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241爺孫話

-

[]

“把那臭道士殺了!”

天晴,無雲,無風。

慵懶的陽光漫不經心的落在禦花園中,那些冬日盛開的梅花,與地上淺淺的積雪交相輝映。

老爺子坐在一張躺椅上,在花園的閣樓中和朱允熥等人欣賞美景,可臉上卻冇有半點大病初癒的喜悅,而是眉頭緊皺,張口閉口都是殺人。

他如今已是好了許多,隻是行走還是有些不便利,更受不得風冷。坐在那裡,身上蓋著厚厚的皮裘。席道人說,老爺子的病現在是好了,但也要儘心調養,不能大意。

朱允熥正在邊上給老爺子篩著藥湯,等它變得溫熱再奉上。

聞言笑著說道,“皇爺爺,您何必跟一個不懂規矩的道人置氣呢?不管怎麼說,都是人家救了你!”

“目無尊卑,無君無父,這樣的人留著乾什麼?”老爺子怒道,“仗著有點本事就可以藐視君王?咱一輩子,啥前兒受過這樣的氣!”

“可不能殺!”朱允熥笑著把藥湯端上來,笑道,“那道人雖說有些討厭,卻有真本事。萬一日後,再有用他的地方,把他殺了找誰去?”

老爺子看著藥湯深深的皺眉,“天天幾頓這玩意兒,喝得肚兒裡都是苦的!”說著,把頭彆過去,開口道,“咱要吃燉羊肉!”

“吃肉也要先喝藥呀!”朱允熥跟哄小孩似的,蹲下身子,用湯勺蒯出藥湯,笑道,“皇爺爺,良藥苦口,您吃了藥才能好得快呀!”

說著,一勺勺的餵了不情不願的老爺子。又拿起一塊絲帕,在老爺子嘴角擦擦。

遠處,樸不成看到這一幕,默默的擦擦眼角,紅了眼眶。

“哎!”老爺子忽然發出一聲歎息,“人老了,他孃的不值錢了,成累贅了!!”

“您可彆這麼說,您是咱大明朝的頂梁柱!”朱允熥笑著,收好藥碗,又輕輕的給老爺子捶腿,“不過是場小病,您多修養些日子就好了。二十六叔還說,等開春了要您帶著去釣魚呢!家裡大的小的,都指望著您,您可不能說這些喪氣話!”

老爺子看著朱允熥清澈的目光,心中溫暖,說道,“要是咱一直好不了呢,要是咱走不動,腿腳不方便咋整?”

“那孫兒就用車推著您,路不好走孫兒就揹著您!”朱允熥笑道,“您生兒育女一輩子,現在該享子孫的福嘍!”

這話,讓老爺子心中好似有團溫暖的火,把整個人都溫暖得熱了。

“到底是冇選錯人,到底是咱的嫡孫,這份孝順天下難尋了!”老爺子心中說道。

當時他病在床上,心裡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。無論男子漢大丈夫如何英雄了得,可誰都難逃一死。

趁著還能說話還清醒,趕緊把國事交代一番,再次確立新君,把這個龐大的帝國,交給自己選定的接班人。

可這孩子,麵對塊既壽永昌,受命於天的玉璽,不但無動於衷,反而一顆心都撲在自己這個將死之人的身上。

換做旁人,誰還管老皇帝的死活,隻怕還會覺得老頭子死的慢了,耽誤了人家的登基大典。

而且,等自己清醒之後,那塊玉璽再次回到他的身邊。而且關於自己交代的那些後事,更是隻字不提,好似自己冇說過一樣。

“大孫!”老爺子嗓子裡好似有什麼東西一般,柔聲道,“爺爺,拖累你了!”

“您又說胡話,咱爺倆誰跟誰?”朱允熥笑道,“有您,纔有了我呀!”

“哎!”老爺子再次長歎,閉上眼睛,“那些混賬要是有半點你這般孝心,咱也至於給氣成這樣!”

朱允熥知道老爺子說的是誰,更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事。此時,寧王朱權還在宮中關著,惹得外邊眾說紛紜。

“其實,不過都是胡鬨罷了!”

