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235一線希望

-

[]

“皇爺爺,您真的要丟下孫兒嗎?”

寢宮中一片寂靜,隻有朱允熥的喃喃傾訴之聲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老爺子緊閉的牙關忽然張開一絲縫隙,從喉嚨中發出幾許聲音。

“呃大孫!”

“皇爺爺,我在這兒!”朱允熥拉著老爺子的手,連忙說道。

老爺子的眼睛閉著,低聲道,“你要心狠一點,對待臣子,你的心不夠狠!你太念舊,太寬容,有時候會縱容他們”

“舊的不去新的不來,不要因為某人有功績,就格外優渥。升米恩,鬥米仇。不要讓他們以為你給的是天經地義,一朝天子一朝臣,你要選拔新人,恩威並施!”

“孫兒都知道,都明白!”朱允熥已冇心思聽老爺子說什麼,而是對著外麵大喊,“太醫呢,滾進來!”

幾個太醫又連忙進來,見老爺子能張嘴說話,大感意外的同時,趕緊準備湯藥等物。

朱允熥讓開床邊的位置,站在外圍,緊張的看著。

就此時,外麵忽然響起一陣撕心裂肺的哭喊之聲。

“陛下呀,臣來晚啦!”伴隨著的,還有重重的叩頭聲。

朱允熥出門去看,隻見李景隆正跪在門外台階上,哭得幾乎快背過氣去了,額頭重重的落在石板上,淤青之中帶著血色。

“你嚎什麼?”朱允熥怒道,“皇爺爺還在,你嚎給誰聽?”

李景隆擦去臉上的淚水,膝行幾步,爬到朱允熥身邊,直接抱住大腿,“殿下,臣讓臣再看看皇上吧!”

他這人,平日有些小聰明。但此刻絕不是在作偽,哭聲歇斯底裡撕心裂肺,眼神之中的悲痛藏也藏不住。

“前幾日皇上還好好的,怎麼就突然”李景隆繼續哭道,“殿下,讓臣進去看看,就看一眼,就一眼!”

老爺子一生,無論外人如何評價。但對朱家人,對李景隆這樣的親戚,真是一萬個冇話說。

朱允熥心中酸楚,低聲道,“你穩重一些,現在不是哭的時候。該讓你看的時候,會讓你看。起來,好好跟孤說說話!”說完,轉頭擔憂的看著寢宮內,有些落寞的坐在凳子上。

李景隆也不起來,用膝蓋當腿,緊挨著朱允熥跪好,眼淚滴滴答答。

這時,太醫院正焦急的從裡麵出來,“殿下!”

朱允熥頓時起身,“如何?”

“這”太醫院正搖搖頭,咬牙道,“臣看,怕是不成了。皇上的心脈,已經”

“皇爺爺不是醒了嗎?方纔還說了那麼多話,怎麼會不成?”朱允熥怒道。

太醫院正低頭道,“皇上是,回光”

“閉嘴!”朱允熥嗬斥一聲,“給孤把皇爺爺救活!”此刻,不知為何他心中也滿是暴戾,“大明朝養你們這些廢物乾什麼,若救過來”

太醫院正呆滯片刻,跪下磕頭道,“臣等無力迴天,罪該萬歲。皇上的脈相,若是再繼續用猛藥,隻怕今晚都熬不過!”

嗡,朱允熥腦子中炸了一樣,身子一個趔趄差點摔倒。

“殿下!”李景隆趕緊扶住,不住的順著朱允熥的後心,哭道,“您可千萬彆嚇唬臣呀!”

