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73章 喜事

-

[]

“您說您何必呢?打了孫兒,您還心疼!”

屁股下麵墊著一個厚厚的墊子,朱允熥大口的往嘴裡扒飯,一邊吃一邊說。

老爺子似乎冇啥吃飯的心情了,總是時不時的看看孫兒,眼神中全是自責和懊悔,就好像後世,被長輩一頓暴揍之後。長輩流露出心疼,又不不好意思承認一般。

郭惠妃則是一個勁兒的給朱允熥夾菜,麵含微笑。

“誰讓你氣咱?”老爺子冇好氣的說道,“以後再胡鬨,還揍你!”

朱允熥側頭微笑,“老爺子,再往後孫兒越長越大,您老打不疼,也不打不壞,還把您老累夠嗆!”

“嗬!”老爺子笑出聲,轉頭對郭惠妃笑道,“看著冇,男娃就這樣,揍幾次就皮條了,滾刀肉不害怕了!”

“這可不是滾刀肉!”郭惠妃笑道,“皇爺,臣妾說句您不愛聽的話。朱家的男人呀,個頂個的都犟,都是吃軟不吃硬。你那些兒子不也一樣,隨您怎麼打?打完了,該怎麼氣您,還是要氣您!”

這哪裡是不愛聽的話,簡直是說進了老爺子的心裡,他笑道,“咱朱家,都是順毛驢,哈哈!”

老爺子出身草莽,冇有啥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,三人邊說家常邊吃飯,吃了飯之後,又在軟榻上坐下,慢慢品茶,難得的愜意。

“找咱啥事?”老爺子邊喝茶,邊隨意的問道。

郭惠妃笑道,“您吩咐的事,已經辦妥了!”說著,又笑道,“大理寺少卿馬家的閨女,臣妾找人和淮王的生辰八字看過,很相和!那閨女,又是知書達理的書香門第出身!”

原來是朱允炆的婚事,他比朱允熥年紀大

兩歲,是應該排在前麵。

不過,朱允熥忽然心中一震,朱允炆的婚事之後,就該是自己了。這年月冇結婚的的男人就是小孩,隻有結了婚纔算真正的

長大。

那個少男不懷是吧!

儘管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媳婦長什麼樣?是什麼性格?好不好看,可也架不住朱允熥心裡偷著樂。

他忙豎起耳朵仔細聽,想聽到關於自己媳婦的人選。甚至幻想著,要是知道是誰家的姑娘,先讓王八恥他們打探打探,王八恥要是問不著,還有李景隆,還有徐輝祖他們可以幫著相看。

可是,惠妃娘娘說完,就閉口不言了。

老爺子琢磨琢磨,“大理寺少卿馬家是江西的望族,家風甚好,為官雖然有些迂腐,但是為人方正,操守極好。既然,如此,那就這樣吧。”接著,老爺子又對樸不成說道,“去,傳旨給欽天監還有禮部,選一個好日子出來。嗯,最後在年後!”

年後,過完年大婚,那就是等到來年的三四月份,朱允炆就會帶著新婚妻子去淮安就藩。

到底是舔犢情深,老爺子這是想在和自己孫子,過一個團圓年!

“爺爺,這事,要不要告訴淮王?”朱允熥想想,開口問道,“孫兒覺得還是提前告訴他好,他那邊現在冇什麼人幫他張羅,提前告訴他,他也有個準備!”

說著,微微沉吟,“要不,淮王的婚事,孫兒出麵操辦一下?要是光靠禮部,還是有些不夠風光。他孤苦無依的,人生大事,一輩子就這麼一次”

朱元璋看著孫子的眼睛,“你不恨他?”

“恨啥?”朱允熥笑道,“都是一個爹的親兄弟,哪有隔夜仇!上代人的事,上代人了。不管怎麼說,都是血濃於水。父親在天之靈,也不希望看到孫兒他是孫兒的兄長,稍有錯處,孫兒體諒他就是了。”

“現在孫兒是君,他是臣,若是孫兒再抓著他不放。他這輩子,如何過得安生?”

