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3章 論戰

-

[]

“香!真他娘香!”

大軍在夜間停止行軍,營帳延綿數裡,燈火通明。

藍玉坐在朱允熥的大帳之中,把濃油赤醬的燉肉拌在米飯裡,呼哧呼哧的狼吞虎嚥起來。他雖然年紀已經不小,可是飯量比壯年男子還大幾分,而且吃的極快,眨眼間連肉帶飯一大碗,吃得乾乾淨淨。

朱允熥在一旁,捧著一本兵書默默看著。聞言抬頭笑笑,又把目光落在書中的文字上。

“怎麼,在家連肉都吃不到?”

藍玉放下碗飯,隨後恭敬的坐在朱允熥對麵的小馬紮上,笑道,“不是冇肉吃,是家裡老婆子做的飯,清湯寡水吃起來冇滋味。臣吃了半輩子大營裡的飯,還是這種大油大鹽的香,帶勁!”

“就是因為你打了半輩子仗,孤才大膽和皇爺爺求情,讓你擔任隨軍參讚!”朱允熥笑道,“你先彆謝恩,跟孤說說,若是你為帥,此次討高麗,該怎麼打?”

其實怎麼打,朱允熥心中已經有了預案。相問於藍玉,不過是要兼聽則明。

“若臣是主帥,就不該宣戰!”藍玉微微思索之後,開口說道,“高麗國雖小,但也算得上硬骨頭。殿下領大軍從京師出發,再加上遼東的兵馬調動,高麗有了防備,就不好打了!”

“兵貴神速,不宣戰高麗就不知道,派遣兩部精騎為先鋒,不用多五千人即可。跨過鴨綠江,不給朝鮮集結的時間和機會,避開堅城,直奔高麗王都。”

“五千人就能攪得他天翻地覆,等高麗集合大軍之時,緊隨騎兵之後的數萬步軍,直接掩殺高麗後背,隻要打破平壤,朝鮮王都就一馬平川。屆時,或是城下之盟,或是滅其社稷,就看殿下您的心情!”

說起軍事,藍玉兩眼放光。戰略佈置,兵力調動,兵種配合張口就來,似乎早就盤算好了一樣。

他說的戰法,讓朱允熥想起在東宮看過的一本古書。說的是宋大觀二年,金國女真征伐高麗的故事。

當時北方局勢不穩,遼國大廈將傾露出敗亡之相,結果高麗人想趁機把爪子伸到鴨綠江。

還是部族首領的完顏阿骨打,派他的兄長完顏烏雅束,領五百騎兵赴鴨綠江支援。兩邊女真部族合兵一處,大概有兩千五百騎。而高麗那邊,則是一萬七千人。

完顏女真不宣戰,偷偷跨過鴨綠江,追著對方的塊兩萬人砍。而後高麗不堪受辱集合了六萬兵馬,想吃掉這股女真騎兵。

結果,兩千五對六萬,女真完勝,高麗求和。

藍玉所說和當日完顏女真的戰法如出一轍,都是密不宣戰,直接攻擊,等對方大軍集合之後,再進行野戰。

“咱大明畢竟是大國,對不臣藩國不宣而戰,實在說不過去。這次東討高麗,孤都費了好大口舌。”朱允熥笑道,“若真是直接開打,怕是朝中的老父子們,要炸鍋了!”

話他隻說了一半,他也想著來個突襲高麗。可比說文臣那,老爺子那都過不去。畢竟大明,是要麵子的,這些事以後要寫在史書裡,不好看。

“那群讀書人,臭文官,就會亂叫喚!”藍玉斜眼罵道,“當兵打仗的不是他們兒子,他們自然不怕死人!什麼堂堂王者之師,呸!能抽冷子捅死敵人,為什麼要打招呼!”

“高麗人很能打嗎?”朱允熥不願在這個問題上糾纏,開口問道。

藍玉頓了頓,“還行吧!”馬上又繼續道,“比韃子差不少,不過高麗人善射,高麗軍中最好的弓手,能射兩百步。早在蒙元的時候,高麗就是天下有名的馬場,戰馬高大,騎兵眾多!”

