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94章 反擊

-

[]

北元新的陣地,已經不再占據地理優勢。

此刻他們處於黃榆溝長城外,地勢最為平坦的地方。而且因為是在明軍的突襲之下,倉促後撤。失去了許多輜重,戰馬,他們現在軍容不整,軍心渙散。

中軍大帳之中,兀良哈部首,北元遼王阿失紮裡憤怒的咆哮。

“都是死人?竟然讓藍玉把咱們十幾萬的大軍衝成這個樣子?營地丟了,輜重丟了,戰馬也損失了許多,你們說怎麼辦?”

站在帳中的北元軍將們都低著頭,默不作聲。

他們不敢說什麼,隻能在心中自己對自己自說自話。

若是在發現明軍援軍的那一刻,主動後撤就不會如此。若不是您這個遼王一定要和朱棣置氣,非要吃掉人人家也不會如此。若不是十二萬大軍,都龜縮在一起,更不會如此。

您身上的黃金家族血脈雖然尊貴,可是您不會打仗!

事到如今,明軍方麵是藍玉親自前來。自己一方又逢新敗,當務之急應該想的是如何緩緩後撤,撤出長城之外跳出明軍的包圍圈,而不是杵在這。

草原的兒郎們雖然勇武,可也需要吃喝,需要溫暖的帳篷。現在幾乎什麼都冇有了,拿什麼和明軍打?

“說話呀!”阿紮失裡繼續咆哮著,馬鞭在眾將的頭上揮舞。

“父親!”塔賓帖木兒開口,“如今不宜再戰了,明軍的援軍來了,若是現在不走,等明軍其他援軍上來,我們就被圍住了。而且昨夜我們損失慘重,輜重冇了七成,兒郎們堅持不了多久!”

聞言,阿紮失裡眼睛都紅了,冷聲道,“就這麼灰溜溜的回去?回去之後這個冬天怎麼過?”說著,繼續壓低聲音恨聲道,“再說,十二萬人就這麼被人打回去,以後我還有什麼臉麵?”

塔賓帖木兒微微歎氣,開口道,“父親,如今當以部族為重!”說著,上前幾步,“部族纔是我們的根基,臉麵這東西,早晚能找回來,可是人都死絕了,兀良哈部就冇人了!”

“小王爺說的對,對麵領軍的是藍玉,他就是一頭狼,我們根本不是對手!”

“王爺,撤回去吧,隻要人在,就還有希望!”

“或許我先撤回去,如今明軍調集重兵在這邊,我們可以繞道從大同那邊入關!”

“王爺不能在硬磕了,這些天兒郎們死了無數,許多人已經心有怨言了呀!”

軍帳中的北元將領們也紛紛張口請求退兵,阿失紮裡眼中的怒火慢慢暗淡下來,變成幾分無奈。

“退?嗬,你們想的好!”

阿失紮裡緩緩站起身,“你們說的我何嘗不知道,隻是我們想退,對麵的民滾肯嗎?被咱們打殘的朱棣肯嗎?藍玉肯嗎?你們也說了,藍玉就是狼,你什麼時候見過狼放走自己的獵物!”

他說的冇錯,原來在明軍的援軍未來之前,他們是獵人,而明軍是獵物。

現在明軍的援軍來了,還是藍玉的率領下。頃刻之間,他們這些獵人,變成了明軍口中的獵物。正如當初,朱棣走不得隻能死守一樣,如今的他們無論是走還是守,都要麵臨著獵手種種手段。

就這時,忽然一個親兵從外麵進來大聲道,“王爺,朱棣帶人追上來了!”

~~~~

轟!

天地間,明軍的洪流滾滾激盪。

由於長槍手刀斧手火器兵組成的步兵方陣在前,如山一般緩緩前壓。側翼是朱棣手中最後的機動力量,由於燕趙男兒組成的鐵甲騎兵。

朱棣的大旗,就豎立在步兵方陣的最前方。他本人緩緩策馬,帶著親衛隨步兵前行。

如今的朱棣,手中隻有三萬來人,卻悍然對著依舊有著近乎十萬兵力的北元,發起進攻。

朱棣端坐在馬背上,一隻手拉著韁繩,受傷的那隻手握成拳頭,抵在腰間。一根長長的白色布帶,在他的額頭纏繞。

不但是他,幾乎每個燕藩士卒的身上都纏著這樣一根白色的帶子。

咚咚咚,前行的鼓台上。隨著鼓手的節奏,綁著的白色布帶,迎風擺動。

白,哀逝者所帶。

三萬餘燕藩士卒,帶著祭奠同袍的白色布帶,踏上覆仇之路。

漸漸的,北元的陣地近了。

馬背上的朱棣,突然用受傷的手,高高舉起燕王大旗,口中大喊。

“報仇!”

“報仇!報仇!報仇!”

轟隆,轟隆。

與此同時,戰場的側翼出現大隊的騎兵,那是經過短暫的休整之後,藍玉率領的騎兵。

他們與朱棣的大軍拉開距離,而且距離拉得很長。外行人看來,若是朱棣那邊遭到了攻擊,他的騎兵並不能第一時間趕來支援。

可在精通戰陣的內行人看來,這樣的距離纔是最危險的。因為一旦有北元的騎兵,衝過去攻擊朱棣,勢必要把側翼和後背亮給藍玉。

遠處的山巒之間,還有無數黑點冒出頭來,分辨不出他們有多少人,卻能看清他們高舉的,火紅色的戰旗。

明軍的反擊,以朱棣為先鋒開始了。

~~~

“哼,野戰嗎?”北元軍陣之中,遼王阿失紮裡冷笑一聲。

此處地勢平緩,方圓十裡之內一馬平川,正適合騎兵衝鋒。而且此時天氣放晴,再也冇有風雪,最適合草原男兒,使用他們的絕技,騎射。

“莫日根!”阿失紮裡低吼一聲,一個魁梧的漢子出現在他身後。

阿失紮裡繼續道,“你帶人上去,纏住他們的騎兵!”

“是!”

“巴音!”阿失紮裡繼續吼道。

“在!”

“你帶人在莫日根的側翼,一旦藍玉動了,纏住藍玉!”

“是!”

“塔賓帖木兒!”阿失紮裡又喊道。

“在!”

“你帶人在後陣準備,一旦朱棣和我們短兵相接,你就從側麵衝出去,擊潰他們!”

阿失紮裡用的,是北元的老戰法。

騎兵對騎兵,糾纏住敵人的機動力量。然後等敵人接近自己的營地,開始激戰的時候,再用騎兵快速繞後,擊潰對方。

其實經過了數百年的廝殺,漢胡雙方對於彼此的戰法都很瞭解。

號令之下,元軍開始行動,彪悍的北元士卒紛紛上馬。

大地,天空,山川,開始劇烈的震盪。

~~

眼中,出現元軍的騎兵,朝自己的側翼衝來。

朱棣麵容波瀾不驚,“丘福,張玉!”

“末將在!”

“攔住他們!”朱棣冷笑下令。

“喏!”丘福應了一聲,掉轉馬頭,召喚僅剩下的數千騎兵,“跟老子來,報仇!”

騎兵們轟然而動,朱棣的目光轉向自己的另一方,藍玉的騎兵在元軍出動的那一刻,也開始朝著北元的側翼移動。

“擊鼓!”朱棣大喝一聲,“向前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