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46章 後患

-

[]

出宮,又要換衣服。

六個太監的服侍下,身上的常服換成隆重的禮服。

儲君東宮之外,手捧著各種儀仗的宮人侍衛,就多達二百多人。另外,儲君出宮還有二百多殿前親軍護衛,大漢將軍十名,錦衣校尉十名。

這還是朱允熥可以簡化的效果,若真是按照皇儲出行的禮法,他的隊伍冇小一千人,都出不了宮城。

換好了團龍袍服,朱允熥從東宮走出,外麵的依仗侍衛宮人全部跪倒,口稱千歲。隨後,他撩著羅裙的下襬,登上車架。

車架上一虎賁侍衛,恭敬的幫他撩開繡著黃綢的車簾。

“張輔!”朱允熥淡淡一笑。

張輔有些臉紅,“臣,為殿下持鞭!”

“好,有勞!”

“臣不敢!”

隨後,朱允熥坐入寬敞的車廂之中,車廂裡靠腳的踏板,熱茶,鮮果,點心等物應有儘有。光是果盤中,除了石榴,桔子等鮮果之外,蜜棗龍眼,核桃果仁榛子等乾果都六七盤。

“**呀!”朱允熥掰了一個石榴,“彆說,還真甜!”

外麵天有些冷,車廂裡又燃著暖爐,再加上身上這麼多一副,顯得有些燥熱。可是一口好似冰鎮的石榴下去,從嘴裡涼到了心裡。

老爺子平時根本不講究這些,若是他的車架裡放這些,保不齊老爺子要罵人。

咱是娘們嗎?放啥鮮果乾果?這些玩意就是樣子貨,哪樣能吃飽人?

可是到了大孫子這,生怕委屈了。所有的一切,全部按照禮製來,甚至超出了禮製。隻要是好東西,恨不得一股腦都給朱允熥送上來。

朱允熥吃不吃,是他自己的問題。可若是十二監還有詹事府敢不用心,少那麼幾樣,那就等著老爺子和他們說道說道。

老爺子的意思很簡單,我孫子可以不吃,但是你必須得給上,必須得讓我孫子看見!

車架漸漸前行,長街之上早有衙役率先淨道,往日熱鬨的大街上,除了兩側站著的應天府兵馬之外,空無一人。

“**呀!”朱允熥又塞嘴裡一枚乾龍眼,齁甜!(hou)

不過,嘴裡那種甜蜜的感覺,隨即變得苦澀起來。

龍眼的核被吐在掌心,他靜靜的看著。

這龍眼讓他想起已故的外婆,他是北方人,十八歲到南方當兵纔看到了這種好東西。兜裡有閒錢的時候買上幾斤,寄回家去給老人嚐鮮。

可是外婆,一直把這些他外孫子孝敬的乾果,珍藏在炕琴裡,冇怎麼吃過。她說,等過年了,孩子們回來一起吃。

可憐天下長輩心,他們吃什麼喝什麼都無所謂,惦記的始終是自己的兒孫。

朱允熥撩開車簾,在前行的車廂裡,回望模糊的宮城。裡麵那個老人,也是一樣的心思,他雖然是皇帝,但也是個兒女奴罷了。

~~~

且說,皇太孫的儀仗出宮。

偌大的奉天殿裡又剩下老爺子一人,他輕輕的從抽屜的暗格裡拿出兩份奏摺,仔細的看著。

這不是普通的奏摺,而是錦衣衛的密報,不通過任何人的手,直接傳達到皇帝手中。

“大將軍藍玉桀驁跋扈,未請聖命,私分戰利品,瓜分奴仆,擅殺俘虜。”

“又於軍中廣受義子上千人,此等義子為藍玉在軍中心腹,皆剽悍之士,唯聽他一人之命。”

“此上千人不在軍籍,無戰之時養在莊園,有戰則充當藍玉護衛親軍。隻知有藍玉,而不知有聖上,更不知有大明!”

“哼!”看到這裡,老爺子冷笑起來,“藍小二,你小子挺能作呀!”

心裡唸叨一句,再次翻開一本奏摺。

“臣錦衣衛小旗奏報,藍玉回京之後,頗為招搖不知避諱。每每與淮西舊人,景川侯,東莞伯,安陸侯,瀋陽侯,淮安侯等人夜夜笙歌。”

“席間高談闊論,暗中點評朝臣,藍玉其人對太師一直念念不忘,常言自己於大明諸將之中,功勳最重。又言,乃是太子太孫的姻親,是國朝第一外戚,如何不得太師,不登三公。”

“混賬東西!”老爺子的臉上閃出一絲怒意,“真是給你臉了!”

“先,皇太孫未立之時,藍玉等人常言必保故太子之子三爺為皇儲也,其中數位宿將,如曹震,何榮等人言道,若太子嫡子不為太孫,死亦不服也!”

看到這裡,老爺子眼神複雜,最終笑了笑,“爾等還算有些忠義之心!隻是其心可誅!”

“皇太孫立後,藍玉淮西舊人勳貴四十餘人,連開宴席舉酒相慶。言,我等淮西武人,又有百年富貴。席間,藍玉言,皇太孫初立,我等武人當侍奉太孫猶如當初太子,不敢有二心。有二心者,不用皇爺處置,他藍玉定斬於馬下!”

“眾將複合,隨後藍玉又道,燕王朱棣桀驁,常懷不軌之心,將來恐為太孫大敵。皇太孫仁德賢明,但似乎有婦人之仁之嫌,不夠殺伐果斷。我等武人,奉太孫為主,當行人臣之事,為太孫分憂!”

“該死!”

啪的一下,奏摺直接被老爺子拍在桌子上。

此刻,平日態龍鐘的天子眼中,滿是淩厲的殺氣。

奏摺上最後的內容,真的惹怒了朱元璋,彆的事他能容,這事他容不下去。

其一,燕王如何乃是朱家的家事,也是你一個臣子能私下編排的?還說要幫皇太孫分憂?如何分憂?等老子死了,你們這些人馬上就要領兵滅了老四?

其二,說皇太孫不夠殺伐果斷?要代主行事!這一條,更是觸犯了老爺子的逆鱗。

他一直擔心的就是朱允熥年紀太小,對這些功臣宿將們控製不住。這些武人,給他們三分顏色就要開染坊,給他們個台階他們就敢上天。

朱允熥年輕,可能一開始念著他們的功勞遷就嗬護,但是反過來,也是養虎為患。這些人不識好歹,說不定就仗著朱允熥念舊情,成為日後的麻煩。

老爺子不是怕朱允熥收拾不了,而是怕朱允熥處理起來麻煩,棘手。

“咱大孫婦人之人?”朱元璋心裡冷笑,“你們這些人,真瞎了狗眼!敢紮刺,他有一百個招兒整死你們!”

“不過,咱說要給大孫一個順順噹噹的江山,任何麻煩都不能給他留!”

“來人!”老爺子喊了一聲。

樸不成從角落的陰影裡出來,無聲跪下。

“叫錦衣衛指揮使來見咱!”朱元璋頭也不抬,“快點!”

~~

晚點還有,謝謝,在工作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