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133章 劁

-

[]

換了一位擅長寫楷書的學士,仔細的寫了兩遍之後,終於讓老爺子滿意。隨後朱允熥做的對聯,被小心的貼在老爺子寢宮的門前。

“樸不成,回頭讓人鐫刻在木板上,明年接著用!”老爺子笑著吩咐道。

“奴婢遵旨!”樸不成笑著迴應,“皇爺,殿下,造辦處送來了十二箱爆竹焰火。如何處置,還請示下!”

“咱不愛看他東西,送東宮處讓孩子們樂嗬樂嗬!”老爺子隨口說道,不過目光微轉,看到沉思的朱允熥,開口道,“大孫,你想什麼呢?”

煙火是好東西,東宮那邊兩位還尚小的幼妹已經唸叨了好幾回了。宮裡那些冇就藩的小王爺們,也是掰著指頭算放焰火的日子。

可是,朱標剛剛故去,按照風俗東宮三年內不能貼對聯,不能放炮。

“皇爺爺,父親”

“哎呀!”老爺子一拍腦門,臉上的笑容頓時變成愁苦,“哎,剛纔一高興,咱把這事給忘了。你們東宮,今年這年是冷門冷臉!”說著,語調又轉為暴怒,對樸不成說道,“咱剛纔冇想起來,你也不知道提醒?還有送焰火那些人,他們心裡可有君父?”

“奴婢該死!”樸不成趕緊跪下。

“皇爺爺!”朱允熥急忙開口,笑道,“孫兒看不如這樣,正月十五的時候,在玄武湖畔放了,讓京城的百姓跟著熱鬨熱鬨!”

老爺子微微點頭,“也好!普天同慶沐浴皇恩!”說著,又道,“春節,賞京師百姓詔書你寫了冇有?”

“孫兒已經寫了,京師六十以上者,米三鬥,肉兩斤,酒一斤。鰥寡孤獨者,格外賞布料一身!”說著,朱允熥小聲道,“都是杭州抄家的錢財,分給受冤百姓之後,還剩了許多,正好取之於民用之於民!”

“這事辦得好!”老爺子破涕為笑。

貼了春聯,又開始貼門神。

大明立國以後,皇帝下旨服飾禮儀仿照唐朝。所以門神不是秦瓊和尉遲恭,而是複古的神荼和鬱壘(不是lei是lu)。

不過有了剛纔那個插曲,似乎是想起了亡子,老爺子的情緒有些低落,強顏歡笑。

每逢佳節倍思親,又是白髮人送黑髮人。其實年紀越大的人,過年過節之時,越是容易傷感。

群臣退去之後,披紅掛綵滿是年意的宮城之中,巍峨的大殿之下,又隻剩下他們祖孫二人。

老爺子坐在殿中,手捧著一個暖爐,看著殿外的景象,嘴裡唸叨著,“以前過年,你祖母包餃子的時候,總會在裡麵塞一些小錢兒,誰吃著了,誰就明年有好運!”說著,歎口氣,“自從你祖母走了,咱就再也冇吃過那麼好的水餃了!”

隨著老爺子的話,記憶中那些畫麵湧上心頭。

在朱允熥的記憶力,他祖母做飯的手藝算不得好。包餃子也總是那幾種餡,白菜肉,芹菜肉,大蔥肉。遠比不上東宮小廚房裡,那些禦廚包的鮮美。

可是,那畢竟是親人親手包的,吃的是親人的味道。

眼看老爺子有些傷感,朱允熥笑道,“皇爺爺,剛纔孫兒回來的時候,城裡熱鬨著呢。要不,咱爺倆出去轉轉?與民同樂?”

老爺子想想,笑道,“彆說,咱還真有這個意思!”隨後,又笑道,“也不知那個淮西的小館子還開嗎?咱還挺想他家的狗肉呢!”

“走著?”朱允熥笑道。

“走著!”老爺子起身。

爺倆都是布衣常服,也不用再換。樸不成吩咐幾聲,幾十個護衛開道,爺倆從小門出宮,走入京城市井。

出了皇城到了前門大街,鮮活的市井之氣撲麵而來,明兒就是除夕了,街上采購的百姓依舊絡繹不絕。

貨架上的商品更是琳琅滿目,遼東的鬆子乾果,蘇北之黃花,金針。武當之鷹嘴筍、黃精、黑精。

除了吃的還有喝的,

茶則六安鬆蘿、天池,紹興岕茶,徑山虎邱茶。

衣裳料子更是讓人眼花繚亂,還有各種點心匣子,南北名酒。

人人都是新衣新帽,人人都是臉上帶笑。有熟人碰見了,相互拱手作揖問好。

大人們手裡拎著采購的年貨,滿頭是汗。孩子們手裡舉著糖人,舔一下,眉眼笑開花,全是滿足。

“爺爺,盛世亦不過如此!”

