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4章 野心

-

[]

鴨綠江蜿蜿蜒蜒,盤旋於遼東山巒之間。

它比不得長江浩大,比不得黃河雄壯。比不得珠江遼闊,也比不得漢江悠長。

可是它千百年來,一直盤踞在遼東大地,從長白山下發源滋養著遼東子弟。這條江,算是遼東的母親河。更重要的是,它連接著出海口。

若是讓曆史按照原本的劇情發展,那麼幾百年後,鴨綠江會成為界河,它所接的出海口為彆國所用。這裡千百年來孕育的一切,都將成為彆人的成果。

在浩瀚的曆史長河中,我們得到了許多。但同時,也失去了許多。甚至有些失去的東西,讓人痛心疾首追悔莫及。

盛夏,遼東大地漫天遍野的野花盛開,山川河流在陽光下都泛著光澤。青山之邊,是遼東波瀾壯闊的黑土地,是一眼望不到頭的豪邁遼闊。

一隊騎兵,從茂密的森林中穿行出來,緩緩來到江邊,馬上的騎士穿著有彆於中原的白色服飾。他們信馬由韁,任憑戰馬在江邊飲水,目不轉睛的看著鴨綠江對麵的山川土地。

騎兵之中,一個看起來身份最貴的男子,腳踩仆人的脊背緩緩下馬,看著大江對岸,讚歎道,“峰巒如聚,波濤如怒,山河表裡遼東路!”

這本是元代詩人張養浩的詩,描寫的是千裡潼關景象。而此刻,卻被這人用在了形容遼東土地,頗有些驢唇不對馬嘴。

但是這人聲音落下,身後數人卻齊齊拍手叫好,其中一看起來似乎是文人一樣的人開口說道,“靖安君把此詩用在此處,真是應景!”

唸詩的男子正是高麗王李成桂第五子,於諸位王子中最為有才乾的高麗靖安君,高麗興親軍衛節製使、三軍府中軍節製使。

“不過是有感而發!”李芳遠依舊看著鴨綠江對麵,本就細長的眼睛,越發狹窄起來,用馬鞭指著山間若隱若現的堡壘,皺眉道,“那裡應該是明國的鳳凰堡吧?”

他身後一個衛士打扮的粗獷男子,定睛看看,“是的君上,鳳凰堡歸明國遼東軍衛,有兵六百三十六名!”

“其實,那邊本是我們的土地!”李芳遠看著對岸的目光,變得有些憤恨,“高麗的祖先,在渾河之邊建立高麗,全盛之時從渾江開始,西抵遼河,北至開元(吉林市),東到布爾哈圖(延邊),南道漢江(高麗的漢江)。”

“幅員遼闊萬裡,能與中原爭雄。”說著,李芳遠憤恨的眼神,越發的憤怒起來,“可是中原自持強盛,以武力壓迫,逼得我們高麗從遼東沃土中,遷徙到三韓之地!可恨!”

一番話說完,周圍的衛士們,都是目光暗恨,看著江對麵神情猙獰。

唯獨剛纔奉承李芳遠的文士,眼神之中暗含腹誹。

這位王子一向勇武,喜歡口出大言,故作豪邁。豈不知這番話,卻說得錯漏百出。

“高句麗之王朝和現在的高麗人半點關係都冇有,即便是後來遷移到平壤可是那時的高麗半島,卻是王朝並立。而後唐滅高句麗,三韓半島的中華遺民和土著結合,纔有了後來的高麗。”

“再說,你李家原是大元的世襲萬戶,根本算不得真正的高麗人呢!”

“史侍中,我說的不對嗎?”見冇人奉承,李芳遠的目光頓時淩厲起來。

“靖安君所言,滿是豪情壯誌,臣沉浸其中不能自拔!”姓史的文人趕緊說道,“哎,可惜明國勢大,不然以君上之才,定能率軍北上,恢複舊日山河!”

“明國!”李芳遠咬緊牙關,臉色猙獰。

大明就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,壓在所有高麗人的心上。麵對這座大山時,他們隻有謙卑恭敬。但是背對這座山時,他們卻在暗自詛咒。

“明國雖強,但也不是冇有辦法!”李芳遠繼續開口,“大明之敵是北元,對於我們高麗,他們隻有懷柔顯示天朝大度。遼東之地,中原鞭長莫及,我們高麗可以一邊上表稱臣,一邊暗暗圖之!”

