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80章 秘密

-

[]

解縉不解的抬頭,而朱元璋短暫的錯愕之後,欣慰的看著孫子。

“解大紳,我問你。從國朝開國至今,李善長鬍惟庸二任兩任宰相,占據朝堂多少年。”

解縉不假思索,“十七年!”

“那你可知,這十七年間,大明朝廷上下所用的官員,都是何地出身?”

“這”解縉微微猶豫。

“我告訴你,這十七年間大明朝廷所用的高官,所有好位子上,幾乎都是淮西人。”

曆史大多掩蓋在塵埃中,然後被後人任意評說。洪武年間最震驚的幾個大案,也是後來成為朱元璋幾百年汙點的大案,其中就有李善長和胡惟庸兩案。

朱元璋是一個心狠的人,這一點朱允熥認識得很深刻。但他相信,曆史一定有客觀的一麵,而不是任憑後世所謂的專家學家,憑著主觀的印象隨便去說。

他所在的奉天殿中,除了軍事秘檔之外,其他那些文檔朱元璋根本不禁他去翻閱,所以他在其中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。

“李善長是淮人文臣領袖,於國家有大功,所以位列宰相,封公爵,子尚公主。”朱允熥繼續說道,“他當權時,極力排擠非淮人出身的臣子,無論多有才能,多有賢名,隻要不是淮人,他就不用。”

“譬如誠意伯劉基,早年皇爺爺曾親口和劉基的兒子說過,當年陳友諒來打我,彆人都怕了,唯獨你父親挺咱。東邊有方國珍,南邊有陳友定,西邊還有張家,平定他們你父親都有大功。”

朱允熥的話語聲中,朱元璋靜靜的看著桌上的寶刀,腦中似乎陷入了追憶。

當年陳友諒號稱八十萬來攻應天,文臣幕僚冇一個人敢死戰,唯獨劉伯溫說,其他人逃得,降得,唯獨主公不可。

為今之計,隻有決戰。言降者或議逃者,應儘誅之。(我一直懷疑三國演義,魯肅對孫權說那番話,就是出自這裡)

“而後誠意伯幫著皇爺爺建立大明軍衛,組織屯田,甚至幫著招撫浙東文人士子,鄉紳地主,安撫民心降官皆有大功。”

“本來開國分封功臣,劉基按功當封公,李善長等人暗中挑撥,屢進讒言,隻能封為伯爵!”

“誠意伯劉基尚且如此,其他那些江南士人,還用說嗎?”

解縉低頭不語,默默沉思。

朱允熥喘一口,接著說道,“這大明是天下人的大明,不是淮人的大明。天下無論南北,無論東西,無論漢胡皆是大明子民,而在李善長,胡惟庸手裡,天下隻是淮人的天下!”

“從李善長到胡惟庸,十七年中他們排除異己,上下串聯結黨營私。使得官吏隻知兩位宰相,而不是朝廷,這不是結黨是什麼?”

“他們任人唯親,官官相護,擾亂朝綱,禍亂天下,結黨營私,舞弊弄權。外官進京不先到吏部報道,反而要先去李善長府上拜訪,他李家的親戚,他弟弟李存義,外甥丁普比皇親國戚還威風。”

“吏部選用官員升遷,他們自己就決定了,隻要是淮人,隻要給你們孝敬,認做他們的門生,就能當大官,這不是買爵鬻官是什麼?”(mài

guān

jué)

“解縉,你告訴我,這些條罪狀,哪條不該死?”

不等解縉繼續說話,朱允熥繼續說道,“皇爺爺明知道他們這樣,可還是念著舊情,皇爺爺曾說過,善長無相材,但和咱是同鄉。自打咱起兵就跟著鞍前馬後,冇有功勞都有苦勞,咱做了皇帝,他自然做宰相。”

“皇爺爺念著舊情,希望他們幡然醒悟,可是換來的卻是變本加厲!”

朱允熥越說越氣,如果不是親自看到那些錦衣衛的秘檔,他還真不知道這兩位所謂錯殺的,被冤枉的人物,在曆史上有如此不堪的一麵。

“皇爺爺一忍再忍,想著他年紀大了,總有告老還鄉的一天。洪武四年,李善長因病不能理事,告老還鄉。皇爺爺賞他田地三百六十多頃,守墳戶一百五十家,佃戶一千五百,依仗私兵二十家。皇恩,不可謂不隆!”

“當時朝中多少人蔘他,可皇爺爺還是袒護他。他若是稍有報恩,知進退之心,就該在家修身養性,可是他呢?他還想做大明宰相頭上的太上皇!”

“宰相之位空虛,皇爺爺想讓劉基來當,可是劉基敢嗎?後來皇爺爺中意禦史台中丞楊憲,你知道李善長對胡惟庸說什麼嗎?”

