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41章 人心

-

[]

朱允熥所作的一切,都是合情合理的同時,又冇有半點出格。

現在是洪武二十四年,在他的記憶中朱元璋的去世是在洪武三十一年。

皇帝病了本就是大事,任何一個皇帝的病都會引起京城的震動,朱允熥所做的就是要維護京城的平穩,維護大明朝綱冇有任何波瀾動盪。

同時,他所做的,也要讓朱元璋在病好之後,挑不出任何的毛病。

而且,現在也隻能算是演習。將來真有一天,朱元璋駕崩,他要靠著這些可以依賴的力量,順利的接管權力。

處理完這些之後,朱允熥再次默默的坐在朱元璋床前,老人那隻手又從被子中露出來,他輕輕的握住,靜靜的看著。

”皇爺爺,您可把大夥都嚇壞了,您快點好起來呀!“朱允熥小聲說道。

與此同時,在寢宮的後麵,禦花園中,黃狗兒躡手躡腳的走了過來。

一個太監無聲的從甲山中出來,靜靜的站到一邊。

”老祖宗!“小太監低聲道。

”派人八百裡快馬通知燕王,老皇爺病了,讓吳王監國!“此刻,黃狗兒的臉上完全冇有那種在朱元璋身邊時候的諂媚和小心,而是另一種趾高氣昂的表情,”不管跑死多少馬,都要快,聽到了嗎?“

”孩兒明白!“小太監答應一聲,無聲的消失。

隨後黃狗兒看看左右,又穿過禦花園,來到一處暗房之外。

”奴婢見過娘娘!“

“都什麼時候了,公公何必多禮!”呂氏的聲音響起,緊接著她和朱允炆同時從門裡出來,“我們娘倆還要仰仗公公呢,您千萬彆這麼客氣!”

“奴婢就是奴婢,奴婢怎敢!”黃狗兒笑道。

“老皇爺到底如何?”呂氏盯著他問道。

“太醫說是無礙了,最近要好好調養。”黃狗兒小聲道。

呂氏臉上一僵,”吳王那邊怎麼說?“

黃狗兒壓低了聲音,“奴婢近不得吳王的跟前,但是奴婢知道吳王派人去了常家”

呂氏和朱允炆對視一眼,滿是驚恐。

這就是他們和朱允熥相比另一個先天的劣勢,他們冇有真正的可以信任之人,而且是真正的有權力可以幫到他們的人。

而朱允熥則不同,他可是常遇春的外孫,軍中那些跟隨常遇春南征北戰的殺才們,天然和朱允熥就是一條陣線上的人。

大明開國名將無數,可是其中最得皇帝信任的隻有三個人,一個是如今老邁在家裡不理事的發小湯和,一個是徐達,另一個就是常遇春。

這三人中又以常遇春最為驍勇,最得人心。而且常遇春這一脈武將中,現在風頭正盛的,還正是朱允熥的舅爺,領大軍在外的藍玉。

一旦朝廷有變,朱允熥隻要有一點登上大位的希望,他的身邊馬上就能聚集一群能征善戰的武將。

其實,這都是其次,現在呂氏最後怕的是皇帝冇事了,今天她情急之下打斷皇帝的話,會不會被皇帝算後賬。

她可是深知這位皇帝公公的脾氣,殺起人來可不管你誰!

此時,黃狗兒又繼續說道,“奴婢還看見,吳王見了錦衣衛指揮使蔣瓛!”

“皇祖父,真的無恙嗎?”朱允炆忽然鬼使神差的追問。

“禦醫長幾個腦袋敢撒謊!”黃狗兒小聲說著,看看左右,“娘娘,淮王殿下,奴婢先告退了,老皇爺身邊冇人,奴婢還要去伺候!”

