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91章 生了

-

[]

頓時,劉三吾的後背,被冷汗濕透。

此刻,朱允熥緩緩轉身,看著花園中的湖泊,麵無表情。

“老臣”劉三吾穩定心神,沉吟著開口說道,“當日,陛下以皇儲之事,問詢老臣。”

“國不可一日無儲君,太子故去當另立賢能,老臣開始並未建議立淮王,而是說立皇孫!”

“嗯!”朱允熥點點頭,依舊看著水麵,“你繼續說!”

“陛下問詢,老臣自當直言,皇儲之位該立故太子之子!”劉三吾繼續慢慢說道,“一來是太子乃是皇明嫡長子,占有法統。二來是,諸皇子中,無人可為人君。”

“秦王性情乖張暴戾,缺少仁和。再者他正妃,乃出身蒙古貴胄,不可為大明之母!”

“晉王性不剛強,凡事缺少謀斷,而且上有兄長,更不能為儲!”

“燕王呢?”朱允熥忽然開口問道。

劉三吾看看他的背影,“這話當日陛下也問過,臣說燕王非嫡,非長,更是立儲無名。若陛下要立,他百年之後,諸王必然刀兵相向!”

朱允熥默默聽著,隨手拿起桌上點心盤中一塊點心,打水漂一樣甩進湖泊之中,帶起陣陣漣漪。

“所以,你跟皇爺爺說,立淮王?”

“當時陛下相問,老臣隻是建議!”

劉三吾心中忐忑,不知朱允熥為何會故事重提。

“立皇孫,淮王年長,聖母在太子妃故去之後扶為正妃,雖非真嫡,但子憑母貴,也算是嫡”

“要說嫡,孤纔是名正言順的嫡吧!”朱允熥笑道。

劉三吾頓時無語,半晌之後一咬牙,“隻是殿下那時,頗為頑劣,無明主之相。臣等在大學堂奉旨教書,皇子皇孫中,殿下的課業最讓人頭疼”

“放心,孤不是怪你,更不是翻後賬!”朱允熥轉身,露出一張笑臉,“孤小時候不爭氣,爛泥扶不上牆。”

“其實是老臣等有眼無珠,太子故去之後,殿下發奮圖強後來居上”

“孤若不圖強,隻怕連王爵都冇有!”朱允熥忽然冷笑。

頓時,劉三吾後麵的話趕緊咽回去,心中更加揣揣不安。

“一開始,你雖不看好孤。可為孤的老師之後,卻能儘心教導。”朱允熥繼續道,“後來,孤收斂了以前頑劣,你對孤比誰都上心,更總是在老爺子那,說孤的好話!”

“殿下天資聰慧,能教殿下,是老臣的福分!”劉三吾感慨道,“其實,殿下重回學堂讀書之後,老臣就知當日在陛下麵前,說錯了。殿下之才,遠勝淮王等。即便是故太子,也不能相比。”

“但一開始,你心中是偏向淮王幾分的!”

劉三吾大驚失色,趕緊道,“殿下,諸皇孫都是老臣教大。淮王其人,從小寬容溫和,聰敏好學,少年老成為人至孝。所以當時臣,纔有此一說!”

“但當臣與殿下接觸漸深,才發現自己是老眼昏花識人不明。殿下英才,性情弘毅”

“孤說了,不是怪你,隻是你我隨意說說家常!”朱允熥笑道,“你以前確實更看好淮王幾分,但孤知道上進之後,你一顆心都撲在孤的身上,說嘔心瀝血也不為過。”

“孤還記得,那次被皇爺爺打板子,你急得直跳腳,生怕孤被打出好歹來!”

說著,朱允熥看看劉三吾,“正是因為你的好,孤纔給給你體麵,纔在趙勉的事上,留了幾分餘地。”

“其實,不隻是趙勉,很多事上,孤都給你,還有你的門生們,留著臉麵呢!”

劉三吾心中一驚,更加惶恐。

麵對朱允熥,他竟然再無往日那些看待晚輩的心思,而是比麵對老皇爺,還要更鄭重幾分。

如今的皇太孫,喜怒不形於色,心思讓臣子們琢磨不定。對待臣下時,也與百戰立國的老皇爺不同。老皇爺有時候不講理,皇太孫雖然講理,但總是讓膽戰心驚,誠惶誠恐。

“孤已經大了!”

朱允熥掰碎一塊點心,緩緩灑落湖麵,頃刻間,漣漪之下,擠滿了吃食的魚兒。

“孤已經大到可以乾綱獨斷了!”朱允熥繼續說道,“不能再用以前的眼光看孤,有些事孤和你們考慮的不同,你們要理解孤。不能動不動,就梗著脖子硬頂!”

“就拿武學一事來說,你作為文臣的領袖,門生故吏遍天下。應該支援孤,不該反對。即便是反對,也要關起門來悄悄說!在小朝會上來那麼一出,孤多被動?而且,孤一番苦心,在某些人眼中,隻怕是一意孤行!”

劉三吾又趕緊跪下,急道,“殿下,今日方學士在殿上所奏,臣確實事先不知。而且臣方纔也在勸他,殿下已然成人,我等臣子,當體察殿下之心。”

手中點心撒完,朱允熥拍拍手,“對,你們要多理解孤,而是不想著怎麼影響孤!”說著,微微一笑,“你回去吧,回去好生安頓家裡的事,彆多心。以後孤,還有很多地方要借重你!”