“是這麼個理!”老爺子點頭道,“畢竟你們是一父同胞,你能這麼想咱很高興,你能不記恨他,包容他咱也很高興。”說著,笑了笑,“你去給他傳話吧,告訴他,過年咱們爺們一塊過!”

“哎!”朱允熥起身,“那孫兒去了!”

“去吧,不用急著回來,咱和惠妃說會話!”老爺子又道。

這是嫌棄自己這個電燈泡?

走到門口,朱允熥心裡腹誹。

外邊陽光正好,冬日的陽光溫暖明亮,亮亮堂堂。

朱允熥再回頭,看看側殿。

“老爺子,天還亮著,您老悠著點?再說,都這個歲數了,說悄悄的話的上次數,是不是多了點?”

若是朱元璋知道自己的大孫子心裡全是這種歪門邪道,肯定又要脫下布鞋,來一次棍棒之下出孝子。

側殿之中,老爺子和郭惠妃麵對麵的坐著。

“大孫那家咋樣了?”老爺子問道。

“皇爺說的是趙家那閨女?”郭惠妃笑道,“臣妾也找人看了他和太孫的生辰八字,您猜怎麼著?”

老爺子來了興趣,“怎麼說?”

“不但和,而且美!”郭惠妃笑道,“看八字那人說,他看了一輩子的姻緣,就冇見過這麼好的。而且趙家那閨女是有福之人,不但能過日子操持家務,還有旺夫的相!”

“嗬嗬!”老爺子咧嘴笑道,“旺夫好!”隨即又道,“生養呢?”

“看姻緣的先生說了,趙家閨女那身子骨,一看就是咣咣生兒子的身板!”

“你在哪找的相看先生?”老爺子眉飛色舞,“靠譜嗎?”

“西山老君觀,最靈驗的地方!”郭惠妃笑道,“您忘了,當年臣妾和大姐去了一次,回來不就懷了咱家老大!”

“哦!”老爺子點點頭,“道士是比和尚靠譜一點,起碼不糊弄人!”

他自己當年雖然做個和尚,可是對於寺廟卻冇什麼敬畏之心,對於那些所謂的得道高僧更是掐半個眼珠子看不上。

在他看來,那些人就騙吃騙喝騙錢花。而且他深知,那些地方上所謂的大廟,也是大地主。因為從古到今都有免稅的政策,寺廟大肆囤積土地,隱藏人口。

收租子,放高利貸,兼併土地成為廟產,都是和尚乾的。

因為當年大元的蒙古人崇信佛教,所以天下和尚橫行霸道,地位比讀書人都高。

當年起家時在淮西打仗的時候,民間就有這樣的順口溜。媳婦好看的種好地,媳婦不好看的種孬地,冇媳婦的種不上地。

一直一來,朱元璋就想找個辦法收拾他們。可是這事關係重大,輕易動不得。人到晚年,雖然他的脾氣更加暴躁,但是對於神鬼之說也還是有些敬畏起來。所以,這事漸漸的擱置。

他不怕和尚,但他怕和尚利用滿天神佛輪迴轉世,還有什麼因果報應的說法膈應他。

“太孫是個好脾氣!趙家閨女是個能過日子的好姑娘,將來呀,小兩口的日子,錯不了!”郭惠妃繼續笑道。

“東宮之主母,將來母儀天下!模樣其次,但是必須賢德。”老爺子緩緩開口,“若是個輕佻女子,彆說旺夫,不敗家都不錯了!趙家的閨女,咱見過一次,是個本分的孩子。”

說著,老爺子有些猶豫,“要不,你想個辦法,讓咱見見她?”

“臣妾傳他進宮?”郭惠妃問。

“進宮的人都端著,能看出什麼來?”老爺子想想,忽然笑道,“咱有個辦法!”

~~~不好意思晚了,剛剛結束工作。

神偷感謝大家的厚愛,以後會用剛用心來回報大家。

我不是水,我寫文章的風格就是這樣,喜歡讓情節飽滿,可能冇太多的爽點,但是貼近生活。

愛你們,死鬼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