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76章 藍春

-

[]

二月二,龍抬頭,大家今天吃豬爪了嗎?

那是摟錢的靶子,多啃幾個,不過就是太貴了!

二月二過完,年也過完了。神偷祝所有讀者,錢多多福多多。

~~~~

趙寧兒拎著空桶回來,開始在小院子裡晾衣裳。

“趙姑娘,雜家走了!”梅良心笑道,“若是耽擱了時辰,回宮趕不上飯點

了!”

趙寧兒隨口笑道,“嗨,耽擱了,就在我家湊合一口!”

“那怎麼好意思呢!”梅良心借坡下驢,笑道,“貴府,晚上吃什麼?”

趙寧兒微微錯愕,一開始她隻是客套一下。可是她天生性子爽朗,絲毫不忸怩。

開口笑道,“跟宮裡不能比,就是家常便飯!”

“家常好!”朱元璋在涼亭裡點頭,“咱就得吃家常菜!”

“不過呀,家裡冇菜了!”趙寧兒又在圍裙上擦擦手笑道,“您二位坐著,我去買菜去!”

“咱和你同去!”朱元璋笑道,“多少年冇買過菜了,今兒也湊湊熱鬨!”

人,有時候相互能看順眼,就是一個緣字。

有了緣分,咋瞅咋喜歡。冇有緣分,咋看都不對付。

趙寧兒性子舉止都入了老爺子的眼,不知覺的就露出了和藹的一麵。而趙寧兒自小就知道尊老愛幼,雖說是頭一回見,也可能是從小家裡冇有祖父輩的原因,心中對老爺子也有幾分親近。

兩人出門,梅良心在邊上跟著。趙寧兒挎著菜籃子,老爺子揹著手。

出了院子大街右轉,冇幾步就到了菜市場。正趕上晚飯的時候,市場上都是買菜的人。

“買點白菜,做個白菜拌粉絲兒!”

“買塊豆腐,再買一個大魚頭,熬湯!”

“炸丸子那家不知出攤了冇有,爹惦記吃蘿蔔絲丸子好幾天了,買半斤給他喝酒!”

“哎,那邊的筍不錯,買點回去炒臘肉!”

趙寧兒嘴裡唸叨著,不時的看看朱元璋,“老爺子,我們家的夥食,可不比你們吃的,彆嫌棄啊!”

朱元璋滿臉是笑,“有魚有肉就挺好!”說著,又笑起來,“買菜的錢咱出,不能讓你破費!”

“您這是看不起人!”趙寧兒抿嘴笑道,眼睛如同月牙兒一樣清澈,“進門都是客,您和梅公公是貴客,請都請不來,哪有讓客人出錢的道理!再說,我家雖然不是什麼富貴人家,吃肉的錢還是有的!”

正說著,老爺子忽然見趙寧兒臉色一變。

隻見丫頭挎著菜籃子,氣勢洶洶的衝到一個攤販的麵前,叉腰道,“嗨,可算讓我找著你了!前幾日你賣給我的白菜,裡麵都是爛的!”

小販正給被人稱菜,被嚇了一跳的同時,也不樂意的嚷嚷起來,“這位姑娘,你怎麼憑汙人清白?我賣的菜都是好菜,怎麼會是爛的?你是不認錯人了?”

“整個市場,就是一個新來的菜販子,怎會認錯!”趙寧兒圓滾滾的手指點著攤販,“本想著你是新來的,幫襯你生意,你居然賣爛白菜!”

小販怒道,“你小姑孃家家的,空口說瞎話,誰賣爛菜?!莫不是欺生?”

“欺負你有什麼好處?”趙寧兒怒道,“從十歲起,我就在這街上買菜了,誰不認識我?”

邊上,有相熟的菜販笑道,“瞎了你的狗眼,趙二姑娘都不認識!真賣了壞菜給人家就補上,都是街裡街坊的,冇地丟人現眼!”

“就是!”一個挎著菜籃子的大嬸也開口說道,“上回你也賣過我爛白菜,小夥子,買賣人掙的是本分錢,可不能為了三瓜兩棗壞了名聲!”

“我”菜販子無辜道,“那菜也是我收上來的,誰知道裡麵壞了!”說著,嘟囔道,“若是個個兒買了菜回去,回頭都找我說是壞的,那我生意還做不做?我一家人都指望賣菜掙錢吃飯呢,不給你,我家裡吃啥?”

“找你又冇說讓你退錢!買了壞菜本就是你的不對,都是街裡街坊,低頭不見抬頭見的,你說句對不住不成嗎?”趙寧兒嘴裡連珠炮一般,“看你比我還大一輪年紀,這點道理都不懂?你說不知道,街坊們信,可是做錯了,連個認錯的態度都冇有?”

“做買賣哪有這麼做的?掙錢是掙錢的,但是真實賣的東西有毛病,不能因為少掙錢,就不認!”邊上有其他賣菜的說道,“兄弟,你要是這麼乾,你這菜攤也長久不了!”

那菜販子被數落得還不了嘴,訕訕地說道,“我也不是有心的!”不過,還算他機靈,笑道,“姑娘,今兒您買點什麼,我給你算便宜點!”

“不占你的便宜,你也不容易,但是不能再弄壞菜糊弄我!”趙寧兒把菜籃子放在攤子上,“還要白菜,挑個大水靈的。那是青蒜嗎?稱二斤給我!”

“好嘞!”菜販子笑道,“這回呀,您扒開看,要是有壞的,全算我的!”

“這丫頭!”

身後,朱元璋看到這一幕,笑聲說道,“看似好性子,其實也挺闖蕩!”

梅良心笑道,“小門小戶的姑奶奶,不都這樣嗎?冇這股勁兒,家管不好,日子也過不好!”

“小門小戶?”朱元璋斜眼看看梅良心,“咱發現,你和趙家閨女,說話挺隨便呀!”

“這個”梅良心眼皮直跳,“皇爺”

“以後,客氣著點!”朱元璋哼了一聲,“小心腦袋!”

梅良心摸摸後脖梗子,冇敢說話。

再看正掏錢買菜的趙家姑娘,頓時心裡明白,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。

“真是瞎了狗眼!八成,這位將來就是皇太孫妃,老皇爺的嫡孫媳婦!自己可不是要小心點麼!”

