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83章 妙雲

-

[]

妙子何解?

少女,為妙!

女子中,少數極品為妙!

若是在後世,二十五歲的年紀,正是女人既帶著青春又帶著成熟風情的年紀,可以是禦姐也可以是小姐姐。

可是在這個時代,卻是老

也不能說老,隻不過有些年紀太大而已。

妙雲跪在朱允熥麵前,脖頸處露出一絲帶著光澤的細膩,讓人有些心猿意馬。

“抬起頭來,讓孤看看你!”朱允熥輕聲說道。

妙雲頭上的金步搖微微晃動,似春風中搖晃的細柳,讓人賞心悅目。漸漸的抬頭,露出那張俏麗的臉。

臉上的皮膚有些微紅,似乎是因為心裡的嬌羞。眼波中的光彩流轉,既帶著怯怯的膽怯,又有著欲說還休和些許大膽,直叫人的心,不那麼安分。

“起來吧,地上涼!”

朱允熥柔聲道,說完他卻有失神。

他雖然號稱賢德,可那是對臣子,對宮人他還是第一次如此輕聲慢語。

剛見到一個美女就如此,以後還了得?

莫非,自己有做昏君的潛質?

紅粉骷髏!紅顏禍水!

“雖說皇爺爺把她賞賜給了自己,可是自己也不能得寸進尺,一來是為君者要有自製力,二來是不能落下彆的口實!”

朱允熥心中告誡自己,可是看到身前,身材窈窕,而且大明宮裝有些束腰顯形,襯托出一座座山的妙雲,心裡又有些發癢。

老夫子曰過,食色性也!這是人的天性,無關修養和地位。再說這一世的朱允熥去掉儲君的身份,本就是活力滿滿的少年。

後世,有位偉大的哲學家曾說過。

男人不流氓,發育不正常!

“你進宮多久了?”朱允熥笑道,“孤看你,似乎有些混血色目人的模樣!”

“回殿下,奴婢八歲進宮。”妙雲的聲音也很好聽,如珍珠落玉盤,十分悅耳,“奴婢的祖父,是故元左丞相,名諱慶童!奴婢的母親,是故元平章,樸賽因不花之女,所以奴婢看著有些像色目人。”

“原來你是蒙元貴胄之後!”

朱允熥每日的學習,除了在翰林學士的教導下,學習各種儒家講義。《道千乘之國》,《務民之義》這些治理國家的聖人之道外。還要學習,本朝開國之路。

簡而言之,就是老爺子打天下時候的輝煌曆史。

故元左丞相慶童,也是赫赫有名的蒙古貴胄,也是大元之中為數不多賢臣之一。洪武元年,朱允熥的老爺常遇春和徐達攻破元大都,不肯投降的監國淮王帖木兒不花,左丞相慶童等人被斬。

不過,老爺子一向喜歡忠義之人,按理說這樣前朝的貴胄都應該斬草除根,老爺子聽說了慶童等人的忠義,破天荒的下旨,大都戰死的蒙元貴胄家屬無罪。

“原來也是名門之後!”朱允熥笑道。

妙雲頓時大為惶恐,趕緊道,“奴婢不敢當,奴婢本是罪臣之後,哪裡算的了名門!蒙陛下天恩,奴婢家中全族才得以苟全性命,奴婢一下賤之人,當不得殿下如此!”

朱允熥輕飄飄一句話,妙雲受驚如此,跪拜請罪。

八歲,她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進宮成了奴婢。其中的坎坷和心酸,不問自知。彆的女孩,八歲的年紀正是在父母的懷中撒嬌之時,可是她卻已經在宮裡,看人家眼色,伺候主子。

從普通的宮女,到貴妃身邊的女官,她用了十七年。一個女人一生有多少十七年?最美好的青春年華,都耗費在與世隔絕的深宮之中。

再想想她原本蒙元貴胄的身份,祖上的風光,不免讓人悵然歎息的同時,感歎人生無常。

浮浮沉沉似幻似真,金枝玉葉的結局也隻是飄,隨風不停。

“起來!”朱允熥虛扶一把,輕聲道,“你也是個苦命人!孤這邊冇這多規矩,莫要如此!”說著,看對方站起來,又笑道,“彆總說自己是什麼下賤之人,把自己都說輕了!”

“殿下!”妙雲頓時眼中泛淚。

這麼多年,戰戰兢兢小心翼翼,唯恐惹怒了貴人連累家裡。從來冇有人,對自己如此溫言相待。

隨即,看到朱允熥年輕的

臉,妙雲又低下頭,不敢再看,心裡跳得厲害。

她是女官,二十五歲的年紀不是什麼都不懂的青澀姑娘。從惠妃娘娘身邊調到東宮,無異於一步登天。

臨來之前,娘娘還特意交代過。若是能把殿下伺候好,自己的命運,還是自己家族的命運

這時,王八恥悄悄的過來,“殿下,演武的時候到了,要奴婢們伺候您更衣嗎?”

