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100章 奎

-

[]

“哇!哇!哇!”

坤寧宮中,滿是剛出生那小傢夥,嘹亮至極,震人耳膜的哭聲。

“這孩子咋這麼能哭?”朱允熥站在門口,伸長脖子往裡看,隨口問道。

初為人父,朱允熥心裡歡喜得恨不能大叫,扒著窗戶,一個勁兒的往裡看。可這時候宮裡都是厚厚的窗戶紙,看到的都是模糊的身影。儘管這樣,他還是樂此不疲。

誰知,話音剛落,砰地一下腦袋上捱了一個板栗,疼得朱允熥一縮脖兒。

老爺子站在邊上,瞪眼道,“你懂個甚?男娃哭聲越大,身子越結實!”說著,鬍子眉毛一起抖著,大笑道,“咱的重孫,將來定是個冇病冇災的好兒郎!”

朱允熥也跟著傻笑起來,“對,爺爺說的是,平安健康就好!平安長大,無病無災!”

可憐天下父母心,望子成龍那是孩子成長之後的事。剛降生的嬰兒,隻希望他能健康長大。尤其這個時代,一點點小病就能要了孩子的命。

這時,郭惠妃撩開門簾,疲憊卻滿是笑容的出來,給老爺子福安,笑道,“皇爺,恭喜您了,嫡重孫。大胖小子,六斤三兩!”

“呀,壯實!”老爺子鬍子又抖起來,大笑道,“怪不得這麼能折騰!”

朱允熥急問道,“惠妃娘娘,寧兒怎樣?”

“到底是少年夫妻,第一件事就問媳婦!”惠妃揶揄的笑笑,“放心吧,好著呢!就是身子有些虛,還見不得風!”說著,又捂嘴一笑,“是不是現在跟猴撓心似的,想見見媳婦和兒子,等著吧!等再調養幾天再讓你見!”

“嘿嘿!”朱允熥跟傻小子似的,咧嘴大樂。

他真想,真想進去抱抱自己的媳婦,然後摸摸自己兒子的小手。

“寧兒!”朱允熥興奮的站在窗子外大喊,“你是我家的大功臣!”

“嗬嗬!”

“孃的,傻小子!”

見他這樣,老爺子和惠妃娘娘都笑了起來。

隻是他們都不知道,朱允熥所說的我家,指的更是他前世之家。此刻他心中歡喜,可卻不知為何,又酸得不行。

“皇爺爺!”朱允熥回頭笑道,“您給孩子起個名兒吧!”

“對呀,皇爺您是祖爺爺了,這名呀非得您老給取不可!”惠妃也笑道。

“嗯!”

老爺子鄭重的點點頭,然後大手拽了兩下鬍子,臉上沉思之中,透出濃濃的糾結。

方纔還穩穩噹噹的老爺子,這會卻開始搓著手,在地上來回踱步,眉頭都皺在一起。

“有了!”老爺子眼睛一亮,開口道,“咱重孫的小名,就叫六斤!”說著,笑道,“生下來六斤,小名叫六斤,好上口還吉利!”

朱允熥也想了想,猶豫的開口道,“爺爺,您小閨女叫福兒,怎麼到了重孫這,叫六斤?這也太”

“你懂個球!”老爺子把臉一板,吹鬍子瞪眼道,“苦養男娃,嬌養閨女。男娃要取賤名,纔好養活!咱小時候還叫狗咱的重孫,也不能真取一個賤名字。六斤,既不張揚又吉利,多好!”

看老爺子要抽人一樣,朱允熥後退半步,笑道,“您說什麼就什麼!那,大名呢!”

老爺子再次糾結起來,大手不住的拽著鬍子,又開始踱步。他畢竟出身不高,雖然成年後也勤學苦讀。但畢竟是武人,不是文人。讀書認字都可,卻不擅長文縐縐的文字功夫。平日裡看奏摺等都要求官員務必簡潔,現在要起名了,真是有些字不夠用。

“皇爺爺!”朱允熥看出老爺子難處,小心的的開口道,“要不,叫翰林學士們”

“滾!”老爺子大罵一聲,伸手就要脫鞋,朱允熥嗖的一下退出好幾步。

老爺子罵道,“是人嗎你?說的是人話?咱這當老祖的不給孩兒取,讓外人取?哎,他孃的剛纔老子想到哪了?”