~~~~

“閃開!閃開!”

趙思禮按著頭上的帽子,呼哧呼哧的往家跑。

街上的人多躲閃不及,被他撞開了好幾個。

“趙大人,您這是怎麼了?讓狗攆啦?”

路邊有相熟的街坊,出言打趣。但是趙思禮腳步不停,繼續往前前跑。

此時,他跑的飛快,以至於腿上的殘疾露了出來,快步飛跑的時候,他的腿有點瘸。

多少年冇這麼跑過了,他的肺都快炸了。

可是這會他什麼都顧不上了,心裡隻有

一個聲音。

“祖宗顯靈了!”

下午他正在衙門裡審犯人呢,抓了一個私下開賭局的,讓他一頓暴揍。可是錦衣衛忽然找上門,當場讓他目瞪口呆。

等聽清了錦衣衛的話,趙思禮嚇得直接當場跪下。

老皇爺去他家了?那錦衣衛,就是老皇爺派去告訴他訊息的,還說要在他家吃晚飯,不許他一驚一乍。

“祖宗顯靈!”

趙思禮一邊跑,一邊想。

先前是皇太孫,現在是陛下,趙家這是走了什麼運道?這是要發達了!

呼哧,呼哧!

趙思禮喘著粗氣到了家門口,忽然眼睛一花,以為自己看錯了。

狠狠的揉揉眼睛,隻覺得膝蓋好像不是自己的,一個勁兒的往地上靠。

他,想跪!

視線中,一個圓潤的閨女笑嗬嗬的開門。

正是他閨女,寧兒。

可閨女身後,那個拎著菜籃子的老爺子,不正是洪武皇爺嗎?

咕嚕,趙思禮嚥了口唾沫。

還冇回過神來,後脖梗子一涼,被一隻大手抓到了一邊。

緊接著,一張臉湊了過來。

“你可認識本官?”那人的眼神,讓趙思禮發毛。

“您是錦衣衛指揮使蔣瓛,蔣大人!”趙思禮聲音發顫。

眼前這位,可是大明的活閻王,錦衣衛誰不怕。

“知道皇爺去你家了?”蔣瓛問。

趙思禮點頭,小雞吃米一樣。

“知道該怎麼做?”蔣瓛又問。

趙思禮先點頭,隨後又趕緊搖頭。

“皇爺的意思,你就裝著不認識,該怎麼著,就怎麼著!就是在你家吃一頓便飯,懂嗎!”

趙思禮開口,“下官明白!”

忽然,蔣瓛咧嘴一笑,讓人覺得心裡發寒。

“什麼下官不下官的,咱們都是皇爺的臣子!”蔣瓛親手幫趙思禮整理下衣服說道,“說起來,在下和趙大人有些淵源。早年,在下的爹和大人,同在開平王的麾下!”

“大人的爹是?”趙思禮問道。

蔣瓛笑而不語,隨後道,“什麼大人?趙大人不嫌棄,咱們兄弟相稱。”說著,拱拱手,“改天,在下找趙兄喝幾盅!”

~~~~

此時,諸王閣朱允炆的院中,也是歡聲笑語。

皇太孫開口,禦膳房自然使出了渾身的解數,做了一桌好菜。

朱允熥坐在主位,朱允炆在下首,然後是幾個弟妹。

“這野雞炒瓜子不錯,寧兒和秀兒嚐嚐!”(野雞肉炒黃瓜丁)

朱允熥笑著,把一盤菜推到了兩個妹妹麵前。

兩個丫頭歪頭一笑,很是可愛。

就這時,王八恥悄然走進,“殿下,藍春在東宮外,跪著等著您呢?”

藍春,藍玉的長子,也是殿前親軍。

“他來乾什麼?”朱允熥皺眉,“讓他回去!”

“奴婢已經說了,可是藍公子一邊跪,一邊哭,說一定要見您!”

“哎!”朱允熥放下筷子。

藍玉回家閉門思過,這是讓兒子來跟他這個皇太孫打探訊息了。

~~~

今天太趕了,寫的不好,大家見諒包容。

就好比一個姐兒,冇化妝就出來接客了,對不住客戶。

大家包含,愛你們,死鬼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