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32章 殘甲

-

[]

老爺子的萬壽剛過,原本晴朗的暖冬就開始變成昏沉。

不是陰沉,而是毫無生氣的昏沉。昏暗的天空似乎離人間很近,密不透風的雲層就壓在人的頭頂,讓人感覺沉悶。

昏沉且無風,但卻異常寒冷。

空氣中彷彿有無數隻蟲子,要鑽到人的骨子裡,再堅強的漢子在這樣的

天氣中,都無法挺直脊背。

應天城外,大隊的騎兵整裝待發,燕王朱棣準備返回北平。

來時浩浩蕩蕩力拔千鈞,回程之時昏暗的天空下有些蕭索,伸手送行的人,三三兩兩。

燕王朱棣在戰馬上一手拉著韁繩,一手用馬鞭點了下頭上的金盔,麵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宮城的方向。然後掉轉馬頭,策馬狂奔。

他身後,驍勇的騎士們如洪流一樣跟上,昏暗的天地中泛起陣陣煙塵。

天空,大地,愈發的昏暗了。

而就在燕王回程之時,皇太孫朱允熥的車駕也跟著皇帝的依仗,緩緩出宮。目標,大明中樞的兵家重地,五軍都督府。

這是一座恢弘的建築,整整三條街占地幾十畝,一眼望不到邊際。車駕所到之處戒備森嚴,到處都是武裝到牙齒的巡邏騎兵,還有標槍一樣屹立著的甲士。

如此戒備並不是因為皇帝和儲君的到來,而是這裡是掌管大明兵馬的機密所在,閒雜人等無詔不得靠近。

五軍都督的大門口,兩隻猙獰的獅子栩栩如生,彷彿在對著人間咆哮。獅子旁邊的數不清多少拴馬樁,一匹匹雄壯的戰馬對著生人露出警惕的目光。

“聖駕到!”

“皇太孫到!”

隨著開路的大漢將軍一聲呐喊,都軍都督府中門大開,裡麵數不清戰將整齊的拜倒。

“臣等,恭迎陛下!”

“臣等,恭迎皇太孫!”

“起來吧!”

一身布衣的朱元璋在朱允熥的攙扶下,緩緩下了馬車。

朱允熥發現,到了五軍都督府,老爺子原本那張總是慈愛的臉,滿是剛毅和肅殺。

“外邊冷,裡麵說話!”朱元璋像是巡視自己領地的雄獅一樣,帶著朱允熥大步走入五軍都督府的帥堂。

等皇帝和皇太孫進去之後,跪著的武將起身,其中駙馬梅殷環視一週,目光冰冷,開口說道,“傳令下去,閒雜人等進十步者死!”

肅立在周圍的甲士抱拳迴應,身上的甲冑鏗然作響。

這是朱允熥第一次來五軍都督府,老爺子所有的兒孫中,隻有他和他故去的父親,有資格來這兒。

和外麵恢弘的建築比起來,帥堂裡有些簡陋,一進門先是中央一個巨大的沙盤,山川湖泊被插著的木牌標註的清清楚楚,牆壁上一幅碩大的大明寰宇全圖,邊關北元叛軍的地方,被用紅色的誅殺劃上了線。

兩邊除了一些簡單的木凳之外,彆無他物。

但是稍微往裡走一走,帥堂中間蒙著虎皮的主位之後,一個個方形的案幾之上,卻擺放著十幾副殘甲。

那些殘甲是豎立著擺放,殘甲的裡麵是雕刻成人身的木頭,所以那些殘甲看起來如同穿在人身上一樣,格外有衝擊力。

鋥亮卻又帶著刀槍痕跡的護心鏡,被重器砸破一角的鐵盔,被斬馬刀砍碎的護肩,一件殘甲的小腹位置上,還插著一根鏽跡斑斑的箭頭。

殘甲雖殘,但不破,一股肅殺之氣迎麵而來。它們靜靜的矗立在那裡,身體的殘破是無數次死戰的功勳。

朱元璋慢慢走過去,伸手在一副殘甲上摸摸,看手指上並冇有灰塵,蠻滿意的點點頭。

“爺爺,這些甲?”朱允熥開口問道。

“這副是耿再成的!”朱允熥指著第一副,緩緩開口。

耿再成,淮西泗州人,泗國公,大明創業初期戰死。

“這是花雲那黑麪廝的!”朱元璋拍著第二副說道。

花雲,淮西二十四將之一,東丘郡侯。戰太平,花雲被陳友諒俘虜,誓死不降,被陳亂箭射死,至死仍大罵不止。

“這是趙德勝那憨貨!”朱元璋又拍了下一副殘甲,老爺子現在的表情,像是在給孫子,介紹著自己的老夥計。

趙德勝、淮西濠州人,梁國公,守南昌時戰死。

“這是俞通海!”

“這是丁普郎!”

“廖永安!”

“茅成!”

一個個名字對於朱允熥來說有些陌生,但卻又是那麼熟悉。

陌生的

是因為這些人他都不曾見過,說熟悉是因為他身為皇明的嫡孫,從小就聽著這些英烈人物的事蹟長大。

大明是朱家的大明嗎?是的,因為朱家人做了皇帝。

可是大明也是這麼英烈的,若冇有他們和老皇帝一起浴血奮戰,哪有今日的大明。

此刻,朱允熥明白了,為何這些殘甲被供奉在五軍都督府的帥堂裡。

因為若是殘甲的主人在天有靈,必然會為兵強馬壯之大明而欣喜。正對著這些殘甲的巨大沙盤,正是他們為之廝殺的,大明江山。

壯士身死魂猶在,金戈鐵馬入夢來。

“大孫!”朱允熥走到最後一副,也是最為普通,但傷痕最多的殘甲上,輕輕說道,“這是你外公,常遇春那鳥人的甲!”

朱允熥上前幾步,對著外公穿過的殘甲,無聲鞠躬。

“這廝,要是知道你當了皇儲皇太孫,能笑得活過來!”老爺子微微一笑,“咱手下這麼多大將,就他最混,告訴他多少次不要殺俘,殺俘不祥,他都當成耳旁風。”說著,老爺子在常遇春的殘甲上捶了一拳,“報應了吧,四十歲你就嚥氣了,揍性!”

常遇春好殺,每逢戰事必殺俘虜。

“知道為啥把這些甲供奉在這嗎?”老爺子又問道。

朱允熥正色道,“孫兒知道,一來是為了告誡後世子孫,莫忘咱們大明的創業艱難。二來,是為了諸位英靈,看看咱們大明萬裡如畫江山!”

“比你爹強!”朱元璋讚歎一聲,“他們誰都說不出這些道道來!是這麼個理兒!”

這些人雖然死了,可是他們依然活在朱元璋的心裡。

老爺子心裡,對死人總是要比活人更寬容一些。

隨後,朱允熥轉頭對著十幾副殘甲,一一肅容拜過。

“皇明太孫朱允熥,拜見諸位開國功臣。英魂常在,祐大明江山無恙。英靈不遠,祐大明軍威百戰百勝。更祐,大明千秋功業,舉世無雙!”

按理說,以他皇太孫之尊,不該如此,於禮不合。

但是老爺子在邊上微微一笑,冇有製止。

'而那些一直在門口站著的,大明的宿將們,則是動容的看著這一幕。一些頭髮灰白的老臣,似乎想到了什麼,眼神隱隱有些激動。

“都過來!”朱元璋在帥堂的主位上坐下,“見見你們的新的皇儲,咱的大孫!”

~~~

晚飯時還有,還有。。。。。。

番茄第一大呲水槍,在此噴射蕪湖,起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