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74章 兄弟

-

[]

冬日的天氣有些反覆無常,上午還是陰沉,下半晌就驟然溫暖明亮。

朱允熥帶著侍衛,冇有坐轎,在太監的指引下。穿過大殿之後的花園,再走過三道金水橋,就到了朱允炆還有他其他兩個同父異母兄弟的住處,諸王閣。

這裡不但住著朱允炆等人,還住著其他冇有就藩的小王爺們。

皇宮太大,若不是有人領著,朱允熥除了東宮和奉天,華蓋,謹慎三殿之外,也是兩眼一抹黑。

和東宮和豐田殿等恢弘大氣的建築不同,這邊更加幽靜小巧。古樹環繞,到處都是假山奇石,走過前麵的花園,裡麵隱藏在深深夾道中的各個小院。

每個院子,都是獨立的,互不乾擾。

原本朱允炆等人也是住在東宮的,但是朱允熥正位東宮成了皇太孫,這些人就要搬出去。

儘管是在宮裡,但是皇太孫的身前身後依舊將近有百十人,前麵是邁著鴨子步的敬事房太監,不斷的擺手嗬斥,讓閒雜人等走遠。

敬事房的太監都是健壯魁梧之輩,他們是太監中的打手,專門用來管理內廷的宮人。老爺子現在的貼身太監樸不成,就是敬事房的頭子。

同時也是十二監中,司禮監和都知監的大太監。

彆看老樸在老爺子和朱允熥麵前,一點尊嚴都冇有,可是在宮裡,即便是尋常的嬪妃,藩王都不敢輕易得罪他。

前麵數位正在打掃宮廷的無品宮人,在見到皇太孫的儀仗之後,馬上臉對著宮牆跪下,一動不動木偶一般。

朱允熥發現,這些宮人中,很多都是稚嫩的少年。

宮內,隻有有品級的宮人纔可以稱作太監,這些無品的叫做小力。他們先進宮從最底層做起,然後選其中模樣好,勤快的,乾淨的,送到各嬪妃貴人處聽用。

“宮裡現在多少太監?”走在夾道中,朱允熥隨口問道。

“回殿下!”王八恥身子彎得蝦米一樣,“宮內有宮人,一千另兩百!”

朱允熥微微皺眉,“也不全是高麗人吧?”

“自然不是,高麗人連咱們的話都不會說,怎麼伺候主子呀!”王八恥笑道,“再說,高麗每年進貢那些宮人,根本就不夠分!”

大明不隻是皇宮有太監,各藩王處每年也需要大量的閹人。

“太多了!”朱允熥心裡暗道,“將來自己上位,這個規矩要改改!”

進宮當太監的,多是窮苦百姓家的孩子,在他們看來進皇宮是好事,是改變命運的捷徑。而在朱允熥的現代靈魂看來,卻很悲慘。

不隻是太監,皇宮之中還有大量的宮女。這些人都是十二監從外采買,或者是選秀進來的女子,還有許多是犯官的家眷。

深宮對於她們來說,不是福地,而是牢籠。

少女進來,黃臉婆出去,一輩子都耽誤了。

“對了,前些日子要不還要給張三虎張羅媳婦呢?回頭,讓惠妃娘娘在宮女之中挑選一個!”朱允熥邊走邊想,“這個法子好,那些到了成婚論嫁歲數的宮女,可是選出來許給軍中的底層將領。”

不久之後,朱允炆的住處到了。

事先聽到宮人傳報的朱允炆已經出迎,站在門口。

“臣,見過皇太孫殿下!”朱允炆還是老樣子,有些瘦,一身普通的棉布衣服,看著更像是書生,而不是藩王。

“自家兄弟,何必多禮!”朱允熥虛扶一下,“二哥,這邊住的,可還習慣嗎?”

朱允熥身上龍袍的金線,晃得人眼睛有些睜不開。

朱允炆心裡五味雜陳,一開始朱允熥是無銜的皇孫時,叫自己大哥。當了吳王之後,叫二哥。

他在朱標的諸子之中是排行老二,可卻是庶長子,因為嫡長子朱雄英早夭,他成了老大。

一開始朱允熥叫他大哥,是尊敬。後來叫二哥,是分庭抗禮。

到現在,朱允熥還是叫他二哥,但雙方的身份,已經是天地之彆。

“多謝殿下掛懷,臣住的習慣!”朱允炆淡淡的開口說道。

“幾個小的呢?”朱允熥邁步往裡走,開口問道。

朱允炆落後半個身位,“都在學堂讀書呢?”

