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229馬上入宮

-

[]

京師之外,一隊騎兵緩緩而來。

數百騎兵,雖速度不快,但隊列森嚴。

雖緩緩,但他們身上的征塵,卻表示他們是星夜疾馳而來,隻不過到了京師近郊,才放慢腳步。

騎兵最前,眾星捧月一般騎在良駒寶馬的青年將領,英武俊美的臉上,滿是糾結和愁雲。

而且,越靠近京城的城牆,這種的神色越濃。

寧王朱權,來了!

若以前,這位意氣風發的青年塞王,必定人如龍馬如虎,氣貫長虹一般激昂而來,必要讓沿路的大明軍民,看看他寧藩的麾下兒郎。誇耀一番,他少年邊王的武功。

可現在,他卻謹小慎微,小心翼翼。

“先生,何以教我?”站馬上,朱權微微側頭,對身邊一個儒生模樣人問道。

那人四十多歲,長鬚黑麪顯得很是老成,微微皺眉開口道,“千歲見了陛下,不可爭辯,不可辯駁,虛心認罪痛哭流涕即可!”

說著,又想想,“這時候,千萬不能硬頂!”

“這個本王自然知道!老爺子的脾氣,若是硬頂,倒黴的是我自己!”寧王朱權歎道。

他已知老爺子突然叫他來京城的用意,更知投效在他門下的幾個鹽商已經下獄。隻是他還不知道那些商人說了多少不該說的,不過想來,寧藩那些見不得光的事,該說的也都說了。

不然,老爺子何以震怒至此!

有些事,冇出事之前是僥倖,出了事才知道怕!

不過驚恐之餘,又有些不忿。這等事又不是他一個藩王在做,那幾個兄長,哪個背地裡不錯。

寧藩在大寧,地理偏遠貧瘠,百姓稀少黃沙遍地。自己這個親王,雖說手下有數不清的土地,可都是沙子有什麼用。一年的俸祿隻有五百石,夠乾什麼的。

而且大寧是邊關大鎮,兵部和五軍都督府眼睛恨不得直勾勾的盯著,一根釘子都是記錄在冊的。若不私下裡想想辦法,自己這個寧王還怎麼做。

“千歲到了陛下麵前,也要哭訴一番在大寧的功績!”那幕僚又開口說道,“譬如,您在大寧推行農耕,栽種耐旱易活的作物,又廣植樹木治理黃沙。還有您推行漢化,編纂圖書等事。陛下聽了心中歡喜,對您其他的事,也就能網開一麵!”

“也隻好如此!”寧王再歎一聲,苦笑道,“哎,好端端的,本王倒是先倒黴了!”

“千歲千萬不能有這等心思!”見寧王心中還有幾分不忿,幕僚勸誡道,“此事,您錯就錯了,認錯就是。陛下和您乃是父子之情,最多不過是懲戒而已。”

“可若您以為自己隻是倒黴,被人抓了錯處,那就是知錯不改。陛下,必重重的罰你!”

說著,幕僚又皺眉道,“以前,在下就不讚同這個賣私鹽的勾當。也不知您,聽了誰的攛掇!”

“好啦!好啦!本王知道了!”寧王笑道,“一切都聽先生的主意!”

那幕僚繼續說道,“千歲您一切都好,就是性子太過張揚,太過要強,凡事不肯低頭。這一次,受些挫折也未必是禍!”

“你說對了,本王什麼都能受,就是受不得氣!”朱權哼了聲,說道,“可恨那徐輝祖,本王額外弄些銀錢,關他鳥事!還要在朝堂上彈劾,還有那幾個商人,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!”

“老爺子最愛麵子,若是偷偷知道了,罵幾句也就過去了。可現在這麼大張旗鼓的,還要本王來京。哼!這口氣,本王真是咽不下去!”

幕僚想想,先是搖頭,隨後開口道,“若千歲不想受氣,在下倒是有個主意!”

寧王大喜道,“先生快說!”

“何必,求助於東宮!”幕僚小聲道,“東宮儲君若肯斡旋一二,定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!”

“求他?”寧王眉頭一皺,“本王寧可吃老爺子的鞭子!”說著,不知想到了什麼,臉色難看至極。

“他是君,您是臣,求他也不丟人!”幕僚再道,“您現在不求,早晚還不是一樣要麵君稱臣?”

“此事休要多言!”寧王不悅道。

幕僚暗自歎息,不住搖頭。

就這時,隊伍前方的騎兵忽然通報,京城接官亭那邊,有大隊人馬,迎接寧王入京。

隊伍前行,寧王看到那邊的人馬。

最先那人,不是旁人,正是他的嶽父,京營兵馬指揮使張泰。他身邊的,是傅友德的兒子傅讓。

“恭迎寧王殿下!”接應寧王的人,見寧王之後,行叩拜禮。

“嗯!”寧王朱權在戰馬上微微點頭,看著張泰,笑道,“老泰山,您怎麼來了?”

他雖然得寵,少年封大明塞王。但妻子的母族地位卻不甚高,不似其他藩王,正妻都是開國淮西勳貴之女。

“臣奉旨,前來迎接王爺千歲!”張泰有些欲言又止。

寧王朱權看看張泰身邊的人,就明白為何張泰有話不能直說。

當下冷聲道,“接本王的不該是皇城殿前軍嗎?怎麼是你們這些東宮的人?”

傅讓躬身,麵無表情說道,“曹國公停職,下官現是皇城殿前軍指揮使。”說著,頓頓,“也是東宮侍衛統領!”

寧王的眉頭,不由得一皺。

老爺子還真是寵這個孫子,寵到了冇邊兒!

聽這個意思,是把皇城守軍都交到了東宮的手裡,曆朝曆代就冇見過過這樣的。

不過,隨即心中忽然想起少年時,在紫禁城中的舊事。

那時的他還未就藩,母妃整日提醒他要討好太子。用他母妃的話來說,你太子大哥若是謀反,你父皇還怕你大哥手裡兵不多將不強呢。

想到此處,他心裡更加不痛快。

當年大哥地位那麼穩當,老爺子都冇把皇城殿前軍交給他,現在倒好,又是監國又是給了宿衛之權,還真是寵到冇邊兒。

接著寧王眼神看向傅讓身後一人,頓時勃然大怒。

“阿斯蘭,你見到本王,怎麼不行禮?”

傅讓身後穿著參將服飾,如今以如漢人模樣一般的壯漢,正是當年朱允熥在他手上贏到的,胡人勇士阿斯蘭。

當日在寧王麾下,他隻不過是一衝鋒之馬前卒。而現在,卻是大明將校,又常伴在皇太孫身側,氣質已經不可同日而語。

“下官,見過王爺千歲!”阿斯蘭悶聲悶氣的說道。

不是他不顧舊主,而是他生性如此。一直是沉默寡言的性子。

寧王更是火冒三丈,“哼,攀上高”

他實在是忍不了,當日的胡人賤種現在成了大明的皇城親軍將校也就罷了。對他還隻稱下官,不再稱臣。

“千歲!”寧王幕僚開口,小聲道,“小不忍,則亂大謀!”

寧王朱權壓製心中的怒火,“你們來接本王,帶本王去哪裡?”

傅讓開口道,“奉聖諭,進宮!”

“現在?”寧王奇道。

“是!聖上口諭,寧王來京,直接入宮,不得延誤!”傅讓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