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92章 衝鋒

-

[]

轟鳴聲,在黑夜中驟然響起。

其實也不是黑夜,而是黎明之前,天地間最混沌的時分。朦朧的月色,打在滿是積雪的大地上,視線中飄蕩著些許迷茫的光亮。

黎明之前,是人最困的時候,也是精力最不濟的時候。

出其不意的夜襲,往往就在此時發動。可是朱高煦有些詫異,就在藍玉下令騎兵全部散開,交替前進的時候,騎兵隊伍之中甲冑兵器還有馬蹄踐踏冰雪所彙聚成的轟鳴聲,不是給敵人最好的警告嗎?

前方的騎兵驟然加速,滾滾洪流變成的數道分支,藍玉依舊坐鎮中軍,不快不慢的縱馬,目光銳利的盯著前方,同時讓掌旗手把藍字大旗,擎得更高一些。

“藍帥!”緊跟著藍玉的朱高煦,終於忍不住,在風中大聲開口,“您這麼搞,不是讓韃子有防備了嗎?”

藍玉微微偏頭,馬鞭指著前方,“對麵的是韃子,不是他孃的聾子,瞎子,你以為咱們還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摸到人家眼皮子下邊?”

“咱們這些人動靜肯定小不了,韃子分不清咱們多少人,但卻能聽清咱們從哪邊來。分成數隊,動靜都差不多,他更聽不清楚,也他孃的不知道哪邊纔是咱們的主攻點!”

“咱們越近韃子越慌,咱們的動靜越大,韃子越要分神兼顧。記住,戰場上,打的就是敵人來不及調整,跟著咱們節奏走的時候!”

幾句話,頓時讓朱高煦茅塞頓開,恍然大悟。

打仗,就要牽著敵人的鼻子走。

“傳令前鋒,不要衝的太死,放火放火!”藍玉大聲道,“韃子在順風那邊,燒他孃的!”

轟隆,馬蹄的轟鳴又驟然加大,黎明前漆黑的夜色中,無數火把陡然升起。然後雨點一樣,朝著北元模糊的軍陣之中扔了過去。

“殺!”與此同時,天地間迸發出明軍將士,震撼天地的喊殺聲。

籲!藍玉勒住戰馬,原地瞭望。

前方打起來了,最前鋒的明軍部隊已經接近了北元的外圍,但他們冇有直接衝進去,而是沿著對方的營地遊走,不住的拋射火把。火光之中,依稀能看到北元的士卒,慌亂的跑著。

“當兵的慌了,領兵的喊破喉嚨也冇用!”藍玉看著戰場冷笑一聲,“現在,等他們亂!”

朱高煦也看著前方,似乎自言自語一般,“那他們什麼時候亂阿,不衝進去廝殺,他們慢慢的醒悟過來,可就不好打了!”

“廝殺也不在這一時,總要讓馬喘口氣!”藍玉輕柔的揉搓著戰馬的脖頸,小心的從懷裡掏出一枚雞蛋,信手在馬鞍上磕碎了,然後放在戰馬的嘴邊。

頓時,戰馬的大眼睛驟然發亮,低頭一口,把雞蛋吞下去。

“好畜生!”藍玉大笑道。

這時,朱高煦又注意到,藍玉身邊的騎兵極少,大概隻有四五百人的樣子。

“藍帥,您身邊怎麼就這麼點兵?您不是要主攻嗎?”朱高煦又問道。

“這亂鬨哄的,兵多了不好管。再說這等亂中取勝的仗,兵在精不在多!”藍玉隨意的笑笑,瞅瞅朱高煦,“平日這些東西,你爹冇教過你?”

朱高煦搖搖頭,“冇有!”

“也是!”藍玉笑道,“你爹打的都是以多勝少的仗,冇打過死仗爛仗!”

聞言,朱高煦不悅道,“藍帥何必故意貶低我爹!這些年在邊關,我爹的功勳”

“老子吃撐了貶低他?你們在邊關打的仗,都是糧餉充足兵甲堅硬的仗,你爹這些塞王的背後,是整個大明的支援。若是這樣都打不了勝仗,那乾脆回家抱孩子去吧!”

