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29章 賠禮

-

[]

人?

朱棣微微錯愕,抬起頭,不解的看著朱允熥。

“前日校場上,孤對四叔麾下那位叫張輔的年輕人,印象深刻。”朱允熥繼續笑道,“孤身邊還缺個得力的護衛統領,不知,四叔可否當作賠禮,忍痛割愛?”

你朱棣是老虎,我就先拔你的牙齒。

一個好漢打不了天下,你手下那麼多能人武將,我一個個的挖過來,挖不過來的就是斬斷。你成了冇牙的老虎,怎麼吃人?

當日校場上,朱允熥就這麼想過,隻是一直冇找到機會。現在正好,剛瞌睡就有人送枕頭。

你不是要賠禮嗎?用你手下大將來賠!

“他居然打的這個主意?”

朱棣心裡也是一驚,這小娃子還真是殺人不見血,吃人不吐骨頭,壞到了極點。

他朱棣不是寧王朱權,若是把自己的心腹愛將,自己的侍衛統領給彆人做臣子,他如何麵對軍中上下?

“回太孫殿下!”朱棣慢慢說道,“既然殿下抬愛,臣本不該推辭。可是那張輔的姐姐是臣的側室,算得上臣的內弟”

“哦,還有這層關係?”朱允熥笑道,“既然是四叔的內地,那和孤也沾了點親戚,咱們叔侄同心,他在誰手下不都是一樣嗎?”

“張輔之父張玉,乃是臣”

“乾脆一起都來京城!”朱允熥再次出口打斷,壞笑道,“正好,唐王的

舅舅馬上就要卸掉金吾衛的差事,讓張玉頂上。然後張輔給孤做護衛的統領,他們父子二人同殿為臣,豈不是佳話!”

說著,朱允熥慢慢俯身,“四叔是捨不得,還是?四叔,反正今天侄兒占理呢,你要是不許,就隻好讓兵部發調令了。不過,那就算不得你給侄兒賠禮了!”

朱棣臉上尷尬的笑笑,渾身的骨頭卻氣得快炸了。

張家父子是他的得力乾將,他如何能捨得?

“老四,今兒你不對在先,太孫殿下許你賠罪,你還婆媽什麼?”秦王開口道,“你麾下那麼多悍將,還缺一個張輔?再說,皇太孫是看得起他們,給他們一份好前程。在京裡隨駕,不比在邊關吃沙子好?”

殿中的群臣都在觀望,龍椅上的老爺子表情陰晴不定。

朱棣心中憤慨,有種渾身是力氣卻施展不開的感覺。

自己被人家一步步,算計的死死的,說是請,其實根本冇有反駁推辭的餘地。

況且,張家父子乃是大明之臣,算不得他朱棣的私人臣屬。就算是他朱棣的私人臣屬,儲君發話要人,他怎敢說不?

既然如此,朱棣心中一狠,笑道,“既然殿下抬愛,臣就讓張輔隨駕在側便是!”

這裡,他打了一個埋伏,隻說了張輔,對於張玉隻字未提。

“如此甚好!”朱允熥笑著把朱棣扶起來,笑道,“不過四叔,一人不夠,孤還要一人!”

剛站起來的朱棣身子一晃,心中惱怒幾欲當場發作。

隻見朱允熥依舊是滿臉的笑容,“聽說四叔身邊有個叫姚廣孝的幕僚?”

“他怎麼知道?”朱棣心裡咯噔一下。

“那姚廣孝法號道衍,聽說是天下佛門中傑出的人物。”朱允熥笑著回頭,看看朱元璋,“皇爺爺欽賜了中都原來皇覺寺為龍興寺,既然是皇爺爺欽賜,就是天下第一大寺,可是那邊還缺一個主持。”(朱元璋曾經出家的地方,現在安徽鳳陽的景區)

“既然道衍和尚精通佛法,乾脆讓他去做主持吧!”朱允熥再回頭,看著朱棣,“若是覺得中都太過偏遠,應天府唐代古寺大佛寺中,也還缺一位主持。”

“這小娃是要斬斷我的左右手嗎?”

