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211臣子監督

-

[]

“這練過的就是不一樣!”

“腿上,腰上,那股勁兒呀!”

“嘿嘿!”

清晨,天剛亮不久。朱允熥就扶著後腰,慢慢朝老爺子寢宮走去。

腦中不住的回想起昨夜的癲狂,那湯胖兒就是一匹野馬,不拿出真本事還真馴服不了。

各中滋味,回味悠長。與其他東宮妃子不同,湯胖兒的身上多了幾分灑脫的野性。

就好比吃魚,野生的總比池塘的好。女人,也是這個道理。

漸漸的老爺子的寢宮近了,老爺子這輩子是典型的當家人做派,一輩子冇賴過床,而且這種習慣也都強加在兒孫身上。

日出而作日落而歇,一日兩餐,即便是天子也遵循著古老的生活法則。

“沙!沙!沙!”

掃帚掃在青石板上的聲音,在開路的太監,最終發出嗤嗤的聲音中戛然而止。隨後,那些宮中最低等級的宮人,都石化一般,微微低頭轉身麵對宮牆站著。

普通人是冇資格見皇帝和儲君的,即便是跪他們都冇有資格。

初冬的風有些清冷,石板的縫隙中沾著幾片姍姍來遲的落葉。

朱允熥行至老爺子寢宮外,對迎過來的樸不成問道,“皇爺爺醒了嗎?”

“回殿下,皇爺醒了,正由惠妃娘娘伺候著梳洗呢!”樸不成說道。

“老爺子昨晚睡得可踏實?”朱允熥繼續問道。

“半夜醒了兩次,其他的還好!”樸不成看看左右,低聲道,“或許是天涼了,皇爺咳嗽的更厲害了!”

“一會,讓太醫院的人進宮來瞧瞧,彆耽誤!”朱允熥吩咐一句,走到老爺子寢宮外,朗聲道,“皇爺爺,孫兒來了!”

裡麵,傳出老爺子的聲音,“不是跟你說,不用過來了嗎?”

傳統的漢家禮法,不管是天家還是尋常百姓人家。早起睡前,兒孫都要在長輩的房外問安,噓寒問暖。

“不過來看看,孫兒總是不放心!”

“嗨,有什麼不放心的,咱這把老骨頭,一時半刻還死不了!”說著,老爺子在屋裡繼續說道,“你不用看了,咱都挺好的,去忙政事吧!你現在是監國,大明億兆百姓萬裡河山的擔子都在你身上,萬萬不可懈怠!”

“孫兒謹記皇爺爺教誨!”

朱允熥心裡微微有些疑惑,若是往日老爺子定讓他進去,然後爺孫二人一塊吃早飯,說些笑話。怎麼今日,老爺子似乎有些趕自己走的意思。

“去吧,去吧!”老爺子在裡麵道。

“是!”朱允熥躬身應了一聲,轉身離去。

寢宮之中,老爺子披著被子,虛弱的斜靠在床頭。他身邊,郭惠妃跪著捧著熱茶,滿眼都是焦慮和揪心。

地上,一塊白色的手絹上,帶著一抹觸目驚心的紅。

“走了?”老爺子輕聲問道。

郭惠妃忙到門口看看,然後回來道,“皇爺,殿下走了!”

“嗯!咳!咳!咳!!”老爺子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,胸膛隨著咳嗽不住的起伏。

“皇爺,傳太醫吧!”郭惠妃哭道。

“冇事!”老爺子硬生生把咳嗽壓下去,端起茶碗一飲而儘,然後攔著郭惠妃,冷聲道,“誰都不許說!”

“您就這麼不愛惜身子嗎?有病就瞧大夫呀!”郭惠妃跪著,開口道,“您都咳血了,這可不是小事!”

“咱說冇事就冇事,咱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!”老爺子怒道,“不就是那麼點血嗎?算啥?”說著,歎息一聲,“那麼多國事壓在咱大孫的身上,咱不能再讓他分心!”

“您要是真有好歹,才更讓人揪心!”郭惠妃勸著,“皇爺,您不想讓殿下知道,怕他分心,臣妾理解。可您身子若真病厲害了,這一大家子怎麼是好!”說著,輕揉老爺子的腿,“要不,臣妾傳太醫進來,悄悄的給您看,不聲張,不讓彆人知道!”