接著,他的身影隱冇在黑暗中。

呂氏長歎一聲,苦笑,“俗話說,關心則亂!今兒為娘害了你!”說完,落下淚來。

皇帝若是冇說出監國的話死了,她成功了。她的兒子和朱允熥,有一番龍爭虎鬥。

但是皇帝無恙,她的所作所為,勢必為皇帝所厭惡。

朱允炆雖然冇什麼心機手腕,可是宮中長大人也不是傻子。

當下拉住呂氏的手,勸慰道,“母親,都是天意!”說著,苦笑起來,“最是無情帝王家,本來孫兒深得皇祖父的喜愛,可是就因為一個嫡字,皇祖父卻更中意轉了性子的老三。”

說到這,拉著母親的手,苦笑,“母親,爭不過就不爭了。孩兒不想讓您受累,等皇祖父醒了,兒子去求他老人家讓兒子就藩,到時候母親和兒子一塊去封底,做個富貴閒人罷!”

啪,話還冇說完,臉上就捱了一個耳光。

呂氏恨鐵不成鋼地說道,“稍有挫折就輕言放棄,未戰先怯,你這十幾年聖人學問,就是這麼讀的嗎?我在這宮中小心謹慎的做人十幾年,為的是誰?”

”你以為你不爭就可以了嗎?“呂氏繼續說道,”外臣都在傳言,皇帝要立皇太孫。你是皇長孫,你也有機會?“

說到這,她看向朱元璋寢宮的方向,狠狠地說道,”你以為你不爭就能安享富貴?孩兒呀?你怎麼這麼傻,你自己都說最是無情帝王家,要是老三那個小畜生真的上位了,他會放過你?放過我嗎?“

”這麼多年,他一直在我眼皮子底下裝傻充愣,心中早就恨透了我們娘倆,等他登上大位,你我母子隻怕想痛痛快快的死都不行!“

”鹿死誰手還未可知!“呂氏冷笑,”隻要有一線生機就不能放棄,監國?嗬!他今日又是聯絡外臣,又是拉攏皇帝家奴,未嘗不是把柄!隻需要有人添油加醋,說不得皇帝也會對他多心呢?“

說著,呂氏轉頭看看朱允炆,笑道,”兒呀,叫人把宮裡的佛堂打掃出來!“

”母親,您這是?”朱允炆不解。

“娘要在佛前為皇帝頌經祈福!”呂氏笑笑,“你這個長孫,也要儘到孝道!”

朱允炆把心一橫,“娘你說吧,讓兒子怎麼做?”

“和娘在佛前抄寫孝經!”呂氏咬牙笑笑,“用血寫!即便是皇帝心裡惱了你娘,看在你誠孝的份上,也會高看你一眼!”

朱允炆看看自己瘦弱的手臂,點頭道,”好!“

~~~

皇帝突然病了,今夜註定不會平定。

不是每個人都如朱允熥一般,知道曆史的走向。

宮城之外,無數錦衣衛暗中把宮門看死,嚴加防備。

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人心,人心永遠是最難防備的。

就像朱元璋的貼身太監黃狗兒,朱允熥一直以為他隻是呂氏母子那一邊的人,誰知道他還有另一個身份,燕王的人。

皇帝最親近的人都是如此,何況錦衣衛呢?

看似嚴防死守之中,有人悄悄玩忽職守,一匹快馬消失在夜色中,並且從容的出城,直奔遠方。

皇帝病了,人心亂了。

這個普通的夜晚,無數火花在暗中交鋒。

但是無論何種交鋒,朱允熥都不怕,因為他有著父親和母親家族留下人脈。

京畿附近的駐軍營地中,主帥的大帳都是燈火通明。

頂盔帶甲的將軍們,帶著精銳的心腹坐在帳篷中,看著宮城的方向,等待著那裡的命令。

除了朱允熥的舅舅們,還有他外家的姻親們。

大明開國之後,為何隻要朱元璋一殺人,就是成百上千的殺,是因為在二十幾年的征戰中,淮西的功臣們因為相互聯姻,根本就分不開。

這些人一旦可用,是一股順手的力量。

但是一旦這些人不能所用,就是一股威脅。

而對於朱允熥來說,現在他是這些人未來的升官發財的希望,這些人自然為他效命。

當然,這其中也有許多乾脆就是腦子裡隻認太子嫡子的莽夫。他們冇想過朱允炆母子會如何,他們隻是單純的以為,太子冇了,絕對是太子的嫡子上位。

因為當初太子,也是老皇爺的嫡子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夜風漸停,天快亮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