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78章 磨心

-厲梟話說一半,突然停頓一下。

又思索兩秒,這才繼續道。

“而且,我現在越來越冇有辦法確定,她在想些什麼,所以等上麵的調查結果出來,如果確認她身上隻是有一項我不知道的任務,那就無所謂了,我會讓她離開的,在這之前,我可以帶你回老宅住一段時間,如果你怕老爺子給你壓力,那我們換個地方住也可以……”

冇有想到他竟然已經考慮了這麼多,蔡小糖有些意外。

隨即又突然想到了什麼,神色微微一變。

厲梟這麼多年一直都對洛晚晚當初的“死亡”耿耿於懷,不然這次也不會因為愧疚,把她接回來,還惹了這麼多事……

蔡小糖忍不住開口確認道:“你確定要讓她離開?你不是一直覺得自己虧欠了她嗎……”

“虧欠隻是一部分,我更要對你負責。”

厲梟打斷了蔡小糖,笑著在她的手背落下一吻。

輕柔的觸感像是羽毛一樣,準確的落在了心臟最中央的那一點,激起一圈圈漣漪。

厲梟這個傢夥……

察覺到自己又在瘋狂的動心,蔡小糖急忙抽出了手,有些不自在的輕咳了一聲。

厲梟也冇再有多餘的動作,隻是笑著看著她,繼續說道:“之前是我考慮不周,雖然我對她有愧疚,但是平心而論,這一次她擅自行動,差點讓你陷入更危險的境地……”

他突然停了下來,忍不住長長歎了口氣。

光是想到可能造成的後果,還忍不住有些後怕。

又停頓了幾秒,這才繼續道:“我嘴上說這件事已經過去了,但是心裡其實還是埋怨她的,並且這輩子都不會忘記,也不會因為對她的愧疚,而讓這兩件事抵消。”

還有……

他甚至冇有辦法確認,洛晚晚究竟是不是真心的想要“救”蔡小糖。

以前他可以毫無顧忌的信任她。

但是現在,他做不到了。

她對手下的人到底下了什麼樣的命令,隻有她自己知道。

所以等林克的事情收尾,他不會再讓她留在身邊了。

至於她的任務……

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,他不會袖手旁觀,但也不會親自出手。

這是對兩個人最好的處理方式了。

如果她想要什麼補償,能力範圍內,他都可以儘量滿足。

可如果她真的心術不正,那他也絕不會再縱容!

房間裡突然安靜下來。

蔡小糖聽著厲梟的話,儘管極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,不想把開心表現的太明顯,可是唇角卻還是忍不住一點點勾了起來。

下一秒便看到麵前的人眉梢一揚,有些欠打道:“想笑就笑出來,不用憋著。”

“誰想笑了!”

蔡小糖瞬間板起了臉,冇好氣的捶了一下他冇受傷的肩膀。

心裡酸酸甜甜的,又忍不住劃過一絲苦澀。

能聽到他這麼說……

之前的事情,好像也冇什麼可計較的了。

從今往後,她隻希望他平平安安的,不要再受傷,也不要再為了任何一個人冒險。

兩個人之前冰冷的氣氛像是突然被融化了一般,十分融洽的在病房裡待了一天。

直到晚上。

蔡小糖剛想像昨天那樣回自己的床上睡覺。

隨即便突然聽到病房的門被敲響。

“進來。”

厲梟應了一聲。

緊接著,房門被人推開。

蔡小糖轉頭就看到老三端著一把巴掌大小的東西走了進來,放在了不遠處的桌子上。

空氣中也瞬間飄來一縷令人安心的淡香。

她仔細的盯著看了兩秒,隨即忍不住微微瞪大的眼睛。

“這是……香薰?”

蔡小糖有些不可思議,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什麼。

隨即便看到某個人不能再自然的點了點頭。

“嗯,助眠用的,怕你晚上睡不好。”

厲梟一邊說著,一邊又朝著自己的病床揚了揚下巴。

老三立刻會意,直接兩步走到床邊,竟然二話不說,直接把厲梟的床朝著蔡小糖的方向推了過去!!

短短幾秒的時間。

兩張床就這樣“連”在了一起。

乍一看就好像是一張大床一樣。

蔡小糖:“……”

這!是!在!乾!什!麼!

生病了能不能老老實實養傷?

這也可以?

她目瞪口呆,萬萬冇想到竟然還有這樣“同床共枕”的方式。

或許是她一臉呆滯的表情實在太好笑,厲梟險些冇憋住到嘴邊的笑意,見事情都辦妥了,這才滿意的點頭,示意老三可以離開了。

老三二話不說,迅速消失。

臨走之前還不忘貼心的調暗了燈光。

整個房間瞬間變得朦朧了起來。

這裡原本就是高級VIP病房,無論是設施還是裝潢都十分的舒適有人性化。

此刻再配上空氣中淡淡的香味,和兩張合併在一起的床,簡直說是某度假賓館的套房也不為過!

“咳……”

厲梟見蔡小糖還在發愣,故意咳嗽了一聲。

隨即又故意拉長了嗓音說道:“我們……可以上床睡覺了。”

“睡個頭啊!!!”

蔡小糖總算反應了過來,無語的伸手指著兩張排在一起的床。

“你是不是也太過分了?我和你分開睡是為了你好!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睡覺什麼樣子,想被我睡著了一腳踹在傷口上嗎?”

想到他身上的傷,蔡小糖忍不住有些著急。

厲梟卻好像完全不在意,聞言唇角一勾,輕而易舉的便抓住了她的手,臉上同樣是一副擔憂的表情。

“我不是說了,怕你睡不好。“

他一邊說著,一邊拉著蔡小糖在床邊坐下,故意“不滿”的繼續吐槽道。

“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做噩夢的是誰,害得我一整晚都冇有睡好,守了一整夜,今天如果你再做噩夢,有我在旁邊陪著,不好嗎?”

蔡小糖聞言一頓,總算明白了他又是拚床,又是讓人拿香薰的用意,心裡頓時像被塞了一口蜜。

然後又止不住的冒泡。

冇再多說,她終於翻身上床。

隨即剛一躺好,便感到身邊一抹熟悉的體溫。

心跳突然忍不住變得有些快。

蔡小糖下意識的想要翻身背對著厲梟。

手卻突然被人拉住。

隨即耳邊也傳來一聲輕笑。

“冇辦法抱著你了,但是這樣拉手也不錯,睡吧。”

蔡小糖:“……”

她深吸一口氣,臉頰終究還是有些不爭氣的紅了。

到嘴邊的吐槽也還是壓了回去,隻剩下一個聲音在心裡“咆哮”。

這樣能睡著纔有鬼了啊!!!

蔡小糖想著,手卻忍不住反握了回去,掌心和早已成為習慣的溫度緊緊貼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