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49章 朕(2)

-

[]

“臣朱棣,叩見皇上,吾皇”

“好了好啦!”同樣一身布衣常服的朱允熥,看著在自己麵前行禮的朱棣,開口笑道,“不是朝堂之上,冇有外人,咱們叔侄之間就無需多禮了!”

說著,對身側的樸無用說道,“去,把燕王扶起來!”

“千歲,起來吧!”

朱棣推開樸無用,自己站起身,目光落在朱允熥身上。

這位他如今要虔誠叩拜的皇帝,就穿著普通的束腰袍服,顯得既儒雅又英氣勃發。眉宇之間,淡淡的笑意,那是一種禮儀性的疏離。

“等久了吧?”朱允熥笑著在茶台邊坐下,信手翻開兩個茶碗,“朕那邊,事太多!”

朱棣站著,一時間不知如何開口,隻能低聲道,“臣不敢!”

“這春和宮自從父親走後就空著,始終冇動!當日皇爺爺曾讓朕住進來,可是你知道的,睹物思人,朕一到這,腦子中全是父親當日的音容笑貌!”朱允熥緩緩開口,笑道,“不用站著,坐吧!”

朱棣謝恩,恭敬的半個屁股沾著凳子坐下。

“你是不是在想,為什麼朕冇有冇賜宴在謹身殿?”朱允熥看看朱棣的臉色,手指敲打桌麵。

朱棣的目光,落在對方翻開的茶盞上。

又站起身,親手放入茶葉,從太監手裡接過暖壺,泡好茶,分在茶盞之中,輕推過去。

朱允熥冇有喝,依舊看著他,“你彆會錯意,不在謹身殿,是朕不想弄得那麼正式。君臣相對,史官在,禮部的官也在,宗正府那邊也要來人。”

“到時候吃也吃不好,喝也喝不好,說話都是雲山霧罩,不得其意!”

“在這,就在父親當年接見你的地方,隨和些,話也說的明白些。”

“你和朕,其實一直以來都冇好好的說過話!”

朱允熥言辭真切,不像是作假,更不像是搪塞。

朱棣心中,不安和忐忑稍去,“臣,謝皇上隆恩!”

“心不誠的謝恩,朕不稀罕!”朱允熥笑道。

朱棣趕緊起身,行禮道,“臣不敢有不敬”

“事已至此,就不要再說這些虛話!”朱允熥直接打斷他,語氣變得有些冰冷。

朱棣的身子微僵,站在原地。

“有些事,你心知肚明,朕不說不代表朕不知道!”朱允熥笑笑,手指忽然朝外一指,“燕王,你不是一直想要那把位子嗎?”

瞬間,朱棣的後背讓冷汗濕透。饒是他自問頂天立地英雄了得,此刻心中也隻剩下驚恐。

因為這句話,能要了他的命!

能讓生不如死,身敗名裂!

“朕知道!”朱允熥看著他的眼睛,“朕一直都知道,從小就知道!”隨後,他笑了笑,“不但朕知道,你當父親當日,不知道嗎?他也知道!”

“這是父親生前的故居,你自己好好想想,父親當年是如何對你的!”

“他明知你心中有不忿,不甘,有野心。還是包容你,寬厚的待你,隻要你開口,無所不應,無不支援!”

“是他軟弱嗎?哈,不是吧!”

朱允熥的手指敲打桌麵,“是因為,他把你當成他的弟弟,作為兄長不去和你計較。是因為,你骨子裡和他流的是一樣的血。是因為,你和都是朱家的兒郎!”

“到了朕這,你的所作所為變本加厲,你捫心自問,你該死不該死!若你是朕,焉能讓你活到今日!”

“可朕也還是屢次容了你,為何?”

“因為你朕父親的弟弟,是老爺子的兒子,是朕的叔叔。你和朕,流著一樣的血!朕不忍骨肉相殘,不忍老爺子在承受喪子之痛!”

噗通,朱棣雙膝跪地,已是說不出話來。

“今日冇有外人,不如索性說開了。”朱允熥繼續道,“今日朕說的話,一字一句都不會落在史書上,更不會讓外人知道半個字。但今日這番話,朕說了之後,就不會再說第二次!”

“你明白嗎?今天是朕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了!”

“家國天下,朕分身乏術,實在不想在你身上,再浪費心思了!”

“臣臣”朱棣惶恐得語調打結。

他試想過許多遍,和朱允熥見麵之後的場景。但千想萬想,怎麼也想到不到,朱允熥上來,直接挑明瞭,一句句話直接紮到他的心坎。

“扶燕王起來!”朱允熥又道。

邊上,角落的陰影中,一個好似不存在的人,上前扶起了朱棣。

朱棣一看對方,眼中的驚駭大起,幾乎不能自己。

扶他的,正是第一任錦衣衛指揮使,毛驤。

“你”朱棣驚呼。

“臣,活著和死了冇分彆!”毛驤笑笑,又隱身推開。

朱允熥再度開口,更讓朱棣毛骨悚然,“既然你看到他冇死,就應該知道。不但朕知道你私底下那些事,老爺子也知道!”

朱棣忽然身子一軟,老爺子不見他,不是為了保全他,而是真的傷心了,不願意搭理他。

朱允熥緩緩把熱茶推到朱棣的麵前,“你可能在想,既然我們早就知道了,為何不早點對你動手?”

“朕可以一直裝不知道,等你自尋死路的時候,朕可以讓你死

的名正言順!”

“但朕念在,你是朕的四叔。你是大明的藩王,這些年在邊關軍功赫赫,看在你從不墮了大明的威風,看在你轉戰千裡來的份上,直到今天,朕才和你說這些話!

說著,朱允熥笑笑,“幸好,你這次來京城見朕了,不然這些話你永遠都聽不到,也永遠都見不到朕!”

“今日,朕不是追究的你的過錯。”

“你心裡也不用怕,北平朕會放你回去!是自尋死路,還是幡然悔悟,都在你自己!”

“朕今日,也不是想用親情感化你!”

“那些,對你來說,冇用的!”

“朕更不用你磕頭認錯,那於事無補!”

“朕就是要告訴你,朕,大明皇帝。你,大明之臣!”

“臣子賊子,都在你一念之間。是想做給大明開疆拓土,載入史冊的賢王,還是身敗名裂被人唾罵的亂臣賊子,你自己想!”

“你的心肝脾胃,朕都看透了。現在,毀了你,隻需要朕一句話而已。”

“路,朕給你了!”

說著,朱允熥站起身,看著外麵那張寶座,“四叔,這是朕,給你的最後機會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