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207老小孩

-

[]

“朕已六十有八,膺天命亦二十八年亦!”

“朕少年淒苦,壯年從軍征討天下,數十年來未敢懈怠於政務。然天不假年,天地浩然長存,人之壽祿則有定數!”

“今,朕已老,精力頗有不濟。黃太孫已長成,剛毅雄偉乃明君之相!”

“特諭旨告與群臣,即日起,皇太孫監國,許用傳國玉璽。軍國大事一律奏與皇太孫,憑其裁斷!”

“諸臣工,勳貴,乃至大明藩王見皇太孫如見朕,敢有玩忽職守,暗藏禍心者,天誅地滅!”

奉天殿外,密密麻麻的跪著大明中樞群臣,開國勳貴武將,還有尚未分封的藩王和在京讀書的皇孫們。

樸不成站在殿外,手捧著聖旨大聲念著。

老爺子斜靠在寢宮二樓的視窗,眯著眼睛注視著跪地聽旨的臣子們。

那些臣子們雖然跪著,可臉上的神色卻被老爺子儘收眼底。

老爺子發現,他們中許多人的臉色是,狂喜。

那些文臣官僚們,雖然表麵上裝出因皇帝病倒而產生的悲傷之外,眼神中的喜悅根本藏不住。

“是嘍,他們一直盼望著咱大孫即位。”

老爺子蒼白的臉上浮起一絲笑意,皇太孫是他們從小看到大的,是大明的嫡孫,最合禮法的繼承人。更重要的是,皇太孫也是他們教大的。是他們心中認為,將來仁厚顯得的君主。

還有一個最最主要的原因

“咱,殺人太多,對臣子太過苛刻,眼裡不揉沙子。他們可能覺得,在咱大孫手下,比在咱手下要輕快許多,也不會動輒有性命之憂!”

老爺子心中嗤笑一聲,“可是呀,你們看錯哩。咱的大孫呀,賢德愛民那是冇話說,可對貪官汙吏,可跟咱老朱是一樣一樣的。骨子裡那份果斷狠決,跟咱絲毫不差半分。”

“而且,咱大孫可比咱心思深沉多了,誰都唬弄不了他!”

靠在窗子上,老爺子無聲的笑了起來。

緊接著,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些開國勳貴上,突然變得有些陰冷。

“你們也在高興吧?”

皇太孫格外優渥老臣,尤其是這些大明開國功臣。即便有些小錯也能容忍,而且格外重視武事,心中冇有文貴武賤的想法。

這些開國的老臣,雖然是跟老爺子一起打天下的,可這些年難免會因為大殺功臣,心中有些怨氣。

“你們這些殺才!”

老爺子心中怒道,“哼,算你們識相,都怕咱大孫,都敬咱大孫。不然,還能留你們到今天?”

隨後,心中又有些得意,“這天下,咱故去的嫡子坐得住,鎮得穩。到咱孫子這,一樣坐得住!咱披肝瀝膽打下的大明江山,千秋萬代,萬萬年!”

此時,老爺子心中突然大怒起來。

他豁然生出幾分悲涼,“咱病了,這些人都在裝模作樣!他們隻在乎自己,冇人在乎咱的死活!”

“咱還冇傳位給大孫呢,這些人就開始高興了。等咱真死的那天,他們說不定心裡多歡喜!他們眼裡隻有新君,冇有咱!”

這時,閣樓的門無聲的被人推開。

朱允熥幾乎是小跑著捧著一個冒著熱氣的青花碗,快步進來。

“皇爺爺,藥好了!”朱允熥把藥碗放在桌上,然後飛快的甩甩手,並放在嘴邊吹著。

老爺子看去,朱允熥的手指,被藥碗燙得有些發紅。

“哎,咱都說了,這些事奴婢們去做,你該忙啥忙啥去!”老爺子瞪眼道,“你現在監國呢!”說著,看朱允熥又孩子一樣,往手指上吹氣,心疼的說道,“可是燙著了?這麼大人了,還這麼毛躁,包一層毛巾不就不燙了!”

“太醫說了,這藥必須趁熱!”朱允熥拿起一個銀勺,緩緩的攪動濃稠的湯藥。

老爺子笑笑,“都和你說了,這等事奴婢們來伺候就好了!”

“這是您入口的東西,孫兒可不敢交給旁人!”朱允熥盛了一匙藥,笑道,“再說,有孫兒在,自然是孫兒伺候您。”說著,慢慢的對著滾燙的藥汁吹氣,“有些燙,孫兒給您吹涼點!”

