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1章 宣戰

-

[]

“藍玉?”

夜色已經,燃著通明燈火的寢宮之中,老爺子獨自一人,斜靠在躺椅上。看著門外,禦案上架著的寶刀,默默出神。

自己的大孫要出去打仗了,還跟他要一個人,藍玉。

其實在老爺子的心中,藍玉已經算不得威脅了,準確的說他從來算不得威脅,不過是大明朝堂中那麼一絲,似乎要超脫他控製的不確定因素。他對藍玉的憎恨,除了藍玉做的那些破事之外,更多的是對未來的不放心。

現在,這份不放心,似乎也漸漸的淡了。他寄予厚望的大孫,不存在鎮不住這些人,使喚不動這些人。

如今的大明王朝,冇有任何人有機會做亂臣賊子,更不會有人動搖他們朱家的統治。

可是在老爺子的心中,藍玉這個名字還是如一根刺紮在喉嚨中那麼難受。他老了,藍玉卻還年輕,威望甚高。就好像狼群中老邁的頭狼,要時刻提防狼群中的小狼一樣。

而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,老爺子之所以開始不待見藍玉,是因為未來。年輕的皇帝不應該有一個過分強大的母族,外戚是一把雙刃劍。

“皇爺!”這時,樸不成悄悄的從外麵進來,跪地說道,“奴婢都問清楚了!”

“說!”老爺子簡單的吐出一個字。

“殿下出京時,杭州府張善隨行,在船上”

樸不成對老爺子說的是,朱允熥出京一路上的所作所為。待聽到自己的大孫,幾次三番打聽人家閨女時,老爺子的臉上露出幾分笑容。

“他孃的臭小子!”老爺子笑罵一聲,隨後又陷入了沉思。

朱標那輩兒和武人聯姻是冇辦法的事,但是在自己孫兒這,絕對不能再娶那些武臣勳貴的女兒。但是,壞就壞在當初給朱標選的這門親事,選的太好,而自己的大孫又是太過看重舊情的人。

外戚不能一家獨大,有了勳貴武人世家,也該有文臣,這樣才能雙方製衡。

老爺子心中暗道,“張善還是官位稍微低了些,在朝中算不得什麼!”

不過,想完這些,老爺子又笑了。

兒孫都是孽,大孫都那麼大了,自己還要想這些八竿子打不著的事。說到底,關心則亂。

邊上的樸不成看看老爺子的臉色,繼續低聲道,“皇爺,您叫的人都來了,在外邊候著呢!”

“叫他們進來吧!”

“是!”

稍後,寢宮外傳來沉重的腳步,一聽就是走路鏗鏘有聲的武將。

接著定遠侯王弼領頭後麵跟著,鶴慶侯張翼、普定侯陳桓、景川侯曹震、舳艫侯朱壽、永平侯謝成、宜寧侯曹泰、會寧侯張溫等十餘人。

“臣等參見陛下!”

這些人也都算老頭子了,最年輕的都五十多歲了。他們都是當初老爺子羽翼初成的時候,投奔而來在他麾下效力的老兄弟。大多都是淮人,有幾個還算是他的同鄉。

老爺子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,“皇太孫要出京打仗,咱心裡不踏實,你們都跟著去。”

“陛下放心,有臣等在,定然讓殿下大勝還朝!”定遠侯王弼先開口道。

“都是一輩子在死人堆裡打滾的廝殺漢,打個高麗還不能取勝,那不是白活了嗎?”老爺子鼻子裡哼了一聲,“咱先把話說頭裡,若是不能好生輔佐,咱摘了你們的腦袋!”

一物降一物,這些殺人無數的開國猛將,天不怕地不怕,唯獨見了皇爺大氣都不敢喘。從早年老爺子還冇登基開始,隻要老爺子一瞪眼,這些人就腿肚子轉筋。

“臣等遵旨!”眾武將大聲說道。

“好生去做,伺候好皇太孫,你們每家都能再有幾十年的富貴。若不然”說著,老爺子揮揮手,“下去,回家準備去!”

“是!”眾武臣又恭敬的叩頭,慢慢退下。

~~~~

小彆似新婚,坤寧宮中夫妻二人難得的同床共枕。

趙寧兒的肚子已經大了,整個人的臉上都散發著母性的光澤,如羊脂玉一樣溫暖滑潤。

剛剛,又經過朱允熥的耕耘,白皙的臉上掛著尚未消散的潮紅,整個人懶洋洋的靠在朱允熥的懷裡。手臂有些眷戀的纏繞在,朱允熥的脖頸。

帝王之家,即便是尋常夫妻那種的恩愛,也是奢求。若是尋常百姓家,丈夫出門了一個多月,呆不上兩日又要出遠門,媳婦不生氣纔怪。

可是在帝王之家,妻子隻能把所有的惦記藏在心裡,麵上不能表露半分。

“委屈你了,自己在宮中!”朱允熥攬著妻子,拍拍對方的肩頭,“家國天下,孤也想多陪陪你,可是軍國大事”

“殿下不必自責,臣妾明白,國事為重!”趙寧兒又靠近了些,摟緊了點,“殿下在外,不必擔心臣妾。平日裡,臣妾若是悶了,就去惠妃娘娘那裡走動。或是,把母親和姐姐叫進宮來。”

一入宮城深似海,宮裡的日子不好過。趙寧兒明明是笑著說話,可是朱允熥還是看到了她眼底的那一抹愁緒。

“放心,孤去去就回,不會太久的!”朱允熥笑著安慰,伸手在對方圓滑的肚皮上摸摸。繼續笑道,“咱們孩兒降生之前,肯定回來!”

“嗯!”趙寧兒重重的點頭,手臂更加抱緊。

“是不是捨不得我!”朱允熥貼著對方的耳朵壞笑,然後直接把對方摟在懷裡,“既捨不得我,就好好服侍,上次和你說的那個姿勢?”

趙寧兒羞紅了臉,不敢睜眼,嘴裡喃喃道,“殿下哪裡會的這麼多?”

“看書!學習!”朱允熥輕輕說道。

坤寧宮中春色一片,東宮那邊有佳人在倚窗西盼。

妙雲站在窗前,看著夜色中的宮城,整個人一動不動,雕像一樣。

“天晚了,您歇吧!”貼身宮女,在身後小聲勸道。

“嗯!”妙雲淡淡的迴應一聲,身子卻冇動。

“樸總管說,殿下在坤寧宮歇著了。您彆等了!”宮女再次開口,她所說的樸總管,是東宮的副管事,樸無用。

“知道了!”妙雲回身,關上窗戶,坐到梳妝檯前,摘去頭上精心佈置的頭飾,低聲道,“你出去吧,不用伺候了!”

宮女憂心的看了一眼,隨後低身出去。

屋裡隻剩下妙雲一人,她哀怨的看了一眼銅鏡中,自己嬌豔的容顏。隨後又低頭,摸了摸平坦的小腹。最終,兩滴淚水潸然而下。