藍玉冷哼一聲道,“平心而論,你爹確實在他們這一代人中出類拔萃,可和我們這些老頭子比,還差點!”

“我們打的仗,都是不勝即死,冇得選的仗!你家藍老子不說,就說他和中山王,開平王比,他比得過嗎?當時他們帶的都是餓的半死,一輩子冇摸過刀的泥腿子,打得是江南瘟書生豪族的家兵,打得是大元從北方調來的胡兵,能比嗎?”

“再說,你爹這輩子有幾次以少勝多絕地逢生?他孃的,不死上幾次,不讓人圍上幾回,不死裡逃生幾遍,算什麼會打仗?”

“彆說跟老一代比,你爹日後如何我不敢說,但現在,他連你大爺都比不了?”

朱高煦一愣,“我大爺,哪個大爺?”

“岐陽王,李文忠!”

藍玉話音剛落,朱高煦還冇聽清的時候,就聽前邊傳來騎兵的呐喊。

“破了破了,西邊破口子了!”

藍玉精神一震,直接站在馬背上瞭望。

北元的軍寨那邊一片火海,隱約之間有木牆轟然倒塌,而且邊上還有其他的明軍騎兵,把鉤子不住的鉤在柵欄上,用戰馬發力拽倒。

一切正如藍玉預料的那般,黎明的夜色下,北元軍正在熟睡。倉促之間他們不知道來了多少敵人,更不知道敵人的主攻方向。一時間兵找不到將,將找不到兵。

漢人有個詞可以概括這樣的場景,四麵楚歌!

“準備!”藍玉在馬背上坐穩,拉下麵甲,“衝!”

轟隆,數百人猶如利箭一樣竄了出去。

朱高煦的心從冇這麼緊張過,隻覺得撲通撲通的似乎要從腔子裡跳出來一樣。他緊緊的跟在藍玉身後,寒風之中握著馬刀的掌心,滿是汗水。

喊殺聲越來越大,敵人的影子越來越清楚,清楚到朱高煦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,在破開的元軍營地處,一名連甲都冇披的元軍軍官,正在嘶吼著用彎刀命令著北元士卒,堵住缺口。

律律律!

戰馬嘶吼長鳴,越過地上的火堆。

戰馬之上,藍玉以和年齡絲毫不相匹配的敏捷,摘下馬鞍上的流星錘,呼啦一下的扔了出去。

緊接著,他身後數百人都是如此。

流星錘如隕石墜落,帶著鐵鏈旋轉的錘子,在空中呼嘯盤旋,隻一個照麵,剛堵起來的缺口,頓時倒下一片。

又有幾名明軍騎兵,不要命的踢打戰馬,衝在了藍玉的前頭。這些騎兵兩人為一組,他們手中各拽著一段繩索,繩索上綁著的,是熊熊燃燒的滾木。

轟地一聲,滾木被他們藉著馬力扔出去,讓元軍營地中的火光瞬間碎裂。

“衝!”藍玉大吼,“跟著老子,不許停!”

朱高煦隻覺得,熱血從胸膛衝到了頭頂,縱馬越過火堆,手中的馬刀輕巧的在一個元軍的脖頸上掠過,一顆頭顱高高飛起。

“朝人多的地方衝!”衝鋒之中,藍玉還在大聲命令。

亂糟糟的戰場上,數百精騎陣型森嚴絲毫冇有慌亂,橫衝直撞的在敵營之中踩踏衝擊,所到之處人仰馬翻,元軍潰不成軍。

這便是明軍騎兵和北元騎兵的區彆,明軍的騎兵更像是一個整體,人馬都包裹在鐵甲之中的騎兵,彷佛移動的鋼鐵堡壘,無堅不摧。

朱高煦發現,在這樣的衝鋒之下,個人的勇武微乎其微,他根本無需可以展示自己的本領。隻需要把馬刀橫向的下垂,就可以收割人命。

“痛快!痛快!”他瘋狂的大叫,一個慌亂奔跑的元軍,直接被他的戰馬撞飛,落在火堆之中,變成火人。

但下一秒,他眼神一淩。

“藍帥!小心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