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78章 磨心

-

[]

黔國公沐春,是打小在軍中長大的武人,身材健碩,手長腳長,虎背熊腰。

他打仗殺人是把好手,可是乾起農人的把式來,朱允熥這個二把刀,看了都直咧嘴。

忒,不像樣。這哪是乾農活,整個一刨土呢!

撅著大腚,腰彎成了蝦米,手裡的鐮刀弄的跟流星錘似的,每次收割,帶著呼嘯的破空聲,彷彿那些麥子,是敵人的頭顱。看得人不免心驚肉跳,生怕他傷著自己。

眼前整整齊齊的麥田,被他三兩下弄得跟狗啃的似的,許多麥子根本不是被割下來的,而是沐春的鐵手直接拔蘿蔔似的拔出來的。

朱允熥回頭看看田邊的老爺子,偷偷的把沐春拔麥子帶起來的土坑踩嚴實,嘴裡說道,“嘖嘖,你這笨的磁實,七尺高的漢子,割麥子都割不好!”

“臣愚鈍,殿下恕罪!”沐春回頭,給了朱允熥一個憨厚的笑臉。

他看著憨厚,笑起來爽朗豪爽,又濃眉大眼的讓人心中舒坦。可朱允熥卻知道這位老爺子乾兒子的兒子,在雲南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鐵腕國公。

凡是不服大明管束,不給大明皇上上貢的外邦野人,抓著就殺,抓不著追著殺!

沐家,是故太子朱標的死黨,現在這份忠心,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朱允熥身上。

“這有什麼罪?”朱允熥又踩實幾個土坑,揹著手笑道,“你是上陣殺敵的大將,乾不好農活是應有之義。”說著,朱允熥開始指點起來,“背彆彎那麼厲害,挺直嘍,用腰勁兒。兩隻手慢點,一隻手劃拉麥子,另一邊鐮刀貼著地皮割,哎,對嘍!”

沐春在朱允熥二把刀的指導下,漸漸的也變得有模有樣了。

“孤看你了你在雲南的奏報,乾的不錯,對於那些不服大明管束的土司,是要給些厲害瞧瞧!皇爺爺許了你沐家,永鎮雲南,你就放手去乾,彆怕人彈劾你。”

“其實在孤心中,你和孤的自家人冇分彆。你父親在世的時候,孤還要叫聲伯父,我父親在的時候,也親口說過,你沐家除了不姓朱,其實跟朱家人冇差彆。”

聽朱允熥提起因病去世的父親,沐春趕緊停下手裡的活,肅然的俯首傾聽。

“你彆挺呀!繼續割!”朱允熥笑道,“田間地頭說話,不是朝堂奏對,彆那麼繃著!”

“臣,家父去世之前,特意囑咐臣和弟弟,不能忘了皇上的天恩,不能忘了故太子的厚愛!”沐春邊割麥子邊說道,“臣愚鈍之人,身居高位,生怕有負皇恩,隻能儘心任事。”

朱允熥微微一笑,“方纔孤說了,彆這麼小心翼翼的,都是自家人,你即便日後做錯了什麼,孤也隻有包容,冇有怪罪!”

溫言軟語,便是君恩!

在朱允熥心中,雲南邊疆,將來有很多事要沐春去做。

這時,朱允熥身後傳來些許腳步,回頭隻見一個膚色微黑,高瘦的文臣走到身後。

“臣,雲南左參政張紞叩見皇太孫殿下,臣奉旨割麥!”

朱渝通一笑,老爺子還是心疼自己,又派來一個割麥子的勞力。

“這不是多禮的地方,來了就乾活!”朱允熥笑道,“你在雲南做的不錯,吏部年年的考評都是優等。雲南漢胡雜居,山林眾多。你掌管民政,能把那些土司番人治理的服服帖帖的,必是有些能耐!”

“臣,隻不過做好份內之事而已,當不得殿下誇獎!”

張紞說著,順手把沐春割的麥子摞成堆兒。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冇有。一看,他就是個乾農活的好手,不是沐春那種樣子貨能比的。

“你也不必過謙,大明朝有功必賞。皇爺爺和孤,喜歡的就是你這種有才乾

的臣子!”朱允熥依舊揹著手,站在田埂上說道,“你在雲南組織百姓開墾了十幾萬畝的良田,又興教化,建城池,讓那些山裡番人在城池定居,夷漢風俗不同,本多爭端,你卻能讓他們相安無事。”

說著,朱允熥頓頓,又道,“如今大明剛剛得了高麗之地,要建行省設佈政司,孤第一個就想到你。高麗人雖沐中華福澤,但畢竟是化外之人,你去了那兒,不但要安撫好他們,更要管理好他們。”

朱允熥說了一大堆,張紞纔開口道,“殿下放心,臣去了高麗,高麗就是大明之土。天下蠻子都是一樣,治他們跟養兒子是一個道理,既要給飯吃,又要下手打。”

“棍棒之下出孝子,打幾次他們也就乖了!”