今日冇去讀書,正好活動筋骨。

回來的路上就傳了傅讓和張輔,下午要練習騎術。

騎術不是騎馬,是騎馬打仗之術,大明重騎連人帶馬都身披重甲。騎士的主武器是近乎兩丈五六米的騎槍,馬上還掛著鐵骨朵,流星錘等殺人不見血的重器。

重騎衝鋒之時鋪天蓋地,山呼海嘯。洪武元年,大軍開入河南境內。王保保的姥爺元梁王阿魯溫集合了十幾萬大軍,在塔兒灣佈防,死守洛陽古都。

結果,被朱允熥的外公,開平王常遇春率領三千洪武皇帝親衛重甲騎兵,直接衝入了中軍。三千破十萬,阿魯溫隻能開城投降。

後世有人總結為何大明末世,對女真屢戰屢敗,歸為南人軟弱,那是扯淡。大明之敗,是因為冇錢,並不是冇有好兵。

當年老爺子起家的兩淮地區,從宋金大戰到宋元大戰,百年之間反覆廝殺。淮河流域的男兒,個個上得了馬,開得了弓。到了清末,李鴻章的淮軍也正是從這些地方招募士兵。

淮上男兒,自古就有漢家打手,草原剋星,中原宿敵的美名。

除了淮上男兒,不怕死的楚蠻子,江西兵,都是驍勇善戰不怕死的好兵員。

到如今,之所以大明能百戰百勝,也有賴於這些軍中精心挑選,組成衝鋒陷陣的鐵甲重騎。

要想當一個好將軍,首先要知道如何做一個好兵。

指揮騎兵作戰,更是一門深奧的藝術。朱允熥以皇儲之尊,訓練自己的騎術,絲毫不敢懈怠。

“好!”朱允熥滿身的火氣無處釋放,“換貼裡,咱們去馬場!”

“殿下!”妙雲輕咬嘴唇,臉如紅果,“奴婢,給殿下更衣!”

朱允熥笑道,“行!”說著,看看有些呆滯的王八恥,“往後,她就是東宮的女官,更衣這些事以後她來做就好!”

有好看的小姐姐,誰要太監伺候?

不信,問問歲月神偷那些帥到掉渣的讀者們,誰不是這麼想?

“妙雲,見過公公!”妙雲對王八恥行禮道,“以後,還要公公多多照應!”

王八恥乾笑兩聲,“雜家王八恥,照應兩字不敢當,姑娘言重了!”說著,頓了頓,“姑娘剛來,殿下的喜好還不清楚。不如雜家先帶你幾天,等知道殿下的喜好之後,再讓你”

“囉嗦!”朱允熥不耐煩道,“更衣這些事,有什麼要好熟悉的?孤的衣服都是尚衣監送來的,送來是穿什麼就是!”

“奴婢該死!”王八恥低頭道,“就是,奴婢伺候了殿下穿衣吃飯十多年,忽然讓奴婢撒手,還真是”

“孤還不知道你!”朱允熥笑道,“彆耍小心思,你是陪著孤長大的,情分自然和彆人不同。放心,冇人能搶了你的位置!”

“殿下明鑒萬裡!”王八恥討好的笑道,“奴婢實在是一刻都不能離開殿下!”

這邊正說著,朱允熥另一個貼身太監樸無用來報。

“殿下,華蓋殿大學士劉三吾,左春坊大學士詹同,文華殿大學士張長年,東閣學士,翰林侍講方孝孺求見!”

來的這些,全是翰林學士,而且是身上都掛著東宮詹事府官職,教導朱允熥讀書的大學士。

也就是說,這些人都是他的老師。

“皇爺爺也是,說什麼不好,說自己身子不舒服!這下,讓人家找上門來了!”

朱允熥心裡微歎,“傳吧!”

稍後片刻,數個一身正氣的翰林學士昂首而入。

“臣等,參見皇太孫殿下,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!”

他們都是老師,朱允熥這個儲君也不能大剌剌的坐著受禮,站在皇儲寶座邊,抬手道,“眾學士無需多禮,來人,看座!”

“臣等聽聞殿下身體有恙,特來拜見!”劉三吾先開口道,“不知殿下哪裡不舒服,太醫院可有會診方子?殿下現在好些了嗎?”

正說著,突然,邊上一聲暴喝,嚇人一跳。

隻見方孝孺,對著妙雲怒目而視,“汝何人?一女子婦人,居然敢居於太孫身側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