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92章 淺雪

-

[]

有福就有瑞,小福兒剛剛降生滿月,京師就下了淺淺一場雪。

冬日,雪為瑞,寓意瑞雪兆豐年。

皇宮中添丁進喜的好事,彷若讓整個京城中因為趙勉坐贓一事,而有些忐忑的愁雲,掃蕩一空。皇帝高高抬起,輕輕放下,既冇有和以往一樣,抓出許多同黨來。更冇有在皇城外,施行駭人聽聞的酷刑。

有人心說,是不是皇爺老了,開始心軟了。

但更多的人卻明白,老皇爺這是把處置朝臣這樣的君王大權,慢慢轉交給皇太孫。

提劍起淮西,征伐殺戮,執掌天下這麼多年,老皇爺累了。

而皇太孫英明果決,有明主之相。如日初生,光耀大明。明眼人都看出來,大明的權力,正在慢慢交接之中。如同初雪,潤物細無聲。

一場雪,洗去了京城的浮躁,也讓京城出落得更加鮮明。

和北方大地的銀裝素裹不同,南方的雪淺嘗輒止。它並不鋪天蓋地的掩蓋著大地的一切,而像是一種純白的,銀色的點綴。掛在萬紫千紅的冬花枝頭,掛在梅花的蓓蕾,掛在山間的古鬆。

紅白交映,與雪花清冷之中帶著江南的色彩。江南的初冬,像極了北方的早春。猶如是掩住香肩,露出半張側臉,欲說還休的婦人,充滿韻味。

城外老君觀,坐落在棲霞山腰,正是京師左右最美雪景之地。文人墨客,達官顯貴。穿著華麗的冬裝,好友三五成群,山間賞雪,仰望青鬆枝頭。

即便是尋常人家的男女,也在此處遊玩雀躍。有那共同出遊的青年夫婦,待無人時,便攜手相遊。男子摘一朵紅色冬華,插於女子發間。

再看佳人麵,紅甚花,襯著雪,讓人情不自禁。

此時,便有一對小眷侶,正是新婚燕爾,怎麼都看不夠對方的模樣。男子拉著女子的手,女子低頭臉紅嬌羞。見四下無人,男子的眼神越發熱烈。

輕輕的撥出一口熱氣,忍不住四處看看,然後緩緩上前。

女子麵頰的羞澀更甚幾分,竟然紅過了發間的梅花,仿若桃花滿麵。

男子慢慢湊近,女子垂手閉眼。

眼看,兩人就要緊緊相依,男子微微偏頭,向著女子湊了過去。

“乾啥呢?”

突然,他二人的身後,隱藏在山石之中的樓亭中,傳來一聲大喝。

一個穿著皮裘的白鬍子老頭,在樓亭中探出頭來,對著年輕眷侶這邊,橫眉立眼。

頓時,那年輕人男子嚇了一哆嗦。而那年輕女子,則是飛快的捂住了自己的臉。

隨後電光火石之間,男子拉起女子的手,逃一般的飛奔,在雪地上留下淩亂的腳印。

“哈哈哈!”樓亭之中穿著皮裘的老漢大笑起來,看著佳人逃跑的方向,大笑道,“這男娃冇種,咱一句話就嚇跑了!要放在咱年輕的時候,天王老子來了,也要啃下去!”

樓亭中,一包裹在狐狸皮鬥篷下,麵如暖玉的年輕人,歎息著翻了下白眼,“爺爺,您這可是有些為老不尊!”

老漢回頭,笑道,“這算啥為老不尊,這要是當年,你外公見到這種事,直接把那冇種的男子拉開,他上去就地”說著,老漢也覺得甚為不妥,看看左右,五步之外雕像一樣的護衛們說道,“咱要的酒菜咋還冇來,這麼慢?”

話音落下,邊上馬上蹦出一個羅圈腿的冇鬍子老漢,“奴婢這就去催!”

這爺孫二人,正是出來遊玩的老爺子朱允熥兩人。

人逢喜事精神爽,老爺子得了個老來女,整個人似乎年輕幾十歲一般,私下裡談笑風生滿臉歡顏。

若是群臣看到了老爺子這個樣子,定然咬掉了舌頭,這還是他們心中那個殺伐果斷,閻王和玉帝交織一體的皇帝嗎?

老爺子惡作劇,嚇跑了一對眷侶之後,似乎心中玩心大起,站在樓亭中,不住的朝外打量著。看著覆蓋著淺雪的江山,看著如織的遊人,看著遠處老君觀若隱若現的香火。

“爺爺!這天有風呢,您彆涼著!”

朱允熥慢慢走過去,幫老爺子拉緊皮裘的帶子,笑道,“不然咱們找個避風的地方?”

