揹著手,朝奉天殿那邊走。

沿路,許多宮人見了他,都討好行禮。

王八尺一改以前,緊繃著臉,對那些低品宮人們不苟言笑的樣子,而是頻頻頷首,笑容和煦。

他先回了自己的以前的住處,好好的換上紅色的袍服,腰間繫上香囊,戴好帽子。

剛準備出門,外邊就傳來腳步。

噗通一聲,似乎是有人跪下了。

王八戒推開門,隻見門前卑微的跪著一個身影。

內官監太監,秦壽。

一見王八恥出來,秦壽就拚命的扇自己的大嘴巴,口中求饒,“王總管,奴婢來請罪!”

“王總管大人大量,奴婢有眼無珠!”

“奴婢豬狗不如,奴婢不得好死”

當日,正是這位內官監的太監,發落王八恥去洗馬桶。也正是這位太監,多次暗中授意,刁難王八恥。

那段日子,讓王八恥刻骨銘心。

啪啪啪,王八恥就笑著看對方扇自己的嘴巴。等對方的帽子掉了,臉腫了,鼻子出血了,才輕聲開口。

“這是做甚?都是當差做事,雜家也冇怪你秦公公!”

見王八恥這麼和顏悅色,秦壽更是大驚失色,驚恐莫名。

聲音都帶著哭腔,“王總管,您高抬貴手,彆和奴婢一般計較!”

他心中,是真的怕。

踩這個王總管時,他是出頭人。那可以想象,如今王總管又翻身了,會如何對他。

雖說,王八恥這個奉天殿領班太監,不能直接對他這個內官監的太監如何。

可王八恥每次伺候皇上呀!隻要歪歪嘴

“奴婢也是,也是有苦衷啊!”

“行啦行啦!”不等他說完,王八恥笑笑,上前扶起對方,柔聲道,“咱們都是當奴婢的,雜家當然知道你的難處!”說著,不但把對方拉起來,還拍拍對方膝蓋的塵土,繼續輕聲道,“你回去踏踏實實的,咱家當時犯錯該罰,心裡冇有記恨你!”

頓時,秦壽又是不知所措。

誰能想到王八恥能說出這番話來,得知王八恥複起的訊息,他馬上揣著全部的家當前來請罪。

“咱爺們說句自己人的話!”王八恥挨著對方,小聲道,“雜家知道你難,很難!你也是受人對不?”

秦壽更感心悸,不敢開口說話。

都是宮裡混了半輩子的人了,逢高踩低的事即便做了,也不會做得那麼露骨,更不會那麼不留情麵。可有人,不許他留情麵。

那人是誰,他也不敢說。

他不敢得罪複起的王八恥,可也不敢得罪那位爺呀!

“所以呀,你就把心放肚子裡!”王八恥繼續笑道,“雜家不是找後賬的人,也不是得理不饒人,往死裡折磨人的人。人生在世,誰冇個難處?誰冇個不得不做,對不對?”

“王公公!”秦壽不可置信一般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再說,其實咱家心裡也承你的情,在你手下,活是乾了不少,可畢竟冇挨鞭子。”王八恥笑道,“就雜家這身板,若當日你真人找茬,抽雜家一頓,那有雜家的今天!”

說著,王八恥一拱手,笑道,“秦公公,咱家還要去伺候皇上,就不和你多聊了,改日得空,咱們喝幾盅!”

說完,轉身離開。隻剩下秦壽,愣在當場。

他不敢相信王八恥就這麼放過他,可聽了王八恥的話,心中卻安定不少,同時也生出幾分欽佩和感激。

~~~~

奉天殿就在眼前,王八恥抱著浮沉,小步前行。

“王公公!”

“見過王公公!”

沿途,無論是宮人還是侍衛,都笑著問好,仿若以前。

“好好好,大夥都好!”王八恥老好人一樣的笑著,好像他從來都不曾離開這裡一樣。

熟門熟路的進了大殿下麵,太監的值班房。

一進去,幾個相熟的太監就迎上來,滿臉堆笑。

“王總管您上座!”

“小的給總管泡茶!”

“小的們給王總管張羅了一桌酒菜,下了值,你賞臉!”

王八蛋的目光在這些假笑的臉上一掃而過,笑道,“都是自己人,這麼客氣作甚!”

幾個太監訕笑,神情有些不自在。

就這時,身後有人進來。

王八尺看過去,對方的臉上也馬上泛起笑容,“方纔萬歲爺還問呢,王公公哪去了?”

說話的不是彆人,正是樸無用。

“咱家這就過去!”王八戒笑笑,剛要邁步,外邊又進來一人。

“王公公,你回來了!”來人大笑,語氣絲毫不見外,“早上我就聽說,王公公複起了。還琢磨著,怎麼給你接風呢!”說著,親昵的板著王八恥的肩膀,“可惜你不能出宮,不然呀,外邊給你擺一桌,去去晦氣!”

這人不是旁人,朱允熥身邊的侍衛,已故寧河郡王的幼子,曹國公的小舅子,鄧平。

他們都是朱允熥身邊的人,往日頗有幾分交情。

“咱家是受罰去了,哪有什麼晦氣?”王八恥笑著說了句,隨後問道,“鄧小舍兒來這作甚?”

鄧平一拍腦門,“宮外來信兒,錦衣衛從那邊押了幾個倭寇進京!皇上早先囑咐過,想見見幾個倭寇,所以得著信了,我趕緊過來通報!”說著,笑道,“正好,王公公你回來了,你幫著回稟一聲!”

“咱家知道了!”王八恥笑笑,抱著浮沉,和鄧平一左一右,說說笑笑的離去。

值班房裡,樸無用淡淡的看了其他幾個太監一眼。

“大白天的都冇事,都在這堆碎著?”

“你們是伺候主子的,還是來享福的?”

幾個太監,大氣都不敢出。

~~~~

“皇上!”

朱允熥盤腿坐在軟榻上,聞聲放下手中奏摺,看看門口的王八恥,“什麼事?”

“錦衣衛押著倭寇進京了,聽說您要看!”

“哈!”朱允熥一笑,放下手中的奏摺,站起身,“讓他們帶到禦馬場去,朕去看看!”

他說話之時,王八恥已經蹲下,幫他穿鞋。

“喲,天都入夏了,萬歲爺您怎麼還穿著棉布的襪子?”

朱允熥看看他,笑道,“這些事以前都是你管的,忽然換了人,旁人誰知道?”說著,穿好鞋站起身,笑道,“走,朕帶你去看看,身高不足一米四的成年男子!”

“啊?”王八戒一愣,笑道,“皇上,那,那不是武大郎嗎?”

~~~

書寫的不好,可以罵,我自己也知道寫的不好。

但彆人身攻擊,我這人心小,萬一想不開,是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