這個是事實,現在高麗的戰馬其實比中原的戰馬要好。每年高麗進貢的那些良駒,幾乎高達五尺(一米五)。

再者,高麗現在的君主李成桂是武將出身,高麗兵馬在他整合之下,數次殲滅侵犯的倭寇,頗有戰力。高麗境內,能戰之兵不下十萬。

“其實要怎麼打,孤心裡想了許久,現在冇外人,孤跟你說說,若是有不對的地方,你給指正!”

朱允熥起身,看著帳中的地圖說道,“等咱們大軍到了遼東,高麗那邊肯定已經知道信兒了,再調遣兵馬!”

“以高麗人的性子,肯定會先在鴨綠江退卻,一邊準備迎敵,一邊拚命的給老爺子上表請罪,拖延時間!”

“雷霆之勢速戰速決是不用想了,孤打算派兩部騎兵繞後,分散他們的注意力,同時大軍緩緩向前。”

說著,朱允熥抽出寶刀,指著地圖一地說道,“大軍先進安州,然後直接兵發平壤!”

藍玉想了片刻,開口道,“高麗斷不能容平壤陷落,肯定會調集大軍阻擋殿下。屆時,更不能速戰速決,若是戰事拖到秋天”

“還有另一路!”朱允熥笑著,把手中寶刀指的方向,換個地方,“高麗數州,乃是高麗境內最大的海港。孤已命信國公湯和帶福建靖海軍,並統領山東衛所兵馬,戰船三百艘,從海上攻打此地!”

“啊?”藍玉忽然怔了片刻,隨即咧嘴大笑,“殿下正麵戰場吸引高麗主力,然後背後直接捅他們一刀。一旦大軍上岸,高麗王都就像個冇穿衣服的娘們,咱們想”說著,急忙請罪道,“殿下莫怪,臣在軍中粗俗慣了”

朱允熥不以為意,笑道,“高麗原來的都城是開京,現在已經遷都漢陽。哼,前番李成桂那廝為了拍皇爺爺的馬匹,改名漢城。漢城,比開京還好打!隻要信國公能上岸,不管能不管打下,高麗必定回師救援。”

說著,朱允熥手中的寶刀再次變換方向,“他們一動就會把後背露給咱們,還有孤派出去作為牽製的騎兵,可以追著他們屁股咬。屆時漢城城下,孤要讓高麗這點家底兒,全化作一捧黃土!”

看著意氣風發的朱允熥,藍玉心中五味雜陳,久久冇能說話。他打了一輩子仗,朱允熥所說的戰術搭眼一瞧,就一目瞭然。隻是他冇想到,才十幾歲的半大小子,居然能想出這種戰略。

三爺,再不是那個躲在太子身後,怯怯的孩子了。他真是長大了,不但長大,文韜武略文治武功已超前人。

“你怎麼不說話?”朱允熥見藍玉無言,開口問道。

“臣在想,殿下真是成材了!”藍玉咧嘴大笑,眼中目光一片晶瑩,“等哪天臣去了地下,見了太子見了姐夫,他們問起來,臣有的說!”

“臣會告訴他們,皇明後繼有人,大明又有聖君!”

說到此處,攥著拳頭大聲道,“殿下,給臣一隊騎兵,臣為殿下衝陣!”

“你是帥才,在孤身邊比衝鋒陷陣要好!”朱允熥坐下笑道,“再說,聖諭,你隻是參讚。”

頓時,藍玉滿麵失望。不過在生死線上折騰了一遭之後,藍玉已不複當日的莽撞桀驁,越發的沉穩。

“孤知你心,你我血親,孤三番五次保全你,除了親情,還有看重你的才乾!”朱允熥笑道,“你身體強健,你我君臣,還會很長久,來日方長!”

聞聽此言,藍玉心中滿是感動。

當下朗聲笑道,“李成桂好歹也是個高麗王,為了拍皇爺馬匹,國都的名都改成了漢城,他怎麼不叫明城呢?真冇誌氣!”

“明城也不好聽!”朱允熥微微一笑,“等咱們踏平高麗之後,再給他改個名兒!就叫,北安,北邊長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