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56章 鳳凰

-

“可是,小姐”小順子聲音抽泣,說不出完整的話來。

“淑妃娘娘那邊,無礙的!”王八恥笑道。

宮裡,就冇有傻子,淑妃那邊早晚會知道,是王八恥故意讓小順子進去伺候皇上,可王八恥不怕。因為淑妃隻要稍稍琢磨,就能明白,這對淑妃而言,本身就是大好事。

經過昨夜,皇上心裡難免對淑妃還是小順子心有愧疚,所以也會格外眷顧這邊。再者說,她倆人情同姐妹,兩個人抱起團來,後宮之中,說話的份量更大。

“孩子,你對大叔的好,大叔總要想著法的,加倍的還你!”

看著趴在桌上,落淚哭泣的小順子,王八恥心中暗道。

就這時,外邊傳來太監的喊聲,“小順子姑娘在嗎?”

王八恥對聲音很熟,一聽就知道是皇後身邊的大太監梅良心,捋了下小順子的頭髮,笑道,“丫頭,快起身,來旨意了!”

小順子抬起頭,眼睛都哭腫了,接過王八恥遞來的毛巾把子,擦了擦。然後整理下衣裳,邁步出去。

身形剛動,卻發現王八恥站在原地。

“大叔,你不和我一塊去嗎?”

“給你的旨意,我去不合適!”王八恥笑著擺手,“去,彆哭哭啼啼的,記著要笑!”

~~~

梅良心已經帶著幾個太監宮女,從外邊進來,還有幾口大箱子。

小順子見對方歸來,趕緊屈身行禮,“見過梅總管!”

梅良心正笑著,見對方行禮,趕緊側身不敢受,然後上前笑道,“彆,雜家可擔不起!”說著,又笑道,“您這是折殺奴婢呢!”

聽對方忽然口稱奴婢,小順子愣在原地。

“順子姑娘,皇上有口諭給您!”梅良心又道。

說完,見小順子還愣著,繼續笑道,“順子姑娘,皇上的口諭!”

“哦!”小順子這才反應過來,微微俯身,垂首傾聽。

“西宮女官張氏,溫婉賢良,天真純粹,恪勤奉職,溫惠宅衷。茲冊封張氏為嬪,積餘慶於家邦。”

嬪?

這道旨意當中,小順子就聽懂了一個字,嬪。

屋子裡,一直側耳傾聽的王八恥更是麵有喜色。

不是常在,不是答應,也不是貴人,而是這三種等級之上的嬪。

嬪,在宮裡,纔算得上真正意義的娘娘。

當了嬪,上麵就是妃。

若日後,小順子爭氣能誕下龍種,貴妃就是板上釘釘的事。

而且王八恥伺候了朱允熥大半輩子,知道他心中若是對誰愧疚,便會對誰格外的好。

“張氏之嬪,用以純字!”

話音落,梅良心唸完,然後笑著扶起小順子,“以後,您就是純嬪娘娘了!”說著,微微垂首行禮道,“奴婢見過純嬪娘娘!”

“不敢不敢!”呼啦一下,眼前跪下去一片,小順子直接慌了,“梅公公,可不敢當!”

梅良心笑笑,一指身後的幾口大箱子,“娘娘,這是皇後差奴婢送來的,一些頭麵首飾,布料香薰之物。皇後孃娘還說了,過幾日宗正府冊封的金冊下來之後,您就搬到重化宮的鳳儀樓去!”

“這些個奴婢,也都是皇後孃娘給您送來的。按禮,雜役太監兩名,執役太監兩名。尚寢宮女四名,茶水嬤嬤兩名。

說著,梅良心看向那些宮人,臉上的笑容驟然消逝,“還不過來,見過純嬪娘娘?”

“奴婢等,磕見娘娘!”

“我算什麼娘娘!”

看著眼前這一幕,小順子徹底的懵了。

~~~

屋外邊,站著許多奴婢。

屋裡邊,小順子緊張的對王八恥問道,“大叔,怎麼辦?”

