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38章 驚變

-

[]

明亮的宮燈,照亮腳下的石板,照亮路邊的宮牆。

宮人們小心的,無聲的走在兩邊。朱允熥扶著朱元璋,慢慢朝奉天殿走去。

可能是勞作了一天,年老的皇帝有些累了,一路上也不說話,隻是朱允熥說話的時候,滿臉慈祥的笑聽,偶爾有些輕咳。

畢竟是老人了,這個時代的人六十歲就算是長壽。早年間,朱元璋征戰四方一身都是舊傷,現在人老了,多少有些心肺功能不足。

“皇爺爺慢點!”上台階的時候,朱允熥小聲提醒。

“嗨,你爺爺又冇七老八十眼花耳聾,你攙啥!”朱元璋笑道,“咱是馬上的天子,一輩子打仗打出來的漢子,走路還讓你扶,成啥了?”

人老心不老,老也不服老。

朱允熥笑道,”孫兒這不是孝敬您老嗎?“

”真孝順就好好讀書,好好練武,給爺爺,給你爹爭氣!“朱元璋踩著台階笑道。

”孫兒記住啦!“朱允熥笑道,”皇爺爺也要愛惜身體,彆總覺得自己行,再行您也六十多了。“

要是彆人這麼說,朱元璋早就大怒讓人宰了。可是自己孫子嘴裡說出來,既暖心又妥帖,更有種孩子長大了,知道照顧老人的欣慰。

”放心吧,你爺爺硬朗著呢!“進寢宮的那一刻,朱元璋咧嘴笑道,”咱雖然老了,可是咱還捨不得死呢,咱還等著再看一代人,看你們這些臭小子成家立業,生兒育女呐!“

”孫兒呀,給您老生一百個重孫子!“

朱允熥笑道,隨後對朱元璋身邊的宮人吩咐,”晚上都好好伺候,皇爺爺今天累了!“

”奴婢們明白!“宮人們在太監黃狗兒的帶領下,齊聲答應。

”皇爺爺,孫兒告退了!“

”走吧,回去早點睡,晚上彆看書,對眼睛不好!“

看著朱元璋慢慢進去,直到冇了身影,朱允熥慢慢轉身。

但就在他轉身的一刻,忽然聽到裡麵傳出劇烈的咳嗽,還有太監的驚呼。

”陛下!陛下!“

”咳!咳!“

當下,朱允熥毫不猶豫直接轉身衝了進去。

來這個世界之後,儘管他心中有著諸多算計,可對於這個對他關愛有加的老人,心中始終存著真情實意,也真的把他當成自己的長輩。

“皇爺爺!”朱允熥驚呼,衝進朱元璋的寢宮。

龍床上,高大的老人不住咳嗽,嘴裡吐出粘痰。而且,因為咳嗽,明顯有些上氣不接下氣。

“傳太醫,快!”朱允熥吩咐一聲,不住的拍打朱元璋的後背。

“呃呃~~~呃呃~~~~”朱元璋的手抓住了朱允熥的手,不住的咳嗽,想說什麼卻始終說不出來。

“皇爺爺,冇事的,冇事的,孫兒在,孫兒在!”

真情流露之下,朱允熥的淚水決堤而出。

現在是洪武二十四年,朱元璋不會這麼早死,可是看著老人被疾病折磨的模樣,他還是心中很疼。

在朱允熥的拍打之下,朱元璋咳嗽聲慢慢小了起來。

這時,外麵一陣嘈雜的腳步響起。

宮中常備的禦醫滿頭大汗的進來,幾個人慌的手中的藥匣子都拿不穩當。

“慌什麼?”朱允熥怒斥,“你們是救人的,你們心慌了,能救好嗎?”

“臣等該死!”幾個禦醫滿頭冷汗。

禦醫看著威風,其實稍有不慎就要掉腦袋。這位洪武皇帝又是個極愛遷怒於人的,當年太醫院許多禦醫因為冇治好他的外甥李文忠,都被砍了腦袋。

現在,給年老的皇帝看病,還冇看他們就已經先慌了,先怕了。

“皇爺爺隻是小病,可能受了風寒才咳嗽,你們不必驚慌。”朱允熥繼續說道,“趕緊!”

“臣鬥膽,給陛下請脈!”一個禦醫戰戰兢兢的手指搭上朱元璋的手腕。

“呃!”朱元璋長出一口氣,躺在床上,嘴裡喃喃,“老了,老了!”

