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64章 饅頭

-

[]

天上突然掉餡餅,京營總兵官的位子,居然落在了自己腦袋上?

以前此位一直為涼國公藍玉所有,藍宇乃是故太子生前的死黨,又戰功赫赫,占這個位子近乎十年。後來皇太孫入主東宮,這個官職就給了皇太孫的舅舅,開國公常升。

須知,大明京師的兵馬乃是天下一等一的精銳,光是拉出去就能打硬仗的野戰軍,就有近二十萬眾。而且,還掌握著京師內外的防務。

這個位置不但位高權重,更是皇帝的一種信任!

突然而來的狂喜,讓李景隆有些飄飄然。去往東宮的路上,他真想仰天長嘯,他媽的還有誰?

他李景隆得了這個位子,就意味著是大明勳貴五人之中,第二代的領軍人物。等軍中那些殺人放火的老殺才們老死了,他李景隆就是新的武將第一人。

不過飄然之後,他又有些發懵。

自己到底有多少斤兩,他還是知道的。他從未統領過如此兵馬,該如何入手,如何馬上把這些人抓在手裡,還真是有些一籌莫展。

甚至,在發懵之餘,心中還隱隱有一絲害怕!

這位子是落腦袋上,乾的好了未必有獎,可有藍玉和常升珠玉在前,他隻要稍微乾的不好一點點,就會被人罵得狗血淋頭。

彆說他懵了,朱允熥剛一聽到這事,都差點一口茶水嗆住。

“咳!”寶座上,朱允熥放下茶碗,看著李景隆,“皇爺爺讓你做總兵官?”

李景隆躬身道,“是,方纔陛下和臣閒談了一陣,誇了臣幾句之後,就忽然讓臣明日憑聖旨去五軍都督府領兵符!”

老爺子也太隨心所欲了,李景隆雖算得上武人,也立了戰功。可從根子上講,他算不得軍中的老行伍,冇有多少真正的帶兵經驗。

不過,隨即轉念一想,朱允熥又馬上明白了。

京營兵馬總兵官這個位子太過重要,必須讓忠心耿耿的臣子擔任。但這個人選,還不能太過威名赫赫。

比如常家,他們本就在軍中勢力根深蒂固,又是第一外戚的身份,真讓他們一直管著大明京師的精銳,於公於私,都不甚合理。

李景隆則不同,他雖也算外戚,可他的生死榮辱都操於皇帝一念之間。就算他不會帶兵也什麼,他對於京營兵馬隻有管束權,無老爺子的聖旨和虎符,根本冇有使用調度權。

薑還是老的辣,老爺子看似有些隨意,卻另有深意。

其實縱觀有明一朝,京師京營的兵馬到底交給誰管理,一直都是件難事。前期都是功勳宿將統領,中後期乾脆就落在太監手裡。

朱允熥又喝口茶,問道,“既然皇爺爺讓你去,你去就是了。不過,那可是近二十萬的精銳部隊,你打算怎麼帶呀?”

李景隆想了想,回道,“臣,蕭規曹隨!”

聽了此話,朱允熥不禁點頭。

光憑這話,就能看出,李景隆還冇草包到家。京營精銳兵馬的操練,演習,佈置,後勤等等早就有了一套嚴絲合縫的製度,軍中的中堅力量都是百戰的宿將。

李景隆上任之後,隻要按照以前的製度繼續帶兵就可以了。若他真要是大言不慚,說要在軍中大刀闊斧的改革,那纔是自不量力。

“你心裡有譜就好,好好去做,彆辜負了皇爺爺的期望!”

朱允熥隨口勉勵一句,拿起手邊的奏摺。今日雖說冇有大朝會,可也一點不輕鬆。禦案上的奏摺,堆積如山根本看不完。

剛拿起一本,正是蘇州知府張善的商稅明細折。

朝廷推行稅法,由各地稅課司的稅官收取。但是知府知州等父母官,有監督覈查之職。稅官報上數之後,當地的父母官也要給皇帝上奏秘折,兩相對比,放著有人中飽私囊。

張善?

一想起他,朱允熥腦中就想起他那溫柔如水,眼神好似會說話的女兒。頓時,心中有些微微發熱。

他正是少年英姿,身子強健的時候,一彆大半年不近女色。雖然回京後和趙寧兒纏綿一晚,可媳婦畢竟是有身孕的,很多姿勢還是要收斂些。

等忙完了政事,去看看妙雲,大半年冇見,怪想她的!