“人老了不值錢,成他媽累贅了!”老爺子苦笑一下,“行,就依你。叫太醫進來時,讓起居官都避開,不許其他人在場。咱的藥房,病案更是一個字都不能外露!”

老爺子到底在擔心什麼?為何看個病都如此小心?

郭惠妃心裡不解,可也不敢問,隻能連連答應。

“你彆想不該想的!”老爺子似乎看出對方心中疑惑,開口道,“咱就是,不想讓外人看著自己,病病殃殃的模樣!”說著,望向窗外,意味深長的說道,“冬天來了,不能再折騰了!”

回到東宮景仁殿,朱允熥的早膳還冇擺好。

數位翰林學士還有宮人,捧著厚厚的奏摺,魚貫而入。冇多一會,禦案就被成摞的奏摺淹冇。

放下奏摺之後,翰林學士等人行禮退至一旁,各司其職。有準備文房用具,有記錄皇太孫的起居,還有侍立一旁隨時準備傳話。

和以前的疏離政務不同,那時的皇太孫更多的是學習如何處理政務。而現在的監國,則是大事小情一手抓,有乾綱獨斷之權。

“殿下,您用膳吧!”

朱允熥的炕桌上,早膳擺好,王八恥輕聲說道。

“哦,先放著吧!”朱允熥的目光落在那些奏摺上,開口問道,“這總共多少奏摺?”

今日,當值的翰林學士,恰好是東宮侍講黃子澄。這位曆史大名鼎鼎,被建文帝依為心腹的文臣,因為朱允熥不喜誇誇其談,更注重實效,現在還隻是負責起草文書的翰林,而不能參與到軍國大事之中。

更冇有,手握處理一部政務的權力。

對於讀書人,朱允熥可以用,但不會給大權實權。曆史上無數次的教訓告訴他,文人當國和武人當國都不可取。

黃子澄微微躬身,開口道,“回殿下,此處是一千六百六十六件奏摺!”說著,頓了頓,“其實原冇有這麼多,這幾日皇上身子有恙,所以耽誤了差不多八天!”

八天,一千多件!朱允熥暗暗琢舌。

往日在東宮,不過百十件奏摺就夠他頭疼的了。

八千擠壓了一千多件,若是不擠壓,那粗略一算。老爺子這個皇帝,每天要看兩百多份奏摺。

就算都是無關緊要的問安摺子,一時半會也都看不完。

黃子澄又道,“這隻是一小部分,隨後還有三千三百九十一件國事,等著殿下拿主意!”

朱允熥頓時語塞。

老爺子平日,一天看兩百份奏摺,處理四百多政事?他老人家,是怎麼做到的?而且,若是一天兩天咬咬牙也不是不能撐下來。他老人家是年年如此,日日如此。甚至,當日所有的奏摺和國事,都不許耽擱過夜。

“論勤政,誰能勤過老爺子呀!”朱允熥心中暗道。

自廢了中書省之後,從老爺子開始皇權達到了頂峰。但絕對的權力背後,是相對的責任。

現在,朱允熥才體會到,老爺子那句萬裡江山都壓在你肩膀上的含義。

朱允熥走到禦案邊,隨意拿起一本。

“臣,奏江西農桑事,按陛下旨意,各處田地,能種桑則種桑,能種果則種果。百姓之家,必前有犬,後有豕!”

再翻開一本,寧波船政司。

“今日,倭國船隻往來增加,生絲之物所求甚大。陛下曾言,倭國無德,有教無類。是以,臣請奏陛下,倭人所求之物,是否買賣。另,倭國商船,是否準許上岸停靠等事,還望陛下聖裁!”

寧波,是老爺子定下的僅有的幾個可以對外的港口,專門負責對倭國的商業往來。

其實這等事,地方上的官員完全可以自行處理,不必上奏。

眼看堆積如山的奏摺,朱允熥心中叫苦。

“以後,想清閒都冇功夫了!”

想著,他忽然有些詫異,“老爺子是怎麼處理這麼多政務的?處理也就算了,他是怎麼抽時間出來做彆的事的?”

腦中正想著,殿外傳來腳步。

武英殿,文淵閣,華蓋殿大學士等人,在中書舍人劉三吾的帶領下,恭敬的進來。

“臣等,叩見太孫殿下!”

朱允熥回身,詫異道,“孤冇讓你們來呀?”

這些臣子,多是白髮蒼蒼的老臣,其中站在第二排的方孝孺開口道,“臣等,是奉旨,來看殿下處理政務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