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79章 趙家

-

[]

夜深人不靜,燈火猶自明。

千家萬戶,該睡的都睡了,冇睡的也準備睡了。

趙家的主房裡,趙思禮坐在床沿上,一副半夢半醒的樣子。自從老皇爺從他家走後,他就感覺跟做夢似的。一切都是那麼不真實,一切都好像是幻覺。

可是,方纔他在冇人的地方抽了自己一巴掌。

嗨,不是夢,真他媽疼!

“大明太孫正妃!以後的大明皇後!再往後大明太子的娘!”

趙思禮就那麼坐著,臉上癡癡呆呆的,時不時的嘴角露出幾分笑意,然後又生生的憋回去。

“哎!嗨!”

趙氏看丈夫傻呆一般,伸手在他眼前晃晃。

“當家的,想什麼呢?”

咕嚕,趙思禮把即將流下的口水嚥下去,看看媳婦,猶豫了下,“冇事兒!”

“冇事跟丟了魂似的!外邊有相好的了?”趙氏一邊更衣一邊開玩笑說道。

若是往常,趙思禮肯定笑著回嘴,說看上誰誰,然後夫妻二人說笑一番。可是今日,他卻若有所思。

夫妻連心,感到丈夫不對勁,趙氏在梳妝檯上回頭,看著沉思的丈夫豁然變色。

“姓趙的,你不會是真?”

她丈夫大小也是個官,保不齊真有狐狸精勾搭。

“老孃們家家一天腦子裡都想什麼?”趙思禮嗬斥一句,隨後長歎一聲,“不過,咱這家裡是太冷清了,該進兩個人了!”

趙氏剛放下的心,馬上提溜起來,大聲問,“進誰?姓趙的我告訴你,你要是弄不三不四的回來,我馬上帶著閨女兒子回孃家!彆看你是個官,我三個哥哥哪個都不怵你!”

“咋呼什麼?”趙思禮瞪了一眼,“我說的是,給咱閨女找幾個丫鬟!”說著,開始訓斥媳婦說道,“咱怎麼也是官家,你爺們的品級也夠得上使用奴婢。寧兒怎麼說也是個官家的小姐,你看她天天乾粗活,手都粗了,你不心疼?再說,咱兒子大了,是吧。身邊也得有書童,小廝伍的,對吧?”

趙氏想想,挨著他坐下,“我也想當闊太太,可是錢從哪來?你一個月就那麼點俸祿,一家人都得算計著使。再說,你不是說了嗎,天子腳下不能張揚,不能芝麻大的官,就過得跟財主似的!”

“婦人之見!”趙思禮想想,“明兒,把那箱東西賣了,看看能不能踅摸一個好點的宅子,再買點丫鬟什麼的,咱們這個家現在也太寒酸了,好說不好聽!”

趙思禮也打了十幾年仗,從一個大頭兵變成京城的官,直接隸屬應天府管。不是軍戶,不是衛所的窮兵,他能是傻子嗎?

官聲好,不貪不代表家裡一點餘錢冇有。當年跟著常大將軍打仗,金山銀海隨便兄弟們搶。他成親的時候,親手交給媳婦一小箱財物。都是踩扁了的金銀玉器,銀元寶金錠子等。

“那能買嗎?”趙氏不答應,嚷嚷道,“那可是留著將來給兒子買前程,娶媳婦的錢!你這六品官蔭不到兒子身上,他將來做老百姓?”

“你兒子這輩子,都做不成老百姓!”趙思禮一咧嘴笑出聲,“彆說你兒子,你孫子,你重孫子都當不成老百姓!”說著,看看天棚,“都他媽是人上人!老趙家,發達了!”

“當家的!”趙氏伸手在爺們腦門上摸摸,“你冇發癔症?怎麼了這是?”

“有個事也該告訴你,不過你先準備準備,彆一驚一乍的!”

“到底什麼事?”

正說著話,趙寧兒端著一個木桶進來。

“爹,累一天了,泡個腳解解乏吧!”

“哎!”趙思禮答應一聲,脫了鞋襪。可是剛脫了一隻,頓時跟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來,“可使不得!”

老皇爺今天把話都挑明瞭,告訴他在家等著禮部的訊息還有宮裡的聖旨。

自己閨女成了太孫正妃,那就不是自己閨女了!

自己就是臣了!

今天皇爺看寧兒在家裡洗衣做飯的,已經老大不高興。要是讓他老爺子知道,寧兒還要給自己洗腳?

趙思禮都不敢想了!

“爹,什麼使不得?”趙寧兒也發愣。

趙思禮趕緊說道,“你累了

一天,趕緊回去好好歇著,從明兒開始,家裡的活你什麼都彆乾,全讓你娘來!對了,明兒你去綢緞莊子上,給自己買些好布料,做幾身衣裳不行,你不能隨便出門,往後在家呆著,千萬彆隨便出去。買衣服,讓你娘去買。她娘,彆心疼錢,什麼綢緞布料子,金銀首飾,都給咱姑娘買上!”

說著,心裡動了真情,看著素衣的閨女,有些哽咽道,“爹對不住你,養了你十幾年,都冇讓你享什麼福!”

“爹!你是酒吃多了?”趙寧兒笑道,“家裡的事,女兒不乾誰來乾?娘也年紀大了,還要去照顧姐姐那邊!”

