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215 自白書

-

[]

淮安。

王府密室。

朱允炆和錦衣衛指揮使何廣義相對而坐,誰都冇有說話。隻是前者的目光,落在那件帶著慶記的貼身衣物上,而後者則是不動聲色的觀察前者的臉色。

“淮王,和以前一點不一樣了!”

何廣義心中暗道,以前那個溫文爾雅甚至有些過於柔弱,接人待物有些刻意雍容大度的淮安。現如今已經很是深沉,甚至眼神中偶爾迸發出的眼神,帶著些許的寒冷。

龍生九子,各不相同。

但終歸,能真正成龍的隻有那一個。其他人,要麼成蟲,要麼成龍。

“千歲可有什麼話要說嗎?”許久之後,何廣義開口問道。

“說什麼?”朱允炆淡淡一笑。

錦衣衛指揮使不請自來,突然到了淮安,奉皇太孫之命秘見淮王。不但帶來了皇太孫在周口遇刺的訊息,還帶來了刺客身上,唯一能查到些源頭的證據。

那件,帶著慶記字樣的小衣。

朱允炆的話,帶著絲絲怒意,且十分生硬。

他這種態度,倒是讓何廣義始料未及。

“你想讓本王說什麼?”朱允炆捏著那件衣服,皺眉抖抖,繼續說道,“說這刺客是本王派去的?是不是?”

“下官不是那個意思!”何廣義淡淡的說道,“王爺也知道下官不是那個意思,何必這麼咄咄逼人?”

“哦?嗬嗬,是你逼人,還是本王逼人?”朱允炆放下那件衣服,忽然轉變成笑臉,“你來之前,殿下對你說過什麼話?”

何廣義麵無表情,“殿下隻說,把這東西給您送來!”

“殿下聖明!”朱允炆皮笑肉不笑,“他也相信,這事根本不是本王所為。”說著,又是一笑,“若真是本王所為,怎麼會在刺客身上留下這樣一個證據。再說,本王在諸藩之中最弱,哪有豢養刺客的手段?”

“栽贓嫁禍,離間天家血肉,嘿嘿!”朱允炆繼續笑道,“把屎盆子扣在本王頭上,這是恨不得要本王的命呀!”說著,再次回身坐下,笑道,“幸虧殿下生明,不然,本王長嘴也說不清了!”

何廣義依舊是麵無表情,看了對方半晌,心中對這個淮王的印象再提升幾分。

換成其他人,遇上這事,絕對冇這麼淡定。要麼暴跳如雷,要麼不住的說好話解釋。而淮王三言兩語之間,直接說出了事情的關鍵。

皇太孫的意思也是如此,有人嫁禍。

但皇太孫冇說,有人離間皇家骨肉。

“嫁禍給王爺的人,想必恨極了您!”何廣義開口道,“王爺心中,可有什麼人選?”

朱允炆扶額大笑,“本王一個無權無勢的藩王,窩在這小小的淮安城裡,何曾得罪過誰?就藩之前,都長在宮中,更談不上和誰有怨仇!”

說著,笑容收斂,身體微微前探,低聲道,“這禍水東引之計,所圖為何?應該是想讓殿下對本王生恨,手足相殘!”

何廣義默不作聲,錦衣衛一直在淮安王府有眼線。他所知道的,這位淮王,每日就是在府內讀書寫字,喝茶看曲。來往的也都是些文人墨客,而且自從上次皇太孫在淮安遇到死士之後,更是閉門不出,很是低調。

“這人的用心,真是歹毒!父親故去,如今成年的皇孫,隻有本王和殿下二人,其他兩位幼弟弟,還都是孩子!”朱允炆恨聲道。

淮王,了不得!

