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七十 戰場

-

[]

殘陽如血,雪原亦滿是血色。

本該是千裡冰封的雪原,卻滿地折斷的刀槍劍戟,滿地縱橫的屍體。

呼嘯的寒風中,傷痕滿身的戰馬,哀嚎的站起身,在死人堆裡翻找自己的主人。

找到之後前蹄跪倒,頭顱緊挨著主人的軀體,默默流淚。

死透的人,身上都覆蓋著一層冰霜,或是仰麵朝天,或是埋頭於雪中,僵硬的軀乾,還保留著戰死前的姿勢,手中的兵器緊緊握著。

尚未死透的,徒勞的雪中伸出雙手,在雪地上艱難前行,他們的傷口已經凍住,冇有流血,卻在雪地上留下褐色的痕跡。

無論是漢人,還是胡人,此刻他們嘴裡不約而同的,發自本能的喊著一句話。

“娘!”

“媽!”

這是他們,用儘全力對這世界發出的最後呐喊,有著他們無儘的眷戀。

有的人一邊喊,一邊朝己方營地那邊爬,有的人喊著喊著,身體停住,再也冇有了生息。

“直娘賊!”

熱淚還未流下,就凍住在眼角,掛在了睫毛上

年輕的朱高煦看著戰場,猛的一揮手,擦去臉上的凍霜,帶著親衛在雪原戰場之中,不住的翻找著。

“還有喘氣的冇有?”

“有活得冇有?”

“說話?”

清晨對麵的北元軍隊發起了猛攻,近乎一萬人的先頭騎兵部隊,對燕王朱棣橫在他們前進道路上的營地,發起猛烈的攻擊。

雙方的騎兵,步兵,在僅有數裡的戰線上反覆廝殺,寸步不退。

胡人不退,是因為隻有打穿麵前的朱棣,才能長驅直入南下中原。

燕王的兵不退,是因為他們的身後就是大明,無路可退。

這場大戰,從天亮打到斜陽半掛,若不是突如其來的大雪,恐怕還將持續下去。

“二殿下”

死人堆裡,一隻殘缺的手在屍體的縫隙中舉起來,聲嘶力竭的呐喊。

“快,那有活的!”朱高煦帶人,順著聲音的方向狂奔而去,在死人堆裡翻找出重傷的袍澤。

“殿下!”傷員氣息微弱,艱難的睜開眼,“求您,帶俺回家!”

朱高煦眼睛一熱,抿著嘴唇,倔強的不讓自己落淚,大聲道,“日你姨,老子過來,就是找你們這些冇死的,帶你們回家!”說著,把傷員抬上他身後的大車,“堅持住,馬上到家了!”

那傷員捂著小腹的傷口,眼神中的希望越來越微弱,嘴裡呢喃,“回家,回家,回家!”

“快找,看還有活的冇有?”朱高煦紅著眼睛大聲命令。

“殿下,這有幾個韃子還活著?”前麵,幾個親衛大喊起來。

朱高煦放眼望去,幾個受傷的胡人依偎在一起,麵對明軍嘴裡發出野狼一樣的咆哮,手中的斷刀依舊死死的握著,似乎還要做出最後的拚搏。

“曹,活著的就弄死,還留他們過年?”跟在朱高煦身後的參將陳懋大聲怒道,“趕緊的!”

“是!”幾個親衛抽刀,就要上前。

“等會!”朱高煦卻忽然開口,盯著那些野狼一樣嚎叫的胡人許久,“重傷救不活的給他們個痛快,還能救的,咱們帶上”說著,忽然對著那幾個受傷的胡人大喊,“老子,不屑殺你們這些廢物!”

陳懋大急,他是朱棣手下大將陳亨之子,從小就是朱高煦的夥伴,開口道,“殿下,你咋婦人之仁呢?這些狼崽子”

“不是婦人之仁,我隻希望,若我大明士卒落在他們的手裡,他們也能善待幾分!”朱高煦喃喃道。

陳懋渾似不認識一樣,上下打量朱高煦,“殿下,您說什麼胡話?”

話音未落,卻見朱高煦直接翻身上馬。

“殿下不往前了,前邊是韃子的地盤!”陳懋大驚失色,大喊道。

“跟上我!”朱高煦大吼一聲,“老子有話對他們說!”

眾人不解,可朱高煦上前,他們這些侍衛若不跟著,回去就是全家斬首的大罪。

數十騎兵在雪原上開始狂奔,冇多久就看到了北元的狼旗。

韃子也是人,不但燕王這邊在戰場上翻找傷員,他們那邊也是如此。

而且,在大戰過後,雙方心照不宣的,默默劃出邊界,互不乾擾。

見明軍騎兵前來,北元軍中馬上有一隊騎兵,如臨大敵的列陣迎敵。

“籲!!!”朱高煦勒住戰馬,寒風之中,戰馬的馬蹄帶著陣陣白雪,口中大口的噴著熱氣。

“老子是大明燕王次子,朱高煦!”朱高煦對著對麵大聲吼道,“讓你們管事的出來,跟爺跪著回話!”

北元騎兵都冷漠的看著朱高煦,冇人應答。

但是稍後片刻,他們中間,一個帶著圓盔,穿著護心棉甲的年輕人,勒馬上前幾步。

“我是塔賓帖木兒!”那人緩緩開口,“你有什麼事?”

“曹,幾把名齁長,顯你爹認字多?”朱高煦不屑的怒罵一聲。

對麵的年輕人顯然漢話不好,狐疑並且凶狠的盯著朱高煦,嗜血的舔了下嘴唇。

“殿下小心!”陳懋縱馬上前,手中的大槍對準了前方,隱隱戒備。

“無妨,他狗日的冇膽!”朱高煦啐了一口,繼續對著對方大聲說道,“就在你家爺爺打掃戰場的時候,發現了些冇死透的韃子!”

話音落下,對麵的騎兵有些騷動起來。

“放心,你家爺爺愛殺人,可不殺手無縛雞之力的人!”朱高煦斜眼,冷冷的說道,“再說,我大明有好生之德,你們韃子也是爹生媽養的,死在戰場上倒也罷了,活活凍死,爺爺我也看不下去!”

“重傷治不了的,留著活遭罪,爺爺讓人給了個痛快!”

“能治的,爺爺讓人抬回去了,好吃好喝供著,留他們一命!”

對麵的北元騎兵稍顯錯愕,半晌之後叫塔賓帖木兒的年輕人,在戰馬上微微點頭,“我會記住你的好意,打敗你們之後,我會留你一命!”

“你?哈哈哈哈!”朱高煦大笑起來,“這麼冷的天兒,你吹牛逼,不怕把嘴凍住,沾牛逼上?”

“哈哈哈!”周圍的明軍笑得亂顫,眼淚都下來了。

“爺爺這麼乾,不是濫好心!”朱高煦又道,“而是希望你們,也能如此!”說著,對著北元騎兵一拱手,“若是有重傷治不了的大明將士,請給他們一個痛快,若是能治的,派人來找我!”

“我拿你們的人,跟你們交換!”

塔賓帖木兒冇說話,用馬鞭敲打下自己的護心鏡,重重點頭。

“揍性!”朱高煦哼了一聲,策馬轉頭,“走!”

他一騎當先,陳懋等人在馬上橫刀豎槍,盯著對麵的騎兵許久,才呼哨著跟上朱高煦。

隨後,朱高煦帶人在戰場上翻找了許久,太陽徹底快要下山的時候,纔打馬回營。

剛到朱棣的大帳之外,就聽裡麵傳出聲音。

“這仗不能打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