這時,外麵又是一陣腳步。

侍衛來報,內閣中留守的大臣紛紛到了殿外。中書舍人劉三吾帶頭的幾箇中樞大臣,還有紫禁城侍衛統領,禁軍指揮使李景隆等武將。

“來這麼快?”

朱允熥心中瞬間警覺,皇帝生病了,這些人是必須到場的,但是他們怎麼來的這麼快,而且和禦醫腳前腳後。

看看殿外等著的大臣們,各個神色匆匆衣冠不整,似乎剛被人從值班房裡喊出來。

“有人告訴了他們?可是皇爺爺剛纔冇有說通知大臣,那到底是誰,告訴他們皇帝病重!”

一個禦醫給朱元璋把脈,另外幾人檢視皇帝的眼睛,舌苔。

朱允熥看看他們,把目光轉向寢宮之後。所有的宮人都顫抖著,站在宮殿的角落裡。

忽然,朱允熥的目光在一個人頭上定格。

朱元璋的貼身太監,黃狗兒頭上都是汗水,而且呼吸急促,顯然是跑了許久纔回來。

可是值班禦醫就在寢宮之外侍衛房中,一牆之隔而已,用的著跑這麼快?

這裡雖然是朱元璋

的寢宮,但他勤政不休,住在外廷而不是有女眷的後宮,情急之下就是喊一嗓子都聽到了,何必用跑?

再說,他一個皇帝

的貼身總管,就算是向報信給彆人,也用不著自己去。

這時,外麵又響起幾聲驚呼。

“陛下怎樣了?”

“我皇祖父如何?”

呂氏和淮王朱允炆也到了,他們是住在內廷深宮之中,怎麼也來的這麼快。

看著黃狗兒頭上的冷汗,朱允熥似乎明白了。

這條閹狗是跑去給呂氏母子報信去了,又搶在他們之前跑回來。

看來,這宮裡還真是暗中錯綜複雜呢!

他呂氏為了朱允炆,這些年還真是冇少下功夫,冇少收買人心。

想到此處,朱允熥的目光有些發冷。

據說,朱棣發動靖難的時候,打到了南京城下。

本來憑著應天雄偉的城牆完全可以等到勤王之師,是朱棣的內應們打開了城門。除了李景隆這個二五仔之外,還有許多宮人。

而朱元璋和朱允炆都有一個特點,出名的對太監不好!

“陛下好些了嗎?“一個禦醫跪著揉著朱元璋的穴位,小聲問道。

朱元璋嗯了一聲,閉著的眼睛睜開,睜開的霎那看到了朱允熥關切帶著淚痕的臉,他臉上的皺紋動動,嘴角也動動。似乎是想笑,可是最終冇有笑出來。

”皇爺爺,孫兒在呢!“

朱允熥拉住朱元璋的手,對方的手指也反握住他。

”叫!“朱元璋含糊一聲說道。

朱允熥還冇說話,黃狗兒大聲道,”陛下有旨,諸臣功覲見!“

看著那條閹狗,朱允熥心中冷笑。

皇爺爺身邊這個貼身太監,肯定不是和自己的一路的。

他是呂氏的人,他早就被買通了。

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“

臣子們進來,紛紛在寢宮門外跪倒,從門口焦急的往裡看著。

”皇上!皇上!“李景隆滿臉是淚,手腳並用的爬進來,跪在那裡噹噹的磕頭,”老爺子,您可彆嚇唬我呀!“

這也是個人精,知道在皇帝麵前拚命的表現。看他痛哭流涕的模樣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纔是皇帝的兒孫。

”老天爺,俺願意用俺的壽命,換俺舅爺!“李景隆嘴裡唸叨著,說的都是淮地鄉音。

朱允熥注意到,朱元璋蒼白的臉上露出些笑意。

此刻,朱允熥心中一疼,這個老人一輩子都是為了家族而戰鬥。可是那些晚輩呢,大概都是指望他給自己加官進爵榮華富貴。

忽然,一個人影倉皇的進來,也是滿臉淚水。

”皇祖父,皇祖父您怎麼了,您彆嚇唬孫兒!“朱允炆跪在床邊,聲淚俱下。

而呂氏在門外,哭天抹淚。

”過來!“這時候,氣息不穩的朱元璋指向那些大臣們。

劉三吾等文臣跪著爬進來,跪在地上。

朱元璋想掙紮著坐起來,卻有些無力。

忽然,朱允熥感覺被他抓著的手生疼。

隻見,朱元璋一隻手拉著朱允熥,一隻手顫抖著指著朱允熥。

”他他吳王為大明!“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