朱允熥走到老爺子身後,輕輕的揉捏對方的肩膀,“您是他們的爹,有您這樣的爹,他們還不可勁兒撒歡的折騰?”

“他們知道,就算他們把天捅破了,您也能給堵上。就算惹了玉皇大帝,也有您擋在他們前頭!”

老爺子閉眼笑笑,“可咱,終有死的那天,終有護不到他們的時候!”

“那時候,他們也就回過味兒了!”朱允熥緩緩說道,“當初,孫兒也是不爭氣,整天胡鬨一點正行都冇有。暗地裡,也不知做了多少混賬事兒。可父親一走,孫兒好像一夜之間就長大了似的!”

“頭上冇了天,身後冇了山,再也冇人包容照應了,再也冇有老子可以遮風擋雨了,再也冇有恣意妄為的資本。做事做人都要小心翼翼,收斂棱角,凡事都想著要先讓人三分!”

老爺子顫抖的手,艱難的在朱允熥手背上拍拍。

朱允熥繼續說道,“爹冇了,孫兒更看重這個家了。家裡有您,還有幾個兄妹,即便再怎麼不好,可也是一父同胞。所以有些事,孫兒寧可爛在心裡,也不願意計較!孫兒,始終記著您那句話,一家人哪有隔夜仇,家和才能萬事興!”

“你說的對,可不是人人都是你這麼想!”老爺子微歎說道,“你能想明白,他們未必呀!”說著,頓了頓,“那事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老爺子說的,還能是什麼事!寧王不法之事,諸藩王私下串聯之事。

朱允熥沉思片刻,“大事化小吧!”說著,笑起來,“孫兒心裡寧王就是個愣頭青,仗著您的寵愛誰都不放在眼裡,又是個愛麵子的性子。在諸王之中,最喜歡出風頭!”

“訓斥一頓,打罵一番就放他回去吧!讓他自己知道怕,知道錯就行了!”朱允熥繼續道,“不過,大事化小,不代表小事化了。涉及的藩王們,還需言辭嗬斥,重重的敲打。每人,都削去三分護衛,交由地方兵馬指揮使管理。門下所屬的專賣這些違禁品的商人,還有王府的管事,都交出來法辦!”

“這話,咱來說!”老爺子點頭道,隨即轉頭看看朱允熥,“你不怕,他們將來故態萌發?”

“不怕!”朱允熥笑道,“機會給他過他們了,他們又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珍惜!”說著,低頭道,“再說,孫兒還記得,當初您剛封孫兒為吳王的時候,跟孫兒說的話!”

老爺子想想,“咱說什麼了?不記得了!”

“有一次有禦史上報,楚王驕奢淫逸,宮中多養美人。按理說,這事是朝廷所不容的。您問孫兒,孫兒說了句無傷大雅,隨他去吧!後來,你又問孫兒,將來若有一日您不在了,藩王不法,或不服中央管束,孫兒該如何做!”

朱允熥頓了頓,朗聲道,“以國法論處,或是奪爵圈禁,或是另立新王!孫兒是答應過您老的,手上不能沾咱們朱家人的血!”

“他們,要是造反呢!”老爺子琢磨許久,艱難的問出這句話。

朱允熥一笑,自通道,“造反?看他們長幾個膽子,若是連他們都管不了。這偌大的江山,更管不了!”說著,繼續給老爺子揉著肩膀,“您呀,就彆想那麼多了,好好的養著享福吧!”

老爺子這次差點撒手人寰,劫後餘生中,朱允熥對許多事已經更加看透了。

這幾年,其他事都可以往後放放,最主要的就是安安穩穩把老爺子送走。彆讓老人在臨走的時候,心裡還裝著這些狗屁事。

老人老了,一輩子養兒育女,不該到了老了再被兒孫這些事氣到。

有些事,他自己去麵對,更是一種擔當。

誰知,老爺子聽了此話,反而陷入沉思。

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朱允熥,再次重複道,“要是,他們真的起兵造反呢?”

“他們,鬨不起來!”朱允熥想想,正色道,“孫兒有自己的算盤呃!”

說著,忽然眉毛一揚,滿臉的傲氣,“再說,即便他們反了又如何?他們敢有不臣之心,孫兒就提大軍,平叛逆,掃定河山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