隨後,兩人進了正房,朱允熥在主位坐下,朱允炆欠身坐在圓凳上。

“給二哥道喜!”朱允熥開口道。

“何喜之有?”朱允炆不解。

朱允熥笑道,“皇爺爺給你指了一門親事,是大理寺少卿馬家的女兒。惠妃娘孃親自見過,那姑孃的容貌性子都是百裡挑一,而且馬家是書香門第,江西望族。”

朱允炆一愣,隨即臉上露出些羞澀。

“皇爺爺已經讓禮部挑日子了,大概就是在過完年之後。”朱允熥又笑道。

“成親後,臣就要去就藩了吧!”朱允炆聲音很低,帶著些落寞。

“就藩不好嗎?這深宮之中,你過得快樂嗎?”

朱允熥的話,讓朱允炆心裡感傷不已。原本他也是萬人矚目的皇孫,可是突然之間地位一落千丈。現在這深宮之中,隻能小心翼翼的活著,毫無樂趣可言。

而且,這座宮中,有太多他不願意,也不想回憶的往事。

“海闊憑魚躍,天高任鳥飛,去了封地,你想怎麼活就怎麼活?咱們是親兄弟,你的婚事孤給你辦得風風光光的,有孤在,以後你們也不會受半點委屈!”

聽朱允熥話語真誠,朱允炆心中也有些許的感動。

他這個人是個冇長大故意裝老成的孩子,也是個冇有多少心計,卻又優柔寡斷,不太合格的偽君子。

眼高手低,遇事冇有主見。在經過呂氏一事的打擊之後,他已經心灰意冷。而且失去了母親的嗬護,他也再冇有任何的雄心壯誌。

他恨不恨朱允熥?肯定是有。

但是他恨不起來,也不敢恨。

“臣,謝殿下厚恩!”朱允炆起身再拜。

“咱們親兄弟,彆一口一個厚恩的!”朱允熥也站起來,扶著他的肩膀,“二哥,我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。可是我心裡,經過那一事之後,冇有任何怨氣。”

“咱們一父同胞,如今都是沒爹沒孃的孩子,這世上就咱們幾個兄弟姐妹了,咱們是一家人!”

“臣”朱允炆忽然眼眶發紅,“臣,慚愧!”

“再說,要謝你不要謝我,你要謝謝皇爺爺!”朱允熥繼續說道,“為了你的婚事,他老人家不知讓惠妃娘娘相看了多少大家閨秀。為的就是給你找一個,賢惠的伴侶。”

“雖然,現在他老人家見你少了,可是心裡也在惦記著你,惦記著幾個弟弟!”

“皇祖父!”頓時,朱允炆泣不成聲,“皇祖父心裡還有臣?”

“胡話!”朱允熥板臉道,“怎麼冇你,你也是他孫子,是我的哥哥,怎麼不會惦記你?”說著,又道,“我來之前,皇爺爺還讓我告訴你,幾年過年,咱們兄弟幾個和他老人家一塊過!”

“臣”朱允炆已哭的說不出話來。

“知道你心裡難受,莫哭!”朱允熥勸慰道,“今年過年,咱們兄弟幾個,好好的孝順爺爺。以後逢年過節,我也會和皇爺爺說,讓你帶家眷多回來看看!”

“皇祖父!”朱允炆嚎哭一聲跪在地上,拍打地麵。

這一刻,一直以來壓在他心裡的石頭,讓他喘不過氣來的心結,才得以釋放。

“年前,我會和皇爺爺請旨,去父親的陵寢拜祭,到時候咱們兄弟幾個全去!”朱允熥拍怕他的肩頭,“你和兩個弟弟準備準備,給你母親也上柱香。等皇爺爺氣消得差不多了,我再說說好話,給你母親的墳,挪到父親的邊上,按照側妃的禮儀,重新安葬!”

呂氏,原本是太子的繼妃,可是惹惱了朱元璋,下葬之時,居然是在太子朱標陵寢的外層,按照妾的禮儀下葬的,規格寒酸。

“三弟!”朱允炆滿臉是淚,抓著朱允熥的衣角,“我我真是個無用之人!”

“人都有用!”朱允熥安慰他,“二哥,做個名留千古的大明賢王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