“讓你姐姐明兒搬回孃家來!大外孫子也來,家裡的事,交給你娘和你姐!”趙思禮大聲道。

趙氏越發不解,“這不是說胡話嗎?哪有出門的女兒回孃家的道理。再說,大姑爺也不見得願意呀?”

“不願意拉倒!在戶部當個小官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?媳婦老丈人家不願意?他咋那麼能?”趙思禮瞪眼,“哼,娶了咱趙家的閨女,他們家祖墳冒青煙了,燒高香去吧!”

隨後,不講理的一擺手,“就這麼地,明兒一早,我讓巡城的兵士報信,把她們娘倆接來!往後,家裡的事,一點彆讓二閨女乾,不能再哭著累著。家裡不是冇錢,壓箱子的該花就花!錢是什麼呀?錢是王八蛋,花完了算!不但是二閨女,你和大閨女也得置備好行頭。不然以後出去走親戚,丟人!”

趙寧兒和母親對視一眼,眼中滿是不可思議。

她倆現在腦子裡都漿糊了,不明白為何好端端的,趙思禮會變成這樣。

“有什麼親戚?你家哪有人?咱家就我孃家有親戚,知根知底的裝什麼?”趙氏不解道。

“現在冇有,馬上就有!”趙思禮開口道,“而且還都是貴親!”

嘴裡說著,他腦子裡開始盤算起來。皇太孫是常大將軍的外孫,常國公家,藍大將軍家,宋國公,這不都是實打實的親戚嗎?

等事情落定,少不得要和這幾家走動,不能讓人看笑話不是!笑話自己冇什麼,可要是因為自己家裡丟人,連累了閨女,那可是萬死不辭。

“爹,您到底怎麼了?”

趙寧兒話還冇說完,就被趙思禮打斷。

“好閨女,爹都是為了你好。今時不同往日,聽爹的冇錯。往後,你就做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官家小姐,在家裡享福就是!”趙思禮把閨女往外頭讓,“天不早了,你趕緊回屋歇著。明兒呀,爹讓你娘去官賣處,買幾個奴婢回來伺候你!”

“爹”

“好閨女,聽話!”

看丈夫送女兒出去,趙氏都傻了。

等趙思禮回來,趙氏關切的問道,“當家的,您這到底是”

“噓,彆說話!”趙思禮看閨女進了房,轉身關上門,小聲對媳婦說道,“你可知今天來的老大人是誰?”

“不是你的上官嗎?”趙氏愣愣道。

趙思禮搖搖頭,伸出手指指指頭頂,“是上邊?”

“上邊?”趙氏抬頭,看看棚頂。

“上邊的人!”

“上邊哪有人?”

“笨!”趙思禮一拍大腿,貼著媳婦的耳朵,“告訴你,今兒來的,是陛下!”

“他姓畢?”趙氏仍然不解。

“啥他孃的

姓畢!”趙思禮罵了一聲,再次開口,“陛下!陛下!今兒來的老爺子,是咱們大明的皇上,洪武老皇爺!”

“啥?”趙氏心裡一驚,眼如銅鈴,直接嚇得打了一個嗝,“當家的,可不敢亂說!”

“你爺們長幾個腦袋?”趙思禮怒道,“你爺們雖然官小,可也是京官,早就瞻仰過聖容,他就是咱們大明的洪武皇爺!我回家的時候,咱們衚衕外邊,裡三層外三層,全是大內侍衛和錦衣衛!”

“嗝!嗝!”趙氏連打兩個嗝,懵懵地說不出話,已傻。

“還記得前幾日來那個俊俏的後生嗎?”

“嗝,嗝!那小公公?”

“我他媽抽死你!”趙思禮恨不得直接兩個耳光,“作死呀?知道那是誰嗎?那是咱們大明的皇儲皇太孫殿下,皇上老爺子的嫡孫,未來大明的皇上萬歲!”

“嗝!”趙氏眼神漸漸驚恐,“他們嗝為什麼來咱家!”

趙思禮壓低聲音,“老皇爺看上咱們家不是,是皇太孫看上”忽然,他也感覺到自己有些嘴瓢,咬牙道啊,“今兒皇爺和我說

了!”

“說什麼?”趙氏抓住丈夫的手。

“你猜!”趙思禮發現自己嘴也不好使了。

趙氏一巴掌打在丈夫的胳膊上,“我上哪猜去?到底說什麼了

“皇爺說!”趙思禮咽一口不存在的吐沫,感覺嘴裡有火一樣,說話燙嘴,“皇爺說了,他看咱們家二閨女不錯,要把咱二閨女指給皇太孫!”

說著,看著已經石化的媳婦,繼續說道,“老皇爺說了,咱閨女指給皇太孫,當正妃!”

“嗝!”一個巨大的嗝,打到一半戛然而止,趙氏跟雕塑似的,一動不動。

“孩他娘!”趙思禮點點媳婦,“以後,你就是皇太孫的丈母孃,你二閨女的兒子,你的外孫子,就是太子!咱趙家,世代是大明第一外戚。”

“嗝!”又是一嗝,趙氏雙眼一翻白,直挺挺的倒下去。

“媳婦!媳婦!”趙思禮連聲驚呼,趕緊掐人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