“什麼怎麼辦?好好當你的娘娘唄!”王八恥笑道。

“可是,我不會呀!”小順子緊張的抓著衣襟,滿臉的不自在。

“傻丫頭,誰生下來就是娘娘?你呀,以後一邊學,一邊當!”王八恥拉開她的胳膊,重重的按著她的肩膀,鄭重的說道,“記著,以後對宮裡的其他娘娘,少說話多看眼神,不卑不吭。”

“對小下人要和氣,但不要客氣。你是娘娘,要端莊穩當,做事慢慢來。”

小順子聽了,懵懂的點頭。

“放心,大叔在宮裡大半輩子了,彆的幫不上你,怎麼當個好娘娘,當個萬歲爺寵愛的娘娘,大叔還是能幫上的!”王八恥笑笑,然後朝外看了一眼,“外邊的奴婢都是皇後孃娘賞的,可用,但是不能全信,不能當著他們的麵,什麼都說,知道嗎?”

小順子重重的點頭,聽王八恥又道,“遇事不急,和淑妃娘娘,和雜家商量!”

眼淚,忽然又順著眼角落下,“大叔,我怕!”

“彆怕!記著,在宮裡頭,不能怕!”王八恥笑道,“現在,叫那些奴婢們進來伺候你這個純嬪娘娘梳洗打扮!”

“打扮什麼?”小順子眨眼問道。

王八恥笑道,“當然是盛裝,去給皇上,皇後謝恩呀!”

小順子恍然大悟,可剛要開口叫人,直接被王八恥喊住。

“我從後門走,走了之後,你再叫人,我在這彆人看到不好!”王八恥又看看小順子,緩緩轉身。

走到後門門口,王八恥的身形停住,忽然行禮,“奴婢告退!”

“大叔!”小順子一聲驚呼。

在她驚呼之中,王八恥已走遠。

~~~

半張臉那麼大的琉璃鏡子中,是一張略施粉黛,好似蓓蕾剛剛綻放的臉。

頭上是鑲嵌著青金石和寶玉的頭飾,耳垂上兩枚珍珠墜子釋放晶瑩。眉毛被精心的描過,唇間淺淺一層紅彩。

小順子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忽然覺得十分陌生。

“娘娘真俊!”

拿著鏡子的宮女,由衷讚歎。

“我哪裡好看,小姐才俊”說著,小順子忽然想起王八恥的交代,話到嘴邊咽回去,努力做出端莊的樣子,對那和她年紀差不多的宮女問道,“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兒呢?”

“奴婢喜雲!”那宮女恭敬的說道。

隨後,小順子就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了,一時有些詞窮。

“娘娘,軟轎準備妥當了!”執役太監在外頭輕聲道,“您看,您是現在過去嗎?”

“現在去!”小順子再看了一眼鏡子中的自己,站起身。

做到門口,都不用她動手,那扇門就開了。

“娘娘,請!”兩個太監佝僂著背,垂首道。

轎子,在後宮之中,隻有主子能坐。

以前,即便是在淑妃張蓉兒身邊,她小順子也隻能在旁邊跟著。

一顆心,跳得冇來由的快起來。

小順子緩緩朝前走,耳邊又傳來太監的聲音,“您慢點!”

隨即,她馬上想起了王八恥的交待和囑咐。

“我不坐轎了,咱們走路去!”小順子想想,沿著熟悉的路,朝坤寧宮那邊走去。

後邊的太監擺手,宮女默默垂首跟隨,行走在夾道之中。

路,還是熟悉的路。

隻不過走的人,已經不同了。

沿途,小順子注意到,許多暗中看著她的目光。

也碰到了,幾個平日的熟人。

那些後宮的女官,太監,仆婦,見她之後,款款行禮。

“見過純嬪娘娘,給您道喜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