劉三吾已是大汗淋漓,“臣告退!”

眼看他的身影走遠,朱允熥緩緩從袖子中抽出一封信。

“臣錦衣衛何廣義奏,淮安王府送於劉三吾處,十冊唐代孤本”

朱允熥掃了兩眼,隨手撕得粉碎,丟進湖中,慢慢與水融為一體。

“拙劣!”

嘴裡吐出兩個字,輕輕的蹲下,在水邊洗手。

“挑撥離間之計,用得真是拙劣!”

這時,另一東宮太監總管,樸無用毫無規矩可言的跑過來。

“殿下,生啦!”

“啊?”朱允熥一驚,差點掉水裡。

誰生了?趙寧兒?

不能呀!禦醫說那丫頭冇到日子呢!

“怎麼回事?”朱允熥問道。

樸無用喘平了氣,笑道,“奴婢給殿下道喜!”

“趕緊說!”朱允熥一腳踹過去,“到底誰生了!”

“皇爺身邊的張美人生了,是個公主!”樸無用笑道。

張美人,就是那位妙玉了。

“走,帶路,孤去看看!”朱允熥笑道,“皇爺爺去了嗎?”

宮中添丁,怎麼說都是好事。而且是老爺子的老來得子,不出意外,這可能就是老爺子最後一個孩子了。

朱允熥帶著宮人快步走向老爺子寢宮後殿,宮中女眷有著嚴格品級之分。但這張冇人造化好,一個最低等的冇人,竟然被賜住在老爺子寢宮之側。

他剛一進門,就見不遠處,老爺子也帶著人風風火火的朝這邊來。老爺子腳步極快,大步流星的後麵宮人都有些跟不上。

臉上也帶著期盼,帶著些欣喜,帶著些雀躍。

不過,一見朱允熥,老爺子腳步頓時慢了,臉上的表情也都收斂了,又變成往日那副模樣。

揹著手,不緊不慢的走著,對朱允熥問道,“小朝會完了?”

朱允熥行禮,笑道,“孫兒給皇爺爺道喜!”

老爺子麵上一窘,斜眼看看左右,“啊!那啥!啊這有啥喜的!”說著,一板臉,“等咱重孫生出來,那才叫大喜!”

看破不說破,老爺子心裡歡喜,但是嘴上硬著呢。

爺孫兩人繼續往裡走,冇幾步就到了張美人房外。

一到這,老爺子不免有些急切的伸長脖子,似乎在往裡探視。

“臣妾見過皇爺!”正好,郭惠妃笑著從裡麵出來,福禮笑道,“恭喜皇爺,母女平安!”

“平安就好!”老爺子故作穩重的點點頭,隨即又馬上蹙眉,“啥,母女平安?是個女娃?不是帶把兒的?”

“是個公主!”郭惠妃掩嘴笑道。

“是個女娃”老爺子嘟囔著,直男那種重男輕女的想法,直接掛在臉上。

“皇爺爺,閨女也好,閨女是爹的小棉襖!”朱允熥笑道,“您看,你這個歲數了,天賜您一個知冷知熱的小閨女,不比淘得讓人腦仁疼的小子好?”

“嗬嗬,是這麼個理兒!”老爺子展顏一笑,不過隨即瞪了朱允熥兩眼,“臭小子,敢跟咱耍貧嘴!抽你!”

古往今來,皇上老來得子不算少。可是皇上不但老來得子,還讓大孫子道喜的,卻冇幾個。這事,怎麼看都有些,為老不尊!

“大喜的日子,孫兒孟浪了!”朱允熥笑笑,又對惠妃問道,“可能看看?”

“不成!剛生下來冇一會兒,還見不得人呢!”郭惠妃笑道。

老爺子臉上有些失望,卻嘴硬得不得了,“不看就不看吧,冇啥!”

“哪能不看呢!”朱允熥笑道,“惠妃娘娘,您讓人掀開簾子,皇爺爺遠遠的看一眼!”

郭惠妃沉思片刻,再看看老爺子的表情,她跟他過了一輩子,如何不明白他的心。

於是,吩咐人拉開簾子,露出房裡的人來。

眼前,光有些暗淡,看不大清楚。

可是搖籃裡,一個皺巴巴的小孩,卻響亮的哭著。

“這哭聲!”朱允熥笑道,“定是身子好!”

老爺子也笑起來,眼睛定在搖籃上,嘴裡輕道,“真醜!”

此時的老爺子,就像是一個尋常老來得子的老翁,滿是柔情。哪裡還有些,百戰帝王的模樣。

朱允熥笑道,“皇爺爺,給起個名吧!”

老爺子想想,“女娃,起啥大名!”說著,又是仔細的想想,開口道,“叫福兒吧!希望她平安有福,順順噹噹的長大!”

忽然,朱允熥從老爺子臉上看到幾分落寞,幾分酸澀。

老爺子老了,老來得一幼女,滿腔英雄氣儘數化為柔情。

但是,他老了,他未必能看著最小的女兒,平安健康長大!

~~~

曆史上,朱元璋非常疼愛這個幼女。

朱元璋彌留之際,拉著這個小公主的手說,爹病了要走了。

小公主爬到朱元璋的懷裡,說女兒給父皇揉揉,揉揉病就走了。

也正是因為這份寵愛,小公主的生母得以免於殉葬。

趙寧兒生孩子你們急什麼,她懷的不是哪吒,是葫蘆娃!

快了快了,我馬上就讓她生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