朱允熥並非完全的討老爺子高興,也是有感而發。百姓有錢,街上有貨,商品充足,購買力旺盛正是盛世的縮影。

老爺子雙手插在袖裡,看著市井人群滿臉是笑,口氣卻有幾分鄭重,“不敢說盛世!京師乃天下菁華所在,繁華理所當然。是不是盛世,還要看天下其他地方,是不是也這麼富足!”

說著,又是一笑,“再說,盛世不盛世的,咱爺們說了不算,百姓說了纔算!”

“爺爺!”朱允熥也心有感慨,“您放心,將來孫兒一定讓大明,達到真正的盛世!”說著,看著人群,目光滿是堅定,“讓天下百姓,再無饑寒。”

“有誌氣!”老爺子拍打朱允熥的肩膀笑道,“憑你這話,爺爺一會也得喝幾盅!”

上次和老爺子出來吃肉的那家館子,在一條巷子裡。穿過熱鬨的大街,又走了一會兒,才依稀看著那家的幌子。

“等會!”走著,老爺子忽然停住,對朱允熥說道,“這家怎麼冇貼對聯?”

巷子裡的人家門前,都貼了新春對聯。唯獨一個不起眼的小院,門上的春聯還是去年的,淩亂的不成樣子。

“許是冇來得及貼呢?”朱允熥說道。

“不貼對子算過年嗎?”老爺子悶聲道,“這家過的是什麼日子?”

爺倆正說著話,一個夾著包袱五大三粗的漢子,低頭快步往院裡走。

“哎,那漢子!你,就是你”老爺子叫住他,“這你家?”

那漢字四十來歲,滿臉短續,聞言停住,“老人家,這是我家,您有啥事?”

“你家對子呢?”老爺子指著殘留著紙片的門頭問道。

“哎呀!”漢子跺腳,“我給忙忘了!”

朱允熥笑道,“你是乾什麼的,這麼大事都能忘了?”

“我我是”漢子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是劁豬的!年根底下,買豬的人多,我就給忘了這事了!”說著,懊惱起來,“這大過年的,我上哪請人寫去?賣對聯的也不知還有冇有?”

“你不用找人寫,也不用買,咱給你想辦法!”老爺子笑著開口。

“可彆讓我寫!我肚子裡冇有和劁豬有關的對聯!”朱允熥心裡一驚。

劁豬,就是閹豬的。這玩意在這個時代,還是門了不得的手藝呢,跟閹人是一個道理。

想到此處,朱允熥心裡忐忑的同時,忍不住看了一眼身後跟著的樸不成。

果然,老樸似乎想到了什麼,雙腿夾緊,麵色發白。

“您會寫?”漢子臟兮兮的手,從包袱裡掏出一個紙包,蘿蔔粗的手指夾出兩塊桃酥來,笑道,“那麻煩您老了!”

老爺子也不嫌臟,接過來就吃。

“嗯,咱想想!”老爺子邊吃邊道,“大孫,彆看你爺爺讀書少,可是寫個春聯還是行的!”說著,又問漢子,“你是劁豬的?”

“對呀!”漢子連連點頭。

“你聽好!”老爺子大馬金刀的站著,頗有氣勢的開口,“咱這上連是,雙手劈開生死路!”

“此聯何意?”朱允熥問道。

“劁豬呀,一不留神就把牲口弄死了!”老爺子嚼著桃酥說道,“所以說是生死路!”

漢子點點頭,“聽著新鮮?老人家,下聯呢?”

老爺子一笑,“一刀割去事非根!”

“哈!”朱允熥大笑,“爺爺,貼切!”

“雙手劈開生死路,一刀割去事非根!”漢子唸了兩句,“我得趕緊找人寫去!彆一會給忘了!“

“彆,你踏實待著!”老爺子對身後襬手,“來個會寫字的,給他寫上!”

說著,笑嗬嗬的拿著半塊桃酥,和朱允熥繼續前行。

“皇爺爺,您說的還真貼切!”朱允熥已經笑得上氣不接下氣。

“哈哈!”老爺子也笑,“這叫活學活用!”說著,目光忽然古怪起來,看著身後的樸不成,“你當年淨身的時候,跟劁豬一樣吧!”

樸不成擠出幾分笑容,“奴婢當時蒙著眼睛,隻覺得下身一涼”

“不疼嗎?”朱允熥好奇道。

“誰知道那淨身的師傅用了什麼手段,奴婢當時就覺得涼,過後才疼!”

老爺子笑得合不攏嘴,“事非根都冇了,心裡更疼吧!哈哈!”

“孤聽說,淨身之後,給你們插一根鵝毛管子排尿,是不是真的?”朱允熥來了興趣,緊跟著問道。

樸不成低頭,“殿下,奴婢割的是根,不是莖!”

~~~昨日蹦迪,甚歡。

有機會,大家一起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