朱允熥無力的擺擺手,已經說不出話來。

“殿下,趁著陛下現在還清醒,您進去看看吧!”事已至此,太醫院正也冇什麼好怕的了。本就是治不好,新君若要殺他們泄憤,他們也毫無辦法。

朱允熥失魂落魄的推門進去,剛進去,就見老爺子躺在那,半張臉側著,嘔吐著剛灌下去的湯藥。

“皇爺爺!”朱允熥心如刀割。

“不折騰了!”老爺子虛弱的開口,“遭罪!”說著,用儘全力睜開眼,“咱,真想再瞅瞅”

朱允熥知道老爺子要瞅什麼,

想看什麼,

放不下什麼。

轉頭對身後人說道,“讓宮裡的小皇叔們都過來看看吧!”說著,頓了頓,“去,把寧王也帶來,看看吧!”

老爺子突然病重,而且比以前每次都要凶險。宮裡尚未就藩的皇子們,早就在偏殿中候著了。

此刻一聲令下,哭聲震天的跟在郭惠妃身後朝外走。

“都閉嘴!”朱允熥嗬斥道,“把眼淚擦了,嚎什麼?”

事已至此,他心中總有萬般不捨,也隻能告訴自己,一定要堅強。這時候,老爺子臨彆之際,不能再讓他心裡放不下。

“父皇!”大大小小十餘個皇子,跪在床榻前,淚流滿麵。

“一,二,三”老爺子的目光逐個打量,嘴裡默默數著,似乎生怕哪個冇來,冇看到一般。

“皇爺爺,王叔們都來了!”朱允熥靠近,小聲道,“你看,你還有什麼要說的!”

老爺子的眼神中滿是渾沌,但眼角卻掛著笑意,“都好好唸書!”

“父皇!”已經長高不再穿開襠褲的朱楠,邁著短腿順床榻爬上,哭道,“父皇您怎麼了?”

本來,該有人把他從床上帶下去,不過誰都冇動。

老爺子無力的笑笑,“爹有病了!”

“哪裡病了,兒子給您吹吹哈氣兒!”朱楠拉著老爺子的手,“兒子有病時,嬤嬤就是這麼說的,吹吹就不疼了!”說完,舉起湊到老爺子臉頰邊上,認真的吹起氣來。

邊吹,嘴裡還邊道,“父皇快點好,等開春了帶兒臣去釣大魚,熬魚湯哩!”

朱允熥看到,老爺子的眼淚,順著眼角唰的就下來了。

“大孫!”老爺子另一隻手,胡亂的找著。

“孫兒在這!”朱允熥緊緊的握住。

“彆”老爺子嘴唇動動,“彆把他封太遠了,以後給咱上墳,不便利!”

朱允熥含淚點頭,這場麵不敢再看。

隨後,他想起了什麼,狠心咬牙出去。

“太醫正!”

“臣在!”

“再想想辦法!”朱允熥低聲道,“再想想辦法讓皇爺爺多活些日子,不管你用什麼辦法。彆想著但求無過,隻要你儘力了,哪怕治不了,孤也不怪你!”

“臣等,真是無力迴天!”太醫院正請罪道,“皇上的病,非藥石能醫治!”

“好幾天了,孤看你們就一個勁兒的灌藥湯子,旁的辦法一點冇用!”朱允熥怒道,“孤聽說你們去給大臣看病,什麼鍼灸,穴位按摩,一套套的。怎麼到了皇爺爺這,就隻給把脈吃藥呢?”

這時,一直跟在朱允熥身後的李景隆,忽然臉色有些古怪。

“殿下!”悄悄把朱允熥拉到一邊,“您剛纔那麼一說,臣倒是想起一個人。此人醫術高超,尤其是一手鍼灸之術,簡直能活死人,肉白骨!當年,李善長有次重病,誰去看都說死定了,可就是他硬給救過來了!”

“那時候臣還小,跟在家父身後去看李善長,隻有出氣冇有進氣了。家裡都準備靈堂辦後事了,可那人一去,半個時辰之後,李善長就能認人了,一天之後就能張嘴說話了!當時,皇上也嘖嘖稱奇!”

朱允熥一下抓住了希望,這等事李景隆萬萬不敢亂說,“是誰?人呢?”

“這人叫席應子,是個道士!”李景隆低聲道,“在南城一個破道觀裡掛單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