何廣義心中暗道,轉瞬之間,他就把自己擺成了受害者的位置。而且,他冷靜得過分。或者準確的說,他在故作冷靜。

錦衣衛的人,彆的本事或許差點,但洞察人心絕對是天下第一。因為他們一輩子,都在和在死亡線上掙紮的人,打交道。

“既要離間天家血肉,又栽贓嫁禍給本王,這個人不但歹毒,而且手眼通天!”朱允炆繼續道,看著何廣義,“難道,你們錦衣衛查不出來嗎?”

“一時半刻還查不出來!”何廣義低聲道。

“哎,多事之秋呀!”朱允炆歎息一聲,“二叔被人毒死,殿下在周口遇刺,腳前腳後,好像商量好似的!”

豁然,何廣義目光如刀。

是的,秦王被毒死,皇太孫遇刺,幾乎就是腳前腳後,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?

難道這兩件事,是同一個人所為?

想到此處,何廣義頓時毛骨悚然,後脊梁骨滿是冰冷。

秦王死了,皇太孫死了,誰獲利?

秦王死了,皇太孫處置淮王,誰獲利?

或者說,太子一脈的血脈死亡,誰獲利?

“回去稟告殿下,本王隻求安樂,不求其他!”朱允炆淡淡的說了一句,拿起茶碗。

見狀,何廣義起身,“下官,告辭!”

屋中,隻剩下朱允炆一人,靜靜的看著那青花纏枝的茶碗。

待腳步聲遠去,原本平靜的臉色突然變得猙獰。

啪地一聲,狠狠掃落茶碗,碎裂一地。

“狗和尚害我!”

他用屁股都能想出來,這種事的除了那個道衍和尚之外,再也冇有第二個人。

明明說好是同氣連枝,可卻暗中禍水東引,想置自己於死地。

若自己被東宮處置了,諸王必定人心惶惶。以後,這種事就成了他燕藩起事最說得過去的藉口。

“新帝殘暴,無故弑兄!”

幸虧,朱允熥冇那麼糊塗,老爺子也冇那麼糊塗!

可是,他道衍也不糊塗,他為什麼要這麼做?

“這狗和尚瘋了,他巴不得天下馬上亂起來,他巴不得我們這些龍子龍孫,馬上廝殺起來!”

朱允炆臉上滿是恨意,漸漸這種恨意變成了冷笑。

“你們都覺得,我是筏子。可以隨意的作賤我,欺負我,卻不知,我也早不是當初手無寸力的皇孫!”

“我要你們,都死!”

想到此處,朱允炆臉上已滿是狂熱。

邁步偏間,是一間書房,鋪就紙筆,開始寫道。

“皇祖父在上,不孝孫允炆叩拜!”

“自就藩淮安以來,孫兒安分守己,潛心求學不問世事。然,樹欲靜而風不止,孫兒失去雙親,無依無靠之人,卻成了彆人的眼中釘,肉中刺,欲除之而後快!”

“先,殿下在淮安,遇和尚死士,始作俑者為道靜!”

“這次,又有**水東引,故意與淮安有關之證據!”

“孫兒不勝惶恐,不可終日。本無慾無求之人,卻三番五次遭人暗算!”

“孫兒無用之人,早就表明心計,願為大明一賢王。孫兒少年孤苦,有知自己蠢鈍,所以大徹大悟淡泊名利,隻求關起門來過日子。心中所念者,唯有皇祖父龍體!”

“皇祖父聖明”

一封信,好似字字血淚,聲情並茂。

話語之中,滿是自己被人嫁禍的無奈,滿是身世的淒苦。

但書寫之人,眼中卻滿是冷笑。

“上一次,皇爺爺殺道衍,四叔你欺君了?這一次,你看皇爺爺給不給你揪出來?道衍,道靜,哼哼!”

隨後,朱允炆吹乾墨跡,小心的把書信裝好。

這封信,等於他的自白書。

他不用和朱允熥解釋什麼,因為若朱允熥不信他,今日何光義就是來問罪的。

而且,上次他用自己最心腹之人的死,已經讓朱允熥徹底的相信他。

“兄弟齊心,其利斷金!”

朱允炆再次在一張紙上寫下這句話,笑容陰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