聞言,朱允熥暗中點頭。

能把雲南那邊捋順的官員,自然不是隻知道之乎者也的腐儒。這張紞,看著老實,還真有些人狠話不多的意思。

“殿下恕罪,臣替黔國公一會!”

忽然,張紞走到沐春身邊,一把抓著鐮刀,“咦,公爺!這點活讓你乾的,下官都冇臉看了,你冇吃飯,手上咋一點勁兒都冇有。下官那不成器的兒子,都比您割的快!”

說著,手上動作,刷刷幾下麥子應聲而倒,動作嫻熟乾脆,極具美感。

沐春臉上青筋乍現,卻不能發作,隻能嘴唇動了兩下。

朱允熥不懂唇語,可也看得出來,是你狗日地幾個字。

這兩人在雲南是老搭檔了,相交十餘年,明著是上下級,其實暗中早就如朋友兄弟一般。

此處又不是朝堂之上,他倆的舉動也算不得君前失儀。再說此時大明立國不過三十年,也冇那多小題大做,上綱上線的規矩。

不過,張紞這話說的,倒是有幾分罵人的意思。

朱允熥在邊上,一時冇忍住,笑出了聲兒。

他這一笑,沐春臉上更掛不住。一屁股把張紞拱開,奪回鐮刀,怒道,“一邊去!”

“下官這是在幫您,好好的田地,您這麼一弄,跟進了野豬似的!”張紞嘟囔一句,對朱允熥說道,“殿下,您看黔國公就知道用蠻力。”

說著,又肅然對朱允熥躬身,開口道,“殿下,雲南邊疆與彆地不同,民風彪悍,山民悍不畏死,常不服管束。一味殺之也不可取,臣去高麗之後,請殿下再為雲南,選一踏實淳樸之官。一來輔佐黔國公,二來安山民之心!”

朱允熥讚許的點頭,對張紞的觀感又好了幾分。

這人能在升官的同時,還想著雲南之地的民情,屬實難得。

“孤知道了!”朱允熥說道,“回頭,你寫一個條陳。把雲南的民政難點,要務都據實奏來!”

“臣遵旨!”

“放鬆些,不用這麼拘束!”朱允熥笑道,“你要割麥子?去田邊拿鐮刀就是!”

“殿下稍等!”

稍後片刻,張紞手拿兩把鐮刀過來。一把放在朱允熥腳下,另一把他自己拿著,走入麥田之中,乾起活來。

朱允熥臉上一僵,看看腳下的鐮刀。

“我讓你乾活,你給我拿把鐮刀什麼意思,讓我也乾?”

“我隻說讓你自己拿一把鐮刀,什麼時候讓你給我也拿了?”

想到這些,心中不免有些惱怒。

這張紞不單是人狠話不多,恐怕將來也是個又臭又硬的大臣。

他拿鐮刀給朱允熥的意思明擺著,天下就是田,臣子們辛勤勞作,身為君王,怎能不身體力行。

這時,田邊又傳來老爺子的呼喊。

“大孫,看啥呢,乾活呀!你們三人,恁磨蹭!咱年輕的時候,一頓飯的功夫,能收三壟地!”

朱允熥無奈,憤憤的掂量下鐮刀,加入割麥子的行列。

田邊上,老爺子看著這一幕,也笑了起來。

郭惠妃小心的幫老爺子倒上熱茶,小聲說道,“皇爺,這種粗活,何必讓殿下親自乾!”

“婦人少插嘴!”老爺子不悅的橫眉。

隨後,看著田裡,若有所思的說道,“咱當年,和大臣們說事,都是在田裡邊乾邊說。咱也知道乾活累,也想躲清閒。可隻要是心裡剛有享樂的念頭,一模著鋤頭鐮刀,就什麼都忘了。”

“這是磨心,磨練的是浮躁,心氣。啥時候大孫能真的踏踏實實的,不嫌這些小事累贅,纔算真的長成了。到時候咱,也該”

老爺子說這話時,並未避諱郭惠妃。

他說得輕鬆,甚至隱隱帶著些期許之意。

可是聽在惠妃娘孃的耳中,卻如遭雷擊驚駭欲絕,再看向田中朱允熥的眼神,已是和往日截然不同。

天下,早晚都是皇太孫的,早晚而已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