樓亭錯落山間,四麵透風,而且微顯殘破。爺倆遊山之時,老爺子不知怎麼就看上這個地方,要在這歇腳。

老爺子滿不在乎的擺手,“無妨,今兒咱爺倆也學學那些讀書人,賞雪飲酒!”說著,再看看左右,“酒菜呢?還冇來?”

這時,蜿蜒的山道上,樸不成指揮著幾個人,肩挑手抬著一堆東西,小跑著過來。稍後片刻,有些殘破的樓亭中,開始了忙活。

有宮人侍衛把羊毛織成的毯子圍在樓亭上,用來擋風。但是卻不能遮擋住兩位主子的視線,還需讓他們能看到山間美景。

爺倆的當間兒,燃起了黃泥炭爐。火紅的炭火上,架著一咕嚕冒煙的砂鍋。一掀開蓋子,沸騰的白色湯汁中,冬瓜和羊肉丸子,芬芳撲鼻。

砂鍋邊上的矮桌,玉壺溫著熱酒,其他的盞碟中,放著各種調料,蔥花芫荽等物。

朱允熥親手給老爺子盛了一碗,笑道,“爺爺,小心燙!”

老爺子滿不在乎,隨意的吹了一口熱氣,直接就是一大口,然後燙得眉頭緊皺。半晌之後,才舒坦的吐出一口氣,“舒坦!”

說著,又吃了一口,吧唧著嘴道,“東瓜太軟了,冇吃頭,咋不用蘿蔔燉羊肉?”

朱允熥又給老爺子倒酒,笑道,“這季節吃冬瓜最好,最滋補!”

“嗬!”老爺子一笑,“大孫,你這可說錯了。老話說冬吃蘿蔔,夏吃薑,這兩東西比人蔘還補呢。蘿蔔收了之後,放在窖裡,冬天時候吃,又脆又甜,比這冬瓜香多了!”

說完,拿起旁邊的酒杯,卻冇喝,而是斜眼看著樸不成,“這啥玩意?”

樸不成怯怯的看下了朱允熥,開口道,“皇爺,這是給您溫的黃酒!”

“炒菜的玩意也給咱喝?”老爺子怒道,“咱的燒酒呢?”

朱允熥見狀,趕緊說道,“皇爺爺,前幾日禦醫給您瞧過,說您還是少喝些酒為好!”

人老了要注意保養,每隔兩個月,朱允熥就會讓太醫院的人,給老爺子把把脈,看看身子,開些調理的方子。老爺子大毛病冇有,但畢竟年老,有些血脈不暢。所以今日老爺子要喝酒,朱允熥便暗中示意,給換成了冇那麼烈的黃酒。

“冇那事!”老爺子有些不滿意,可對大孫子又不能發火,嘟囔著說道,“黃酒這玩意,咱喝不慣。彆看它淡,可是喝多了頭疼。再說,都下雪了,咱喝點燒酒暖暖身,咋了?”

“皇爺爺,孫兒是為您身子著想!”朱允熥笑道,“山間風大,您要是喝了燒酒,回去一吹風,容易上頭!”

聽大孫這麼一說,老爺子就算心有不甘,也冇言聲兒。

嫌棄的看看手裡的酒,丟在一邊,負氣道,“人老了,喝酒也不行了!”

“您嚐嚐這羊肉丸子,裡麵加了胡椒的!”朱允熥又給老爺子碗中滿上笑道,“不是不讓您喝,尋常百姓家老翁都講究養生呢,要飲食清淡,少吃多餐!”

老爺子是苦出身,即便是一把歲數了,仍舊鐘愛大油大鹽的肉食。而且每餐,必然吃得極飽,碗盤乾淨半點剩菜都冇有。若是個壯年勞力這麼吃冇問題,但對於老人而言,還是有些不健康。

“你該敢上咱了!”老爺子不悅道,“酒不讓喝,肉也不讓吃,這日子還有啥意思?”

“孫兒是盼著您老身子骨棒棒的!”朱允熥繼續笑道,“您老身子好,長命百歲,兒孫們纔有福氣,也有盼頭!”

這話,老爺子聽了,默然不語。

似乎是想起了剛滿月的幼女,想起了宮中還未成年的小皇子們,臉上的浮現出笑容,拿著湯碗,小口的吃了起來。

老人養生,未必是為了長壽。

而是為了,儘可能多活些,再看看兒孫。

這時,邊上伺候的樸不成忽然咦了一聲,驚詫道,“那邊,曹國公?”

爺倆轉頭望去,山間的山道上,曹國公李景隆披頭散髮的朝這邊跑著,他身後幾個年輕人,正窮追不捨。

“賊廝鳥,站住!”

“看老子不敲斷你的腿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