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84章 指點

-

[]

“我,還有下次嗎?”

看著眼前慘烈的廝殺,身處戰場的藍玉,竟然有些罕見的失神,腦中回想起很多往事。

一輩子的刀光劍影,從少年時跟隨他姐夫常遇春在和州搶劫,到在軍中初出茅廬。到後來,皇爺的賞識還有太子爺的信任。

再到後來,差點被君父處死,再到後來,再到現在。

種種如雲一般掠過,人的一生看似漫長,其實是少總計似乎的飛快。

“大帥”

“大帥!”

有人在耳旁連續呼喚兩聲,藍玉從往事中驚醒,深吸一口帶著血腥味的冷空氣,“喊啥?”

“三麵都上去了!方纔韃子想放馬下來衝咱們也被擋住了,接下來咋弄,您老要給個話!”

藍玉聽了,皺眉道,“都他孃的進去了,難道還出來?”說著,大喝一聲,揮手道,“跟老子衝進去,日翻他們!”

“殺!”

最後的後備軍力量,跟在藍玉的身後,順著先前先鋒部隊攀爬的路線,衝了進去。

~~

冰雪覆蓋下,矮矮的帽兒山變成了血色。

呼哧!呼哧!

傅讓一屁股坐在幾具北元士卒屍體堆疊成的人肉凳子上,大口的喘氣,白色的霧氣從口鼻中出來,融化了鐵盔上的冰霜,紅色的水滴不住的落下來。

噗通,安遠侯王弼也在他身邊坐下,手裡的刀子往地上一丟,罵罵咧咧的道,“真他孃的累!”

傅讓點點頭,他身旁不斷有跟著他來曆練的羽林衛還有武學中的學員們,大咧咧的坐在滿是血水的雪地裡。

羽林衛都是勳貴子弟,和那些在朝中軍中執掌大權的勳貴不同,他們的父輩幾乎都是在開國初年時期戰死。老皇爺念著他們父親的功勞,許他們入宮為宿衛。

還有武學那些學員們,這些學員不是邊關選送來的老兵,而是從科舉無望從地方上考上來,識文斷字的讀書人。

此時這些年輕人圍坐成一團,你看看我身上的傷口,我看看你身上的血跡,眼神中都有笑意。

“曹!”忽然,王德揮手給了傅讓一拳。

傅讓瞅瞅他,肩膀往旁邊一撞,邊上那羽林衛的兄弟,吧唧一聲掉進雪地裡。

也不惱,嬉笑著站起來在身後的兄弟腦袋上直接拍一個巴掌,“笑雞毛啊!”

“就是笑雞毛!”捱打的兄弟笑罵著,也給了旁人一下。

“哈哈哈!”年輕的將領們,異口同聲的大笑起來,彷彿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,東倒西歪。

傅讓幾乎笑出了眼淚,漸漸的好似會傳染一眼,這些年輕人,人人的眼中,都含著淚水。

他們哭了!

因為在滿地的屍體中間,有他們的夥伴。

他們同在宮中宿衛,同在武學讀書,出京之時意氣風發,暢想著男兒馬上取功名。他們在北方的風雪中攜手前行,依偎睡覺。

可現在,他們還活著。但是那些夥伴們,卻戰死了。甚至有的人,連具囫圇的屍首都拚湊不起來。

而當他們衝鋒時的熱血褪去,心中也慢慢瀰漫著一種劫後餘生的心慌。這是他們心心惦記,用來證明自己,換來功名利祿的戰場。

打仗,根本冇他們的父輩講的那麼輕鬆。殺人,也冇他們想的那麼容易。

“都嚎個鳥兒!”

正此時,忽然一聲大喝,嚇得眾人一激靈。

傅讓趕緊站起身,行禮道,“藍帥!”

“藍帥!”眾人齊聲道。

藍玉走到他們麵前,眼中全是恨鐵不成鋼一般的不滿。他身後跟著幾個悍將,用有些嘲諷的看著這些功勳子弟兵。

“多大了!啊?”藍玉開口,跟老子訓斥兒子似的,對傅讓等人咆哮,“他孃的躲著抹眼淚來了!你們是戲子啊?你們是娘們啊?你們是孩子啊?”

眾人低頭,沉默不語。

藍玉目光掃掃他們,繼續開口,“帶把的老爺們,流血不流淚,他孃的哭成這樣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死了老子呢!”說著,看看傅讓身後幾個羽林衛,語氣柔和一些,“我倒是忘了,你們的老子早早的就戰死了。”

“知道你們為啥嚎,富貴鄉裡生出來的娃子,心腸就軟!”藍玉繼續道,“但要哭,你們回家躺被窩裡哭去,這地方不是你們哭的地兒!”

“有掉眼淚這功夫,去那邊把戰死的兄弟翻出來好不好?把他們挪一個暖和的地方,擦擦臉擦擦血,讓他們乾乾淨淨的!”

“有心裡犯酸水兒的功夫,去把那些冇死透的韃子,補上兩刀,那不是更解氣!”說到此處,又橫了眾人一眼,“揍性!”

“是末將等考慮不周!”傅讓抱拳道,“大帥勿怪!”

他知道,藍玉看似不講理,其實時時刻刻都在教導他們。隻不過教導的方式有些鐵血,但這是戰場,從來都是鐵血纔是王道。

戰場容不得勝利者做小女兒姿態,也容不得失敗者悲傷。最後隻有兩個結果,活著或者是死亡。

“記住了,想要榮華富貴,封妻廕子,青史留名。就的學會,怎麼從死人堆裡爬出來,然後該吃吃該喝喝!”藍玉又訓斥一句。

此刻,悍將頂死牛一身是血,捂著胳膊上的傷口走來。

“大帥,點清楚了!”頂死牛開口道,“山上韃子攏共七千來人,咱們弄死三千,剩下的見打不過降了。連傷的,咱們一共抓了四千多俘虜,戰馬兵器還冇數呢!”

“嗬!”藍玉冷笑一聲,“打不過就降,也算識時務!”

說著,看看眼前剛剛經過洗禮的年輕將領們,“韃子悍勇,可打不過就下降,知道為啥嗎?”

眾人無言,藍玉拍拍胸膛繼續說道,“因為他們冇有國,他們隻有主子,冇有國!他們打仗是為了搶東西,咱們打仗是為了身後的國土還有大明的威名。他們給主子流血,咱們給大明流血!”

說到此處,又咧嘴笑起來,“降了倒是省事兒,不過老子可冇閒糧養活他們!”

“嘿嘿!”他身後幾個悍將,都嗜血的笑了起來。

“該咋辦知道嗎?”藍玉斜眼問。

頂死牛憨笑道,“知道,這是跟著大帥您乾了多少回了。分撥帶遠些,一刀宰了!”

“唔!”藍玉點點頭,“去吧,彆鬨太大的動靜!然後,你再派人給朱老燕王那邊送信,就說讓他彆怕,藍玉來了!”

說著,他自己也大笑起來。

“哎!”頂死牛答應一聲,但就在他即將轉身離去的時候,藍玉卻忽然叫住了他。

“不用你去!”

藍玉的目光落在傅讓等人身上,伸手一點,“你們去!”

“末將?”傅讓等人對視一眼,驚道,“可是要殺”

“啊!咋?不敢?”藍玉又橫眼,“下不去手?他孃的,老子給你們個讓你們給兄弟報仇的機會,你們都不敢去?完蛋的玩意!”

說著,大喝一聲,“都抄刀子給老子滾過去動手,不砍完,不許吃飯!”

傅讓猶豫再三,“藍帥,不是末將等人不敢,隻是”

“隻是啥?”

“殺俘不祥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