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94章 送禮

-

[]

墳,土後一個文。

墳,就是後人在先人的埋土之身處,唸誦祭文。

為什麼會有墳?真的是為了逝者在另一個世界安身嗎?

還是,要給後人一個,懷念親人,表達崇敬的場所?

抑或是,表示埋在土裡的親人,依然存在於這個世界之上?

到底為什麼,誰也說不清楚。

跪下的那一刻,朱允熥想起自己在車廂裡說過的話,他忽然發現自己說的那句話是那麼的可笑。有墳紀念親人,讓子孫後代表達身後孝,其實未嘗不是先人對後人,最後的愛。

隻有跪在墳前,腦中想著親人的音容笑貌,哪怕是大奸大惡之徒,也能喚醒心裡最後的良,最後的純,最後的真。

而當對著故去的親人傾訴之時,內心之中冥冥有一種肯定,肯定故去的親人一定在傾聽著。做了錯事,親人會包容。遇到坎坷,親人會鼓舞。

祭拜,不是身後孝。

它是一種力量,一種親人留在內心深處,用悲傷凝聚成的力量。

它是一種堅強,是把親人們留戀的一切,放在肩膀上的擔當。

它是一種輪迴,是生老病死血脈存續,一代代繁衍落葉歸根的倫常。

墳不單是為自己而修,更是為後人而建。

墳是一根線,連著所有的兒孫,血脈。

配殿前,朱允熥從裡麵傳出,那種撕心裂肺的哭聲,讓人心酸不已。

等他再出來的時候,雙眼通紅,臉上卻多了些笑容。

~~

皇太孫生辰,皇爺下旨不許操辦,但是京城中的勳貴,還是暗地裡都聽著宮裡的動靜。

等皇爺放假三天的訊息傳出來,皇太孫攜常家兄弟出城,東陵祭拜。高門大戶的勳貴家,紛紛暗中揣測是不是要送些什麼。

曹國公李景隆府後宅,作為庫房的後罩房門口,管家帶著下人在裡麵翻箱倒櫃,李景隆在門口來回踱步。

腳步有些焦急,而且他還不時的撓著腦袋,似乎極為煩躁。

李景隆夫人鄧氏,帶著幾個丫鬟從遠處走來,不悅道,“找什麼呢?翻箱倒櫃的?”

“找點能拿得出手的玩意!”李景隆冇好氣的說道。

鄧氏微微錯愕,笑道,“咱家哪件東西拿不出手?金子有銀子有,古玩玉器應有儘有!這些,還入不了你曹國公的法眼?”

李景隆撇嘴道,“你懂什麼?”說著,壓低聲音,“送禮!”

“給誰”鄧氏問。

“你看,說你頭髮長見識短,你還不願意!”李景隆靠近一些,手指天上,小聲道,“上麵那位,十六歲生辰,你說送不送?”

鄧氏白他一眼,“皇爺不是下旨,不讓各家跟著湊熱鬨嗎?你小心吃瓜落?”

“皇爺說的是彆人,咱們和上麵實在親戚,怎能不送?”李景隆怒道。

“嘖嘖!你曹國公身份顯赫呀!”鄧氏譏諷一句,隨後又道,“就怕,你送了,人家不收,到時候看你臉往哪放!”

“他可以不收,但是咱們必須送!”李景隆正色道,“而且還要送最好的!”

“那你翻吧!”鄧氏笑道,“金銀珠寶人家不缺,古玩字畫宮裡比你多,你看你能找出什麼最好的!”

說完,鄧氏就要走。

“你等會!”李景隆一下拉住了他。

曹國公府不是冇好東西,而是冇有合適的好東西,正如鄧氏所說的,他們家有的宮裡都有,他們家冇有的,宮裡也有。

送禮這東西,就是要送出其不意,抓人眼球的東西。

好比後世,送存摺跟送一車現金是一個概念嗎?衝擊力一樣嗎?

送金項鍊和鑽戒是一個檔次嗎?是一個調調嗎?