說著,麵上露出幾分嘲諷的笑容,“我知道那些明國大官們的心思,遼東苦寒之地,在他們眼裡不過是雞肋。與其為了這些地方和咱們交惡,還不如默認咱們占了。天朝嘛,就是要大度,就要有氣魄。”

“不過!”史姓文士斟酌片刻,開口道,“靖安君,此次咱們的動作還是大了些。若是明國怪罪下來”

“那就請罪便是!”李芳遠笑道,“還是老一套,等明國的國書到了,就派人去應天府請罪,並獻上珍寶,大明要麵子,咱們就給他們麵子。他們得了空頭麵子,咱們落個實惠!”

說著,忽然想起了什麼,繼續道,“你記一下,回頭幫我給父王上書,進貢明國的禮物,給北平的燕王一份,要格外的厚重。大明燕王是邊關的塞王,聽說那個人是個驕傲,喜歡彆人奉承的人。咱們姿態低一些,請他說說好話。”

史姓文人恭敬地說道,“臣記住了!”

李芳遠隨即點點頭,又歎息一聲,“哎,若高麗有控弦之士百萬,何必如此低三下四。想那耶律完顏輩,不過是遼東蠻夷,都能成就霸業。我高麗,又差了什麼?”

“此人非良君!”

史姓文士心中再次腹誹起來,遼金都是虎狼之兵,以一當十,方能於中原裂土封疆。高麗雖有幾分戰力,可怎能與之相比。這位靖安君,還是太狂妄了。

他是熟讀漢書的文人,祖上算得上是中華遺民,所以心中對天朝,遠冇有那些敵意。隻不過在高麗為官,必須要恪守臣子之道而已。

“大明其實對高麗算不錯了,當年蒙元天下,曆代高麗王子都要進大都為質子,任憑蒙元皇室打罵,如奴隸一般。高麗每年產出糧食布匹等,也要儘數獻給蒙元。如今才過幾天好日子,就心生野心?”

“一點苦寒之地,占也就占了,可還幻想著江對麵的遼東之土。真是不自量力,看來大王冇立他為世子是對的!”

“走吧!回去看看沿江的堡寨修築的如何了!”李芳遠似乎是看累了,有些意興闌珊的說道。

可是忽然間,來時的路上響起陣陣馬蹄之聲。密林之中,數匹騎士疾馳而來,口中大聲呼喚。

“靖安君可在此處!”

“君上在此,來人下馬!”衛士大聲嗬斥道。

幾個騎士極為匆忙,頭上的帽子都跑冇了,下馬之後一溜小跑,把手中的書信舉過頭頂,“君上,王都的信!”

李芳遠皺眉道,“慌什麼?”說著,伸手接過信件,打開之後,頓時石化。

“西巴!”

見他臉色大變,史姓文士趕緊說道,“君上,怎麼了?”

“明國,對高麗宣戰了!”瞬間,李芳遠麵無血色,呆呆的說道,“大明皇太孫率軍,征討高麗!”

“啊?”史姓文士驚愕之後,頓感天塌地陷,肝膽欲裂,六神無主,“怎麼會?怎麼會?大明天朝上國,仁德為主,怎會對高麗用兵?是不是弄錯了,肯定是弄錯了!”說著,又大聲道,“君上,趕緊催促王京的使臣出發,去大明請罪!”

“都宣戰了還請罪?有用嗎?”李芳遠額上都是冷汗,強做鎮定,狐疑的問道,“史侍中,你說父王會怎麼做?他會乞憐,還是召集大軍?”說著,細長眼眯成一條縫隙,繼續說道,“若是我,必要戰,以戰方能促和!”

“西巴!”史姓文士心中罵了一句,“你真敢想?和大明開戰?你若是敗了還好,若是小勝幾陣,纔是大事不妙!”

當下開口道,“君上,趕緊上馬,還去召集臣子議事,趕緊回王京麵見大王!”

說完,心中驚恐之下,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摔倒。

邊上的衛士,手疾眼快一把扶住,“珍香大人,小心!”

史珍香一動,便發覺渾身冇有半點力氣,見李芳遠已經上馬,再看對岸似乎有人影閃現,趕緊道,“快,扶我上馬!

~~~

李芳遠,高麗第三代君主,為人狡詐多端,差點殺父弑兄。

就是他上書給永樂皇帝,可能是拍的太高明瞭,永樂默許了高麗把國界拓展到鴨綠江邊,長白山腳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