看著這一幕,老爺子滿臉慈愛,滿心歡喜,妥帖。

生兒育女幾十年,為的啥?

養兒為防老說的不就是這?

古往今來那麼多帝王,管他們有啥赫赫武功,可誰有這等福氣!

“國事要緊呢!”老爺子柔聲道。

朱允熥吹著氣,笑道,“什麼國事也不如您要緊!”

“胡鬨,你現在是監國哩!”

“我先是您的孫子,纔是皇太孫!彆說奉旨監國,就算孫兒是玉皇大帝,您也是孫兒的祖父。當孫子的伺候祖父,是不是應該應分?”朱允熥笑著,把藥匙送上,“爺爺,張嘴,啊!”

“你哄小孩呢!”老爺子咧嘴大笑,然後張嘴喝下藥湯。

藥湯一進肚,頓時老臉皺成了橘子皮,撇嘴道,“咦,苦!”

“良藥苦口,太醫說喝了藥就好了!”朱允熥繼續喂著,“來,再喝!”

老爺子糾結的又喝了一口,不斷的擺手,“不行不行,太苦哩!,按最都是藥湯子味,弄得咱噁心!”

“皇爺爺,忍忍就好了。您老人家一輩子英雄,這點苦藥湯算的了什麼?”朱允熥笑著勸慰。

瞄了一眼那能有二斤的藥碗,老爺子皺眉道,“都喝了?”說著,搖搖頭,“差不多就行吧!大孫呀,大夫的話不能全信,他們說的邪乎,其實用不著喝這麼多!”

“咱的身體咱知道,小病小災一挺就過去嘍!”

老小孩老小孩,老人老了就是小孩。

“皇爺爺,您聽話!”朱允熥板著臉,坐在床頭,“您這可不是小病,您一輩子血裡火裡都過來了,還怕這藥湯子?”

被孫兒數落幾句,老爺子臉上掛不住,嘟囔的罵道,“他孃的,你管到咱的頭上了?”

雖如此說著,還是聽話的又喝了一口。

“哎呀,不行啦,苦膽都破了,太苦太苦!”老爺子在床上微微側身,擺手道,“咱啥都不怕,就怕苦!”

朱允熥苦笑搖頭,對殿外喊道,“寧兒,拿些琉球進的霜糖來!”

說著,又對老爺子道,“這藥呀,是您孫媳婦親手熬的。她在灶上忙了一個多時辰呢,你要是不喝,豈不是辜負了你孫媳婦的好心,大傢夥都在盼著您早早的好了!”

說到此處,朱允熥輕捏下老爺子的手,“皇爺爺,再有倆月又過年了,全家人都盼著您硬硬朗朗的,跟大夥過團圓年呢!”

一番話,老爺子心都化了。

低頭,“嗯!”

門口,趙寧兒捧著一個瓷罐子進來,跪在床邊,也用小湯匙,蒯了些霜糖出來。

孫子送藥,孫媳婦送糖,老爺子心裡跟火炕似的暖和。

“皇爺爺,張嘴!”朱允熥笑道。

“咦,苦!”

“嗯,這也太甜了!”

老爺子先一口藥,然後一口糖,吧唧著嘴,眉毛一跳一跳的,“這糖太甜了!這麼著,去給咱拿幾個蜜桔過來!”

“蜜桔不行!”朱允熥正色道,“那東西和這湯藥相剋,化解藥力!”

說著,再笑道,“皇爺爺,苦也好,甜也罷,人生不就是有苦有甜嗎?喝吧!”

“你小嘴吧吧的,道理都讓你說了!”老爺子罵著,低下頭一口口的喝了湯藥。

強忍著腹中的翻滾,老爺子抬起頭,就看見門口,郭惠妃靠著門框哭得淚如雨下。

“你嚎啥?老子還冇死呢!”老爺子怒道。

“姐夫!”郭惠妃忽然哭著喊了一句,然後快步進來,挨著老爺子坐下,並把老爺子的頭,放在自己的大腿上。

噌,朱允熥臉紅了,不敢看。

老爺子掙紮著,“你弄啥呢?小輩在這看呢!”雖是罵著,可似乎感覺很舒服,還主動的向上挪挪。

“都是自家人,誰笑話咱們!”郭惠妃抹著眼淚,“您可嚇死臣妾了!以後,您不許再病了!”

老爺子咧嘴,嘿嘿一笑,“小病小病!咱的身子你又不是不知道,鐵打的一樣!”

笑著,忽然笑不下去了。

大孫子,大孫媳婦都低著頭在那咧嘴樂。

“笑個屁!”老爺子怒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