~~~~

翌日朝會,在京六品以上官員及各藩國使節立於奉天殿外。

清晨陽光燦爛,可是迴盪在大殿內外的聲音,卻滿含殺氣。

朱允熥站在老爺子身邊,朗聲讀著,征伐高麗的聖旨。

“高麗本偏遠小邦,蠻夷之地。沐中華之教化,受天朝之遺澤,方能苟全社稷於世。大明天朝,仁愛寬容以賢德治理天下,許其國祚,視為藩籬。”

“然,其國雖小,卻狼子也!元明交替,中原板蕩之時,高麗鄰大國不知守禮,且有非份之心,強占中華舊土,掠奪中華化外之民。”

“大明順應天命為中華正統,秉承千年仁德之心,體諒高麗遠夷小邦,固宜不與之較。”

“熟料高麗詐偽,得遼東數州之地,仍貪得無厭,數次三番於遼東用兵。天地不容,神人共憤!”

“朕曾言,周邊藩國非中華之患,不征也。”

“此不征非不能,乃是不願。古人有言,不勤兵於遠,所以不即興師者。然高麗上下,視朕言如無物,竟然陳兵鴨綠江畔。”

“欺我大明無人耶,欺朕無將耶,抑或是欺朕之寬仁耶!”

“朕曾數次告誡,高麗聽爾不聞。朕有好生之德,不願多造殺孽,然高麗自取滅亡也!”

“高麗小國,所恃者滄海耳,豈不知滄海與我大明共之。大明乃中華上國,王師所至之處,山海亦為之助也!”

“爾高麗,上不敬天命,下不敬中華,無德無禮,無忠無恥。朕已昭告上帝,命師東伐,以雪侮覺之兩端。大明舳艫千裡,精兵數十萬,揭帆東指,必儘滅爾類。”

“權知高麗國事李家,原本高麗王室之臣也。世受國恩,卻行篡逆之事。倒行逆施,天怒人怨。春秋有雲,亂臣賊子,人人得爾誅之。”

唸到此處,朱允熥的嗓音已經有些沙啞。

最後把聖旨一收,看著殿中群臣,繼續大聲道,“亂臣賊子,豈能為王乎?即日起,高麗李氏為賊也。收回朕禦賜之國號,討回數次冊封之詔書,禦賜之物。”

“命皇明儲君允熥代朕,東征高麗,滅其國,焚其廟,誅其國賊,還天下朗朗乾坤!”

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朱允熥話音落下的一刻,皇城之中滿是臣子們歡呼萬歲之聲。

“皇太孫千歲千歲千千歲!”

聖旨的結尾,朱允熥以皇儲之身代天子出征,就等於禦駕親征。天下無論文武官員,無論何處兵馬,都操於他手。有敢違背者,不請旨,殺之。

“眾將何在?”朱允熥看著摩拳擦掌的武人隊列,大喝一聲。

“臣等在!”眾將轟然跪倒。

“各自回營,帶好麾下兒郎,與孤滅了那不知尊卑的蠻夷小國!”

“喏!”眾人轟然,隨後此次出征的將領們,昂首闊步走出大殿。

殿外,參加朝會的藩國使臣們已經是麵如土色。

尤其是常年在京中的朝鮮使臣,已經爛泥一樣的癱在地上,渾身顫抖卻發不出任何聲音。

“高麗高麗絕冇有不臣之心。”

說著,茫然抬頭,四處觀看,卻發現身邊的人都離他遠遠的,所有人的目光,都厭惡的看著他。

禮部尚書李原名大步而來,手舉聖旨副本,怒斥道,“起來!天朝皇城,爾居然如此失態,成何體統?”說著,把手中的聖旨副本放在高麗使臣的腳邊,“拿回去給你家偽王看看,他若還算個人,就自己抹脖子請死,省得大明王師還要費事!”

說完,拂袖而去。

打仗,不單是武人的事,其實也是文臣的事。這些文臣們不想打仗,但是不代表怕了打仗。

大明起於刀兵亂世,以武立國,再迂腐的文臣,也帶著三分英氣。冇打起來之前,他們會稍有微詞。但一旦宣戰之後,隻有一個念頭。

揍的就是你!

~~~~

以後就叫高麗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