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3章 帝心

-

翌日清晨,瑞雪方停。

紫禁城中紅白金綠交相輝映,風微輕徐徐清冷。

朝會剛剛散去,大臣們三三兩兩走在出宮的夾道之中。

如今大明國泰民安外無強敵內無黨爭,再加上新君仁厚,中樞官員們的日子都比以前好過許多。尤其是剛纔皇帝在朝議時,給群臣們透露了一個口風,更是讓官員們感念聖德。

“老大人留步!”

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督察禦史兼國子監祭酒老臣淩漢,正在吏部侍郎侯庸的攙扶下緩緩朝外走,身後忽然傳來呼喚聲。

淩漢回頭一看,確實禮部尚書鄭沂走了過來,“許久未見,老大人身子還硬朗?”

這是典型的文官之間的說話方式,他倆都是閣臣尚書,也就皇帝不在京中這些日子冇見,哪裡是許久未見?

“硬不硬的也就那麼回事,一時半會死不了!”淩漢爽朗的大笑,“鄭尚書喚老夫何事?”

鄭沂看看淩漢身邊的侯庸,後者心領神會這是兩位尚書之間有話。當下想避讓開來,卻不想冇等他動,就被淩漢暗中捏了一下。是以,侯庸就當冇看到鄭沂的眼神,乾脆站著不動。

“晚上有事請教老大人!”鄭沂無奈,隻能硬著頭皮拱手笑道。

“大夥同殿為臣,何談請教二字!”淩漢笑笑,轉身繼續前行,“老夫這人冇啥書生脾氣,習慣了快人快語,鄭大人有事就直說!”

鄭沂笑笑,跟在淩漢的身邊,看看身前左右並無其他官員,低聲問道,“老大人,皇上在朝會的時候說養廉銀是什麼意思?”

淩漢眼皮頓時一沉,“你是真不懂還是來老夫這套話?”

一句話差點冇把鄭沂噎死,“自然是不懂”說著他笑笑,“是不全懂,養廉銀想必是皇上隆恩,要給官員們漲俸祿,但晚輩不懂的是,為何用養廉,且這錢從哪出?”

“有一種說法,官員們貪汙是因為俸祿少,因為生活艱難。當然了,這個說法老夫是不讚同的。扯淡,前朝大元時官員們俸祿高到可以放高利貸,可清廉了嗎?”淩漢朗聲開口,“本朝吏治之嚴苛遠超各朝,可還是屢禁不絕。皇上仁慈,用養廉銀給大夥額外一筆錢,是想著讓天下官員們收斂收斂。”

鄭沂似有所悟,“那敢問老大人,這養廉銀是常例,還是?”

“哎,良玉?那是不是良玉?”淩漢忽然指著前方一人的背影說道,“景中(侯庸字)那是良玉嗎?快,追上去,他還欠老夫一張畫呢!”

說罷,兩人快步離開。

老大人淩漢八十多高齡,健步如飛一點看不出老態。

~~

“老大人,走遠了!”過了兩個夾道,侯庸笑道。

淩漢回頭瞅瞅後邊,笑罵道,“想套老夫的話,哼!”

侯庸沉思片刻,“老大人,這養廉銀既然皇上說了,其實也不算什麼不可言之事!”

“你呀,還是年輕!”淩漢教導道,“皇上隻是提了個頭,還冇有定論,你覺得該明目張膽的議論嗎?”說著,繼續低聲道,“老夫看來養廉銀該是日後每年官員們的嘗例,這筆錢從哪出,如何發放發放多少,想必陛下心中早有定奪。”

侯庸納悶道,“那為何不在朝會上”

“你小子腦子這麼簡單,是怎麼升官升上來的?”淩漢白了他一眼,“你看,皇上剛露口風,如鄭沂那樣的尚書都坐不住了跳出來,下麵的人呢?”

侯庸似乎明白了,“您是說?”

“我什麼都冇說!”淩漢笑道。

這就是所謂的帝王心術了,給予恩典不會一下給全,而是慢慢的放長線一點點兒讓下麪人抓心撓肺的時候再給。

淩漢看看侯庸,這個他日後的接班人,開口道,“再者,養廉銀還有另外一層意思。”

“下官請勞大人賜教!”

“洪武爺當政的時候,當官的日子不好過,對吧?”淩漢道。

侯庸點頭,確實如此。

洪武爺當政最嚴苛那幾年,就是殺太師李善長之後那幾年,在京的官員們上早朝的時候都要和家人交代好後事,生怕不小心惱了皇帝,直接被錦衣衛拉走。

當時哪怕是小小的一樁涉及幾百兩銀錢的貪汙案,都要扯出一大串人來,人人自危呀!

“如今皇上當政,且不說冇擅殺大臣,貪腐之事上也冇什麼大案吧?”淩漢又道,“可你覺得,冇發生就代表冇有嗎?”

侯庸搖頭,正色道,“下官覺得,越是盛世其實越容易滋生貪腐!”

“皇上說要給養廉銀,可相對的你看暴昭那邊建了廉政院的新衙。嘿嘿,那人可是鐵麵無私不好相與之人。按理說他執掌廉政院,此刻應該大殺四方抓姦除貪纔是,可你看他有什麼動靜嗎?”淩漢又道,“你想想這其中的乾係!”

侯庸深思,“您的意思?”

“不是我的意思!”淩漢低聲道,“是皇上的意思,先抓貪然後再給養廉銀。”說著,笑笑,“咱們這位萬歲爺,看著仁厚其實和太上皇的性子如出一轍。隻不過太上皇他老人家剛烈,而皇上”說著,再壓低聲音,“則是師出有名,落實罪名之後再開刀!”

瞬間,侯庸感覺心中一涼。

看似波瀾不驚甚至一團和氣的朝堂背後,原來還有這樣的隱憂。

“皇上登基之後優渥臣子,有的人呢,以為新君仁厚可以欺之以方。哈哈,讓他們嘚瑟吧,早晚有他們哭的時候!”淩漢大笑,“雙管齊下!”

侯庸又道,“那這些話?”

“你是真傻還是假傻?”淩漢斜了侯庸一眼,“你是自己人,鄭沂是外人,這話老夫能和他說嗎?”

其實這隻是一點,這些話和侯庸說到他這是終點。可對鄭沂說的話,就是對外的起點。

忽然,侯庸想到一件事,皇上在出京之前把原山東佈政陳迪點為禮部侍郎。是不是寓意著,禮部尚書要換人了?

再想想皇上最近要召見各省的副佈政副總兵,就更耐人尋味。

皇上登基隻需要朝中老臣的支援,以保國政順利交接。此時皇上大權在握之後,許多人的屁股就要動動了。

兩人走出午門,侯庸攙扶著淩漢上了轎子。

“快年關了,衙門裡的事情,你要多擔待。”淩漢撩開轎簾,低聲說道,“各省官員的考覈評級涉及到日後的升遷,要仔細對待。老夫老眼昏花,這等事還是要你們年輕人出力!”

“是!”侯庸不多話,鞠躬抱拳行禮。

“你哪裡是老眼昏花,這些得罪人的活兒,你是能推就推呀!”侯庸看著對方轎子走遠,心中苦笑。

眼見淩漢的轎子走遠,他剛要尋找自家的轎子,就見曹國公李景隆從午門裡出來,追上了宋國公馮勝的馬車。

緊接著,已上去的馮勝又被人攙扶下來,坐著軟轎再次進宮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