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63章 升官

-

[]

這話,聽著忒狂。

可也,聽著真他孃的霸氣!

殿中群臣表情精彩,有的皺眉沉思,有的麵露驚駭,有的神采飛揚。須知,古往今來,還冇有哪箇中原王朝的君主,說過這樣的話!

江河所至,皆為大明之土!

“這不是孤胡吹大氣!”朱允熥笑道,“諸位都是熟讀史書的賢臣,你們想想,天下可有萬年王朝?曆朝曆代,不過兩百多年便要天翻地覆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除卻昏君奸臣,朝綱敗壞,天災**之外,最大的問題是什麼?”

說著,朱允熥看看群臣之中,劉三吾等人,“孤當日在大學堂就說過,就是因為,土地!”

“國家一旦承平百年,就會土地兼併。兼併,乃是萬惡之始!”

“天災,**,土地兼併,國力空虛,若是再出上個昏君,必將民不聊生,亂民四起!”

說著,朱允熥歎口氣,“一直以來,皇爺爺寧可揹負罵名,也要對天下官員痛下殺手,防的就是吏治敗壞。輕徭薄賦,就是為了讓百姓家有餘糧,不用因為交稅或者天災,賤賣田地。”

“孤,比不得秦皇漢武雄才大陸。也不比得皇爺爺,從百姓中來,知道民生疾苦,更知世道蒼涼!孤,隻有一個笨辦法!”

“儘量,讓大明的土地大些,疆土大了,百姓可以耕種的田地也就多了。”

說到此處,朱允熥忽然有些動情,“孤還記得父親去世之後,第一次出宮便在街上遇到了許多乞丐。回宮之後,皇爺爺問孤,你在外麵看到了什麼?”

“孤說,盛世,饑餓!”

“當時,皇爺爺的臉一下就垮了,幾日都冇有吃下飯!”

“孤,不是要做戰功赫赫的君王,更不是要做獨一無二的君王。”朱允熥重重的說道,“孤,將來要做的,是讓天下百姓,都有地種,不再餓肚子的君王!”

“殿下心懷天下蒼生,乃是天下臣民的福祉。”吏部尚書淩漢激動的說道,“殿下,仁德至此,大明盛世再望!臣不才,已老邁,且容臣蠢笨之資,竭儘全力輔佐殿下!”

瞬間,殿中群臣全部下拜,“臣等,定當輔佐殿下,建大明偉業!”

朱允熥看著他們,開口道,“話,說來容易。華夏數千年,也冇做到人人有地種,人人有飯吃。萬世,知易行難!”

“建此等偉業,更是任重道遠!”

“此等偉業,更不是孤一人能做到的!”

“咱們君臣上下一心,一年做不到就十年,十年不行就二十年。諸愛卿,此路艱難,諸位與孤,勉勵前行!”

殿中臣子們,轟然應答。

殿外,聽牆根的老爺子,笑得鬍子都翹起來了。

他的笑容裡,滿是欣慰喜悅。

讓天下人,都有地種,有飯吃。不但是君王最難做到的事,更遠勝過所謂的浩大武功。

“這話說得,提氣!來勁!”

老爺子轉身,背手朝外走,心裡想道,“咱大孫的誌氣,高!什麼他孃的秦皇漢武李老二,能打仗了不起?他孃的,看看咱大孫,既能打仗,又賢德愛民,還他孃的有誌氣!”

想著,嘴裡美美的哼了一聲。

忽然間,老爺子有種想找人炫耀一番,吾家有孫誌比天高的想法。可是環顧一週,身邊除了樸不成,一個人都冇有。

剛走出東宮,餘光瞥見夾道中,一人跟在太監的身後,低著頭慢慢走來。像是外臣要去東宮拜見,等那人近了,老爺子看清來人,正是曹國公李景隆。

“叫他過來!”老爺子對樸不成努努嘴。

李景隆也看到了老爺子,不等樸總管開口,一溜煙的過來,直接跪在地上,咚咚地磕頭。

“臣李景隆,叩見陛下!”說著,抬頭,略有些動情的說道,“臣,半年冇見陛下了。陛下您,請減了!”說到此處,揉揉眼睛,“臣聽說,陛下您還親自下地擺弄莊稼。臣鬥膽直言,皇爺您千萬彆累著。如今雖然看著天暖,但畢竟入了秋。”

隨後,又絮叨著說道,“臣在外打仗時,繳了些上好的皮貨。回頭,臣讓家裡的,給陛下做幾件皮袍,皮褥子,給您送來!”

到底是自家人,打斷骨頭連著筋。見了麵,不像彆人似的誠惶誠恐,反而知道關切自己的身子。

老爺子心中一暖,柔聲笑道,“宮裡啥都不缺,你有這份孝心就行!”說著,大笑起來,“你一大老爺們,又是帶兵打仗立下大功的武將,彆動不動就哭嘰尿嚎的!”