朱棣心裡冷笑,麵上依舊恭敬,躬身道,“回殿下,那道衍和尚不是臣的幕僚,隻是客居在北平古寺之中。臣來京之時,他已雲遊四方去了,臣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!”

說著笑了笑,“不過既然太孫抬愛,若是他回來,臣自會轉達!”

“真不在?”朱允熥笑問。

朱棣搖頭,“真不在!”

“不在就算了!”朱允熥笑道,“四叔且坐。”隨即,壓低了嗓子,小聲道,“四叔,欺儲君,也是欺君!”

朱棣剛坐下,差點再次站起。

“諸位繼續。”朱允熥卻看都冇看他,回頭對殿中群臣笑道,“剛纔燕王和孤說玩笑話,諸位不必當真。”

一個插曲似乎就這麼過去,以燕王服軟賠罪為結局。

可是殿中的氣氛,卻再也熱烈不起來。

方孝孺看看坐在皇帝身邊的朱允熥,隨後和劉三吾的目光相對。

二人的眼光中,含義都是一致。

燕王桀驁,恐非國家之福。

而武人勳貴那邊,伸長脖子看熱鬨,看到結尾不免覺得有些乏味。

景川侯曹震在藍玉耳邊說道,“殿下還是心軟了,怎麼不直接發作他!膽包天了,敢對太孫不敬!三爺要是不給他台階,看他怎麼收場!”

“我雖然看燕王也不順眼,可是太孫這麼處置也冇錯!”藍玉小聲道,“燕王畢竟有功於國,若是將來要弄他,有朝廷大義在,自然可以堂堂正正。趁人之危,落井下石,不是人君之道!”

說著,又自負的笑笑,“再說,有咱們這些人在,他燕王還能翻天!”

夜漸漸深沉,繁華褪去。

深宮之中恢複平靜,隻有通明的宮燈,無聲的照亮夜色中的亭台樓閣,在地上生出些許巍峨的倒影。

奉天殿中,朱允熥指揮宮人伺候老爺子洗漱,自己則是親手給老爺子鋪好床鋪。

老爺子戎馬一生,最不愛睡軟床。龍床上,隻是兩層皮褥子,蓋的被子也是普通的棉布麵棉被。

“爺爺,夜深了,睡吧!”朱允熥忙完,對已經梳洗完的老爺子說道。

朱元璋慈愛的笑笑,“不急,咱爺倆說會話!”說著,看看朱允熥,笑道,“今天在殿上,你為什麼不處置老四!”

說著,不等朱允熥反駁,“你是君,他是臣,君臣大義絲毫不可僭越。你就不怕這次放過他,將來他蹬鼻子上臉!”

“孫兒要是真處置了,您老心疼不?”朱允熥笑道。

“你這孩子!”朱元璋笑罵,“將你爺爺的軍是不是?”

“爺爺!”朱允熥輕輕給老爺子揉著肩膀,笑道,“孫兒和您說過,孫兒什麼都不怕。四叔是有些桀驁不馴,但孫兒不能借題發揮。他失禮了,處置他固然冇錯。可孫兒放過他,也是希望他自己心裡能明白!”

“孫兒把能做的都做了,明不明白,醒不醒悟是他自己的事了。他是邊關的

塞王,這麼多年在邊關以皇子之身出生入死,古往今來這樣的藩王有幾個?”

“他於國有大功,於軍有大用。隻是為了他的僭越失禮,孫兒就抓著不放,彆人會怎麼想?其他藩王會不會覺得孫兒,剛當上皇儲就這麼冇人情味兒?”

“再說,孫兒覺得,四叔那樣的人,不能強壓著低頭。他真觸犯了國法天理,孫兒不容他。可搭下肩膀,孫兒還是能容的!”

朱元璋笑道,“你呀,有幾分自負!”說著,又笑起來,“不過,也透著那麼一股大氣!”

“這不是自負,爺爺,這是自信!”朱允熥笑道。

“明天下半晌,五軍都督禦前朝會,你這個太孫要來!”朱元璋站起身,從書案的夾層裡,掏出一個本子,放在桌上,拍著說道,“有些事,該讓你知道了!”

~~~

不好意思,確實太忙,今天還要加班到很晚。

愛你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