解縉已經愣住了,他如何知道這些朝中秘聞,訕訕地不敢說話。

朱允熥冷笑一聲,“胡惟庸和李善長說,若楊憲為相,則我等淮西人,不得為大官矣。嘖嘖,宰相乃是大明的國器,在他們嘴裡,居然是為了自己人升官發財。”

“這也就算了,他們指使督察院彈劾,構陷楊憲,說楊憲徇私舞弊貪贓枉法,他們矇蔽了皇爺爺,使得楊憲被殺,連同江浙官員中的翹楚,高見賢,夏熠,淩說一同被處死。”

朱元璋臉上,露出濃濃的悔意。

“江浙官員中的領軍人物死了,相位落在了胡惟庸的頭上。他乾得比李善長更為變本加厲,他仗著皇爺爺念舊,他是淮西舊臣,又是李善長的親戚,身後有一群淮西大臣的支援,乾綱獨斷。”

“官員升遷他不報,外藩進貢他不報,有人彈劾他。他居然指使門生,私下攔截給皇爺爺的奏摺。各地想做官的人,都奔走在他的門下,錢財收了無數。”

說著,朱允熥忽然壓低聲音,“就連當時許多淮西出身的將領,都是他的座上賓。他不但掌握了文權,還想染指軍隊。解縉,你是讀書人,你告訴我,這樣的人,哪個皇帝能容他?”

“臣,昏聵!”

解縉頭上全是冷汗,趕緊跪下請罪。他有些楞,但是不傻。

古往今來,皇帝最是多疑,能對臣子放縱到這個地步,已經算得上仁厚的君主。而聽吳王所說,這二人卻是咎由自取。

“就算他們做了這麼多,皇爺爺冇動殺心,隻是想著慢慢料理他們,彆弄太大的動盪,彆讓咱們大明不太平。”朱允熥繼續說道,“可你知道,你他們膽大包天到了什麼地步?”

解縉驚慌的抬頭,鼻尖全是密密麻麻的汗水。心中既是害怕,又是想聽個明白,十分糾結。

“你知道誠意伯劉基是怎麼死的嗎?”朱允熥冷笑道,“胡惟庸恨以前劉基處理過淮西的官員,殺過李善長的心腹親戚李彬,叫人攻擊劉基。”

“劉基本已還鄉,大驚之下不得不來京城請罪,接過又驚又嚇一病不起。”朱允熥的臉上全是冷笑,“胡惟庸派醫生去看,接過劉基吃了藥,上吐下瀉的死了。”

“我不該聽!”解縉心裡暗罵一句自己多事,差點嚇昏過去。

再看龍椅上的朱元璋像要吃人一般,手已經摸到了刀鞘上。

“他殺人就算了,

他還放出謠言,說是皇爺爺讓他那麼做。你說,他該不該死?”

說著,朱允熥隻覺得嘴裡口渴,走到禦案邊,直接拿起朱元璋的茶水,咕咚咕咚的灌下去。

“大孫,那是咱的濃茶,少喝,少喝!”朱元璋說道。

朱允熥擦了嘴,回頭看著跪著的解縉說道,“你還為他們抱不平?可是皇爺爺對他們掏心掏肺,誰給皇爺爺抱不平,誰知道他老人家的委屈?”

“你們覺得殺人多了,可是上上下下都是李胡的黨羽,不殺怎麼行?”說著,朱允熥忽然加大聲音,“不殺了他們,你們這些不是淮人出身的青年才俊,如何能在朝中任職?”

“陛下,臣”解縉看著朱元璋,哽咽道,“慚愧!”

“不知者不罪。”朱元璋淡淡地揮手,“過去的丟人事,你們年輕人不知道也好。看了你為李善長申冤的奏摺,咱一開始很生氣,再後來就是想起他們當年的好來了。而且朝廷國家也需要你這樣的

直言大臣,所以咱纔沒處理你。”

說著,朱元璋一笑,“不然,就你這小身板,咱一刀下去,你腦袋不就搬家了?再說,你是為李善長伸冤,不是為胡惟庸那廝,說的也有幾分道理。”

“臣,有負聖恩!”解縉恭敬地說道。

“所以咱罰你翰林學士不做,去給咱大孫當個紀善,你可服氣?”朱元璋笑道。

朱允熥也開口道,“解大紳,還以為在孤手下屈才了嗎?”

“殿下!”解縉叩首道,“臣,心悅誠服!”

“好好輔佐咱大孫,將來的前程,比翰林學士還好!”朱元璋繼續說道,“再過幾年,你解縉就明白咱的意思了!”

解縉雖然情商不高,可本身聰明絕頂,稍一思索,恨不得當場跳起來給自己一個耳光。

他生平最大的願望,就是做帝師,那是讀書人的最高榮譽。

朝內朝外早就暗中一輪,皇帝屬意吳王。今天看來,還真是**不離十。

自己真是傻到家,放著真佛不拜,反而?

所以,馬上對朱允熥說道,“臣愚鈍,殿下切莫見怪!”

朱允熥笑笑,“我可不是那麼小肚雞腸的人,皇爺爺容的下你為李善長伸冤分辨,我也容得下你耍耍小性子!”

然後,爺倆對視一眼,笑了起來。

這時,樸不成從外麵進來,站在大殿門口朗聲道。

“皇爺,吳王殿下,人來了!”

“還有人?”朱允熥疑惑的看著朱元璋。

後者大笑道,“大明的青年才俊可不隻這一個,一個紀善也還是太單薄了,咱還給你選了一個典官。”

“誰呢?”朱允熥思索起來。

青年才俊?解縉的臉上頓時湧起不屑,誰能比他更青年才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