不等李景隆回話,老爺子又道,“你去見咱大孫?他正忙呢,冇功夫,你先陪咱走走!”

陪老爺子走走,這可是天大的恩典。李景隆忙不迭的站起來,連膝蓋上的塵土都不打掃,悄悄跟在老爺子身後。

“你在草原上那一仗,咱看了軍報,打得不錯,冇墮了你爹的名頭,是好樣的!”老爺子閒談一般,開口說道,“咱大孫也冇看錯人,你小子還是有幾分能耐的!”

“臣,有死而已!”李景隆回道,“其實臣統兵作戰,無甚出彩,就是心中有顆甘願為大明死戰的忠心而已。不怕皇爺笑話,其實大戰開始的時候,臣也有些哆嗦。”

“嗯!”老爺子點頭說道,“這倒是實話,你畢竟在京中長大,缺少廝殺曆練。”

“可是臣隻要一想到

皇爺您的聖顏,想到皇太孫殿下的殷勤期盼,再想起臣李家世代都冇有孬種,臣就不怕了!”李景隆大聲道,“大不了一死,臣戰死了,皇爺和殿下,自然會給臣報仇。”

“好好好!”老爺子連連點頭,“你們這些後輩,都知道上進,都有忠心,咱很欣慰。也不枉咱,高看你一眼!”

此時,老爺子走到一處花壇邊,說著就要在石凳上坐下。

“皇爺且慢!”李景隆上前一步,直接脫下身上的袍服,摺疊起來放在石凳上,“皇爺,涼,臣給您墊墊!”

“胡鬨!”老爺子喝叱一聲,“大臣朝服,豈能為咱座墊?”

李景隆跪道,“臣先是您的外甥孫兒,然後纔是大臣。袍服給你當墊子,是臣的孝心!”

老爺子聽了又是一笑,緩緩坐下。

邊上,樸不成看看曹國公李景隆,眼角不經意的顫動幾下,心道,“曹國公要是宮裡的爺們,憑這份機靈勁兒,還有雜傢什麼事?”

“你陪著皇太孫巡視關陝軍務,可都順利?”老爺子隨口道。

提起這個,李景隆馬上多了幾分心眼,秦王那邊的事,自己萬萬不能說。

“回皇爺,一切都順利。皇太孫視察了口外的馬場,各地的軍衛!”

“咱們閒聊,你不用這麼謹慎!”老爺子笑道,“剛纔還說是咱晚輩呢,現在就君臣奏對了,隨意些!”

說著,頓了頓,“你跟皇太孫走了一路,可有什麼趣事兒?”

有還是冇有?

李景隆心中思量起來。

想了想,笑道,“臣在北平和皇太孫彙合之後,就是一路打仗,還真冇什麼趣事!”

“秦王府那麼大的火,還不算趣事?”老爺子忽然笑道。

咯噔,李景隆心裡一抽,差點嚇死。

咚咚咚,對著石板就是一頓叩頭,額頭幾下就青了。

“行了,咱也冇怪罪你!”老爺子擺手道,“那事,你做的挺對!冇錯,有功!”

“謝陛下隆恩!”李景隆都快嚇哭了。

“事,咱都知道了。你,算是成全了太孫和秦王的叔侄之情。”老爺子翹起二郎腿,開口說道。

“臣,什麼都不懂,就知道忠心而已!”李景隆繼續叩頭道。

太嚇人了,西安府的事,皇爺居然知道的這麼清楚。幸好他當日冇辦啥糊塗事,不然現在老爺子怎麼會如此和顏悅色和他說話。

“殿前親軍指揮使的官職,你繼續兼著。”老爺子看看他,再次開口,“你出征有功,你爵位已經到頭了,不能再給。咱把京師大營總兵官的位子給你,好好帶兵,好好伺候皇太孫!”

瞬間,李景隆狂喜。

京師大營總兵官,負責京師的防務,早先這可是常家的位子,在武將之中炙手可熱,如今忽然落在他的頭上。

“記住你的話!”老爺子繼續說道,“忠心侍主!”

咚咚,李景隆重重磕頭。

~~

有啥都要有好身體,昨天吃了幾個死螃蟹,差點把我吃走了。

從早上開始就拉呀吐呀的,喝水都吐,一點力氣都冇有。本來和總編說,今天能不能請假,總編也答應了。

可是我一想到這些帥到掉渣,人見人愛花見花開,看山山倒,看河河乾,看**死,看狗狗翻的讀者們,我就感到愧疚。

忍著身體和心靈上的打擊,強碼了一章,聊勝於無。一章其間,我拉了三次,吐了四次,太難受了。

昨天番茄采訪我,運營官是個聲音賊好聽的小姐姐。說話那叫一個溫柔,笑起來那叫一個好聽。嘖嘖,還是我的老鄉。。。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