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68章 龍袍

-

[]

十數日之後,皇帝的賞賜,快馬送至北平燕藩之地。

南方秋日依舊炎炎,北地秋色卻帶寒,江南的百姓依舊單衣,賞天地美景。北方百姓卻已開始準備過冬,希望老天爺不要讓今年冬天太冷。

燕王府後堂,燕王朱棣坐在太師椅上,腳下放著兩口箱子,手裡拿著老爺子的親筆信。原本滿是英武豪氣的臉,此刻卻顯得有些枉然。

他身體微微前傾,死死的盯著一口箱子,手中的信有些顫抖,連帶著上麵的字,也跟著晃動起來。

那是老爺子給他的親筆信,信紙上,滿是老爺子那並不好看,卻橫豎撇捺之間,如刀鋒一樣的字跡。

“仗打得不錯,咱很高興,這些年你很長進,北麵有你在,大明無憂!”

“按理說打了勝仗該賞你,可你已經是親王了,再怎麼賞也隻是親王。”

“隻能在其他地方給你找補,多給你銀錢,用來賞賜軍士!”

“除此之外,還有咱穿過的舊五爪龍袍賞你一件,你當日進獻的寶刀也還你,拿著它,為國家好好的把守邊疆!”

“吾兒老四,莫誤了爹的期望!”

信上話語隻是寥寥,更冇有長篇大論,就是告訴你給了你什麼東西。可就是這麼一封信,讓朱棣有些魂不守舍起來。

準確的說,是信中,老爺子賞賜他那件,明黃色的龍袍。

忽然,坐在椅子上的朱棣深吸一口氣,揮手讓周圍的侍衛都遠遠下去。然後把信件隨手放在桌上,有些激動的緩緩蹲下,手放在了箱子的卡扣上。

哢嚓一聲脆響,箱子上黃銅的口子被打開。

朱棣那百戰之中,衝鋒陷陣的手臂竟然在瞬間有些晃動,他穩住心神突然用力。

“嘶!”

倒吸一口冷氣的同時,箱子中一件微微有些陳舊,但是代表著天子威儀的明黃袍服,赫然出現。

而那件袍服之上,那雙彷彿雄視天下的龍眼,恰好在這一刻和朱棣的雙眼相對,讓他心中一顫。

五爪團龍袍服他朱棣不稀罕,他稀罕的,是這份隻能屬於皇帝的明黃色。

伸手,慢慢的在袍服上撫摸,有些發硬的金線在手掌的碰觸下,格外清晰。當手掌,摸到龍頭之時,朱棣的眼神,頓時變得熱烈,敬畏,激動甚至貪婪起來。

呼啦一聲響!

明黃色的龍袍被朱棣直接拉出箱子,直接在麵前展開。

“燕王是要穿上嗎?”外麵,忽然響起一個聲音。

隨後,穿著黑色僧衣的道衍和尚姚廣孝,笑著進來。他現在雖然活著,但卻不能也不敢在人多的地方出現,隻能每日住在燕王的後院佛堂之中。

“父皇賞的,本王當然要穿!”朱棣眼中滿是熱切,朗聲道。

道衍和尚也不辯駁,慢慢走到方纔朱棣坐的地方,拿起朱棣放下的信,看了起來。

“本王和父皇的身量差不多,他老人家的衣服,本王穿著也必然合身!”朱棣舉著明黃色的龍袍,在旁激動的說道,“這麼多年了,父親總算給了我一些,我喜歡的東西!”

“不過是一件舊袍子,有什麼好稀奇!”道衍放下老爺子的親筆信,繼續笑道,“小僧聽說,皇太孫在朝堂上,要把整個遼東都司的兵馬都給您,卻被皇帝給拒了!”

“他就是不給,現在遼東之地,還不是以我為主?”朱棣笑著,眼神依舊冇挪開,放在龍袍上。

“畢竟,隻是名義上!”道衍撩開僧袍,隨意的坐下笑道,“若真如皇太孫所說所賞,遼東北地,您將再無掣肘!”

朱棣哼了一聲,放下龍袍,“那小子聰明得緊,朝堂上隻不過隨口說說罷了。就算父皇能答應,那些大臣們也不能答應。而且就算封賞的聖旨到了北平,本王也要推辭!”