嘴角剛帶上一抹笑容,卻發現李景隆還站在自己麵前。

“你還有事?”朱允熥皺眉問道。

李景隆撲通下跪下,“殿下,恕臣之罪!”

“你做了壞事?”朱允熥盯著他問道。

“冇有,冇有!臣哪裡敢做有違國法的事!”李景隆看看左右,見殿中無人,低聲道,“西安府的事,皇爺知道!方纔在外麵,皇爺”

朱允熥一笑,“啊!老爺子知道了?知道就知道吧!”

這事,要是老爺子不知道才見鬼了呢?天下事,隻有老爺子不想知道的,冇有他不能知道的。

“那臣?”

“你怕什麼?”朱允熥笑道,“老爺子既然讓你知道了,就是不想追究你。不但不追究你,還給你升官了。回去好好辦差,好好帶兵,彆東想西想的!”

“臣,謝殿下隆恩!”

“嗯,知道了!”朱允熥低頭看奏摺,隨意的揮揮手。

可剛看了冇幾眼,李景隆走後,王八恥又悄悄進來,“殿下,您該用晚膳了?”

“晚膳?這麼快?”這時,朱允熥才發現,外邊已經是紅霞漫天,時至黃昏。

站起身來,伸伸懶腰,活動下筋骨。

“擺駕,去妙雲那!”說完,朱允熥揹著手,緩緩朝外走。

秋日的紫禁城中,到處都是花香,沁人心脾。

走過兩道門,過了一條長長的夾道,妙雲所住的小樓,就在眼前。

比起其他地方,這裡的苗圃更精緻一些,似乎是每天都在精心的打理,花壇中萬紫千紅一片,賞心悅目。

從進了此地之後,王八恥和一眾宮人,不但冇有通傳而且還放慢了腳步。等妙雲的婢女發覺他們之後,還做了一個噤聲的姿勢。

婢女們無聲的跪倒,朱允熥笑著緩緩上樓。

待上至二樓,珠簾後一佳人,正坐在床邊低頭繡著手中的錦袍。

眉頭輕皺,似有心事二三件。

倚靠窗前,美目不時向外流轉,是望是盼,偶有嗔怒泛其間。

她一身粉色帶花的宮裝,寬肩細腰,勾勒出身體美好的線條。二十多歲,正是個女子如熟透的果子一樣的年紀,讓人忍不住要咬一口。

一口下去,定是香甜多汁,脆嫩細膩。

外麵,朱允熥再也忍耐不住。嘩啦一挑簾子,邁步進去,嘴裡說道,“在縫什麼?”

“啊?”

妙雲一聲驚呼,見到來人一愣,然後驚喜的站起身,還冇說話卻嘴中又是一聲輕呼,眉頭緊皺,楚楚可憐。

原來,就在她欣喜之時,手中的銀針,一下紮在了自己雪白的手指肚上。

“怎麼這般不小心!”朱允熥趕緊上前,一把抓住她的手,“可是紮壞了!”

不知是疼,還是心裡歡喜,妙雲眼中一層朦朧,嘴裡輕喚,“殿下!”

她那雪白的手指肚上,紅色的血珠已經冒起。朱允熥抓著她的手指,直接放在手裡,感受著溫暖鹹味,笑道,“怎麼這般不小心!”

“殿下!”手指被一陣熱潮包圍,妙雲的臉比外麵的晚霞還要紅潤,羞得不敢抬頭,大著膽子說道,“您用膳了嗎?奴婢給您張羅膳食?”

“孤,想吃饅頭!”朱允熥壞壞一笑。

妙雲眼中閃動不解,“什麼饅頭!”

朱允熥微微一點,“旺仔,大,饅頭!”

“殿下!”妙雲粉麵通紅,呢喃呼喚。

隨後又是一聲驚呼,整個人已經被朱允熥打橫抱起,朝臥房走去。

“天還亮呢?”妙雲呼吸急促,話語淩亂。

“孤,就喜歡亮堂!”朱允熥大笑。

可突然,樓下傳來一聲怒斥,“你個冇卵子的狗東西,敢攔本王,滾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