罵完,又憋著臉,想了半天。

“有了!”老爺子再次眼睛一亮,直接蹲在地上,手指頭沾了些口水,“過來,咱寫給你看!”

朱允熥也蹲在老爺子對麵,爺倆腦袋對腦袋。

“你看哈,你是允字輩,按照咱定的規矩,允文遵祖訓,欽武大君勝。咱重孫這一輩,是文字輩!”

允文遵祖訓,欽武大君勝,這是朱標嫡長子一係的排輩順序。從這句話的含義中,就不難看出老爺子對於嫡長子一係的偏愛,默認他們是帝國的合法繼承人。

“金木水火土,五行相生!”大概是手指上唾沫乾了,老爺子又沾了一下,開始在石板上寫道,“咱重孫的名兒,要有土字。”

說著,大手直接在石板上,重重的寫下一個大字,然後得意的笑道,“咋樣?”

“奎?”朱允熥一怔,心道,“朱文奎?這不是曆史上朱允炆兒子的名字嗎?那小子好像隻活到七歲,就不知所蹤了!這名不行,太不吉利!”

可是不吉利這話,他也不敢當老爺子說。

隻能委婉的說道,“皇爺爺,孫兒覺得這名”

“你看啊!”老爺子打斷他,得意的開始拆字解說起來,“生的是咱的嫡重孫,你的嫡長子。這奎字上有個大,就代表是你的大兒子,對不?”

朱允熥點點頭。

“你再看這奎字的下麵,是個圭字。咱雖冇啥墨水,可也知道圭乃是古玉珍寶。寓意,咱的嫡重孫,是咱朱家,是大明的大寶貝,咋樣!”老爺子顯然對這名字滿意至極,大笑著說道。

“那,以後要是有老二呢?”朱允熥下意識的問道。

“老二

直接叫文圭不就得了!”老爺子理所當然的說道,“文圭,文中古玉珍寶,他是次子也是咱大明的珍寶,這名多好呀?”

朱允熥眼睛眨眨,竟然難以反駁,開口道,“那,以後老三叫啥?”

老爺子臉一僵,語塞了。

朱允熥看看那個奎字,老大有個大,去掉大老二是圭,那老三?

當下,脫口而出,“老三叫朱文土?”

老爺子一怔,隨後暴跳如雷,脫鞋就掄,“你想氣死咱?”

郭惠妃趕緊攔住,抿嘴笑道,“姐夫,您可真是的。剛有了重孫,就不待見大孫了!”

“看著他就煩!”老爺子瞪眼道。

朱文奎就朱文奎吧,自己已是皇太孫,曆史絕不會重演,這名字也不會不吉利。

況且,這名字老爺子寄予厚望,單從字麵寓意上來說,確實是登堂入室的上上之選。

奎乃是首,圭乃是古時珍寶。六斤,又是皇明的嫡長重孫。

想到此處,朱允熥跪下,叩首道,“孫兒替六斤,謝過皇爺爺賜名!”

老爺子先是一笑,可隨即馬上苦臉,揹著手嘟囔著,“老三叫啥呢?”

朱允熥站起身,笑道,“皇爺爺,您最好把老四老五老六都想出來,往後孫兒的兒子多著呢!”

“哈!”老爺子展顏一笑,美滋滋的,“也對,也對!”

這時,院子中傳來鏗鏘甲冑之聲。

數十開國勳貴武臣,鄭重的下拜,“臣等恭賀陛下(殿下),大明後繼有人,江山永固!”

武人們嗓門震天,坤寧宮內六斤嘹亮的哭聲,頓時被壓了一頭。

不過馬上,裡麵的六斤不服輸的扯著嗓子,哭聲更高亢了。

“好,好,好!”老爺子連說三個好字,“今日你們也都辛苦了,回去歇著吧!記住,滿月時都進宮來喝酒來!都回去好好養養肚皮,到時候不喝躺下幾個,就不是好樣的!”

老爺子這副和藹的模樣,讓勳貴老臣中,一些人有些心神恍然。

此刻站在坤寧宮外笑語連連的老皇爺,仿若和當年,那個帶著他們南征北戰,寬容豁達的主公融合在一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