燕藩在京師之中,早有眼線,朝堂上的言語,早就傳到了他的耳中。

道衍讚許的點頭,“王爺千歲,明白這些就好!”說著,看看那件龍袍,笑道,“還冇被衝昏了頭!”

朱棣正在欣賞手中龍袍的繡線,聞言皺眉道,“你這廝,有啥話就不能痛痛快快的說,非要賣關子?”

道衍收斂臉上的笑容,鄭重的看著燕王朱棣,逐字逐句開口說道,“若燕王您穿了這件龍袍,就是自取死路!”

“這是爹賞我的?”朱棣眼神如刀,鐵手緊緊的攥著袍服。

“賞您的冇錯,可不是賞給您穿的!”道衍又道,“您若是真把持不住穿上了,倒會傷了皇爺的心。”說著,一指老爺子親筆信的最後一行,“千歲您看,吾兒,莫誤了爹的期望!”

燕王朱棣,盯著道衍的臉,冷聲道,“這又怎地?”

“皇爺在這裡用了一個誤字,這個誤,也是自誤的誤!”道衍笑道。

“哼,你以為我朱家父子跟你們這些文人一樣,稀罕弄這些藏頭尾的事?那是咱爹,有話直說,我這當兒子的敢不從?”朱棣冷笑,“這次滅了高麗,我本就有功勞,賞”

“皇爺在勸你,莫自誤!”道衍打斷朱棣的話,“您還不懂嗎?這是在告誡您!更是在威脅您!”

“再者,您想想。如果要賞您明黃色的袍服,為何不賞賜新的,反而給您一件舊的?”

朱棣尋思片刻,開口道,“我和爹,父子連心”

道衍再次開口打斷朱棣,“非也非也!明黃龍袍代表天子,皇帝穿過的更錶帶皇帝本人。按您這麼說,老黃爺把他穿過的給您,豈不是說要把皇位也給您了嗎?”

朱棣頓時語塞,怔了下。這點,他還真的冇想到。老爺子,為何偏偏給他一件舊的。

至於什麼傳承之意,那絕無可能。即便是朱標當年,也冇穿過父皇的舊袍服。況且如今皇太孫已立,父皇更冇理由,賞他一件舊衣。

道衍的聲音再次響起,“王爺千歲,皇爺這件袍服,賞給您,是讓您供起來的,不是讓您穿的!”

“您再想想,為何給您一件老皇爺穿過的?老皇爺的意思,見袍如見父!”

不得不說,道衍的確是聰慧近乎於妖。

老爺子賞給朱棣龍袍的寓意,就在於此。見袍如見父,此龍袍供在燕王府中,代表父子相見。老爺子那人,一輩子都不會對他們這些成年兒子,說軟話。

但是,接下來,道衍馬上故意的曲解了老爺子的意思。

“這等於皇帝時刻都在王爺千歲您的頭上盯著,老皇爺在告訴您,老老實實的,千萬不能有非分之想,他隨時都在看著你,你敢有僭越之心,不臣之舉,馬上就能收拾你!”

“不可能!”朱棣攥著龍袍,恨聲道。

“若非如此,乾嘛不給您一件新的?若非如此,老爺子乾嘛要拒了皇太孫的封賞,不許王爺千歲您,獨占遼東北疆,掌兵馬二十萬?”道衍繼續說道,“抑或是,皇太孫在朝堂上所說的封賞之言,是和老皇爺演的一場戲。他們爺孫二人,一人裝著大公無私,一人扮作愛子心切”

“住嘴!”砰地一下,茶幾碎裂,朱棣的手掌發紅,站在那裡,渾身顫抖。

若真一切都是道衍所言,父皇對他,也太不公平了!太苛刻了!

“忠言逆耳,王爺不愛聽,也是人之常情!”道衍輕輕笑道,“滅高麗一戰,我燕藩兵馬之悍勇彪悍,皇太孫都看在眼裡。燕王您的謀略決斷,他也看在眼裡。”

“王爺,換而言之,若您是太孫,見到叔叔麾下如此虎狼之師,叔叔本人又是百戰之將,麾下更是猛將無數,會怎麼想?”

這便是,道衍最毒的地方,他能看準人心!!

“是啊,若我和那小孩換個位置,我會怎麼想?”朱棣心中暗道,“恐怕再蠢笨之人,都會心生防備吧!畢竟,自古以來,兵強馬壯的藩王,都是心頭大患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