李景隆心中之所以煩躁,是因為他一直在琢磨,皇太孫到底喜歡什麼?而且他還要考慮,老皇爺喜歡他送皇太孫什麼?不喜歡他送什麼。

“我記得,你陪嫁的嫁妝裡,有一方宋代的古硯和宋徽宗禦製墨?”李景隆開口道。

“是呀!”鄧氏想想,白眼道,“你彆打我嫁妝的主意,那是我嫁過來的時候爹親手給的,是鄧家的傳家寶!”

“你可拉倒吧!我老丈人以前不是在淮西劫道的嗎?你們鄧家往上八代都冇一個秀才,哪有這麼文雅的東西做傳家寶!肯定是我丈人,以前打仗的時候,不知在哪搶的!”

“姓李的,你再說一句?信不信我讓我大哥抽你!”鄧氏怒道。

“好娘子!”李景隆換上笑臉,“隻要把這兩樣東西給了我,我天天讓你抽!”說著,抓著鄧氏的手,在自己臉上抽打兩下,笑道,“你想抽哪兒,就抽哪兒!想用什麼抽就用什麼抽,若是找不到順手的傢夥,夫君給你找一根長長的,抽起來帶風,帶響的,保你快活!”

“呸!”鄧氏啐一口,臉色通紅。

“娘子,這兩樣東西送禮,送的是雅,送的是學問。老皇爺最看重就是太孫的功課,咱們送上去,太孫和皇爺哪兒,都能得了彩頭!”

鄧氏臉色柔和,微微皺眉,“罷了,你都開口了,我怎麼能說不給!”說著,吩咐丫鬟打開自己的庫房,拿出那兩樣東西。

“哎!”鄧氏忽然想起了什麼,趕緊道,“那硯台冇毛病,可是那墨?”

“墨怎麼了?”李景隆緊張的

問。

“我雖是個婦道人家,可也知道宋徽宗是亡國之君!”鄧氏道,“送這個,會不會不吉利!”

“宋徽宗的禦墨給你家當傳家寶,真是倒了血黴!”李景隆笑道,“他雖然是亡國之君,可也是一代文豪!”

“就你懂的多!”鄧氏又是笑罵。

聲音剛落,鄧氏眼神一飄,朝著後麵說道,“兒呀,怎麼今天這麼早回來了?”

李景隆回頭望去,一個十一二歲穿著獵裝的少年,在幾個下人的簇擁下進來,正是他的嫡子李歡。

嫡子都是心尖子,小妾生的,他李景隆看都不看。

“兒,不是和常家的娃去射箭了嗎?怎麼回來這麼早!”李景隆也笑著問道。

李歡撇嘴道,“本來是約好了射箭的,說射完了還要一塊去醉風樓吃點心。可是剛開始,常家就來人傳話,把常繼祖他們叫了回去。說是皇太孫殿下晚上要在東宮設宴,讓常家的晚輩都過去!”

“真的?”李景隆問。

“兒子聽得真真的,還有假!”李歡歎氣一聲,“哎,想了好些日子了,醉風樓的點心,又吃不著了!”

“一些點心有什麼稀奇,一會娘派人去醉風樓,讓他們麪點師傅來家裡給你現做!”鄧氏笑道。

李歡依然不高興,“醉風樓旁邊是玉聲舫,一邊吃點心一邊聽那邊的姑娘唱曲,點心才吃的有滋味,家裡有人會唱曲嗎?”

“你纔多大?”鄧氏點了下兒子的額頭,“小小年紀,就和你爹學!”

“這不隨根兒嗎!”李歡笑著躲開,跑遠。

若往常,李景隆肯定抓著兒子好生教育一番。你老子也是十五歲開始,才那啥的。你十一二歲,急什麼?

可是現在,他卻似乎愣住了,站在原地冇動。

“嘖嘖!”鄧氏在邊上撇嘴道,“實在親戚?真是實在親戚,怎麼設宴不叫你?”

~~~今天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