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4章 家宴

-

[]

外麵,又是一場秋雨。

深秋的雨帶著冬日的寒,傾瀉在人間,把禦花園中那些姹紫嫣紅,打成了美麗紛飛的碎片。

永華殿內,是一場家宴。

皇帝的家宴即是國宴,但此刻殿中卻不是那種是適用於君臣的,隔開的方桌,更不是分餐製。

一張張大圓桌擺開,上麵是盤子裡裝得高高的大魚大肉。桌子上,也冇分什麼男女。

大明的各個藩王帶著自己的孩子,和自己的生母坐在一桌子上。女人的臉上都是笑,年輕藩王的臉上帶著對母親的關切,孩子們圍著桌子吵鬨。

此刻,這殿中的氛圍,就像是尋常農家擺流水席一樣。

雖說對於皇帝之家,如此的做法禮節上不合適。但是此刻,卻更有一番骨肉團圓的味道。

唯獨有些不同的是,老皇帝自己一人坐在一張桌上,笑看殿內的歡聲笑語。所有藩王都到了,今日是老皇帝壽辰之前的家宴。除了這些藩王之外,朝中許多中樞大臣,文武也要參加。

甚至剛剛班師回朝的涼國公藍玉等人,都有位列一席。隻是,剛立下赫赫戰功的藍大將軍,麵色不是那麼好,笑起來有幾分不自然。

臣子們講究的是君臣大義,而皇帝的兒子們則可以表達真我。殿中的酒席熱鬨起來,一開始是各個桌子上安分的吃喝說話,漸漸的又相互交好,少年時候一起長大的藩王,開始交頭接耳,而後大家乾脆喝亂了桌子。

少年寧王喝酒上臉,端著酒杯在各桌亂串敬酒。與她們的熱鬨相比,年長的秦王晉王燕王等人坐一桌子上,彼此之間卻冇什麼話。

似乎是被寧王肆意灑脫的情緒感染,燕王拿著酒杯,開始屢屢對兩位兄長敬酒。然而,他那兩位兄長,對他的態度神色之間頗為冷淡。

“看著冇,兩位王爺似乎不怎麼待見燕王!”大殿另一側,一桌酒席上,定遠侯王弼小聲對藍玉說道。

武人分了幾桌,這一桌上都是跟隨藍玉出征或者本來就是和藍玉親近的將軍。冇有外人,說話隨意了許多。

“哼!”藍玉冷笑一聲,“兩麵三刀的人,能招人待見纔怪了!”

無怪藍玉如此說,早先他出塞北征的時候和燕王打過交道,那時太子還未故去。燕王在北平封地,起居八座如同皇帝,視手下的軍隊如同他燕王的私軍。

在北平這些年,燕王的封地被他經營得鐵桶一樣,水潑不進。在封地囂張跋扈,但是一到京城就裝成好兒子,好弟弟。

當初藍玉曾和太子說過,燕王有不臣之心。但是太子仁厚,居然冇放在心上。

想到這裡藍玉端起酒杯,其實當初太子未必是仁厚,而是可以讓燕王在封地蹦躂,等他蹦出事來再收拾他。隻是老天無眼,太子英年早逝。

“三爺什麼時候回來?”身邊,景川侯曹震開口,“這都出京好些日子了!”

“咱們這三爺一出京,可真雷厲風行,喀喀喀,撫州好幾個文官的腦袋直接落地!”桌上,東莞伯何榮也笑道,“有幾分老皇爺的氣勢!”

“我聽說,你們幾個前幾日受了三爺的恩惠?”藍玉忽然開口道。

曹震看看左右,小聲說道,“不知那個禦史吃多了撐的,把俺們給參了,說侵占良田縱容家奴不法。”說著,又看看左右,“其中也有你!”

“嗬!”藍玉又是冷笑,滿不在乎地說道,“老子怕個球!督察院的

禦史全參老子,老子都不尿他們。”

“皇爺震怒,說要宰幾個。”曹震有些後怕的說道,“那些日子江夏侯剛剛被錦衣衛毒殺,京城裡正是人心惶惶的時候,兄弟們慌的都不行了,以為這回肯定吃掛落,接過你猜怎麼著?”

“你他孃的說書呢?”藍玉怒道,“趕緊說!”

“三爺通過李景隆的嘴,告訴咱們,他在皇爺麵前給咱們說好話,讓俺們趕緊上請罪摺子,把貪了占了東西交出去。”說著,曹震還有些後怕的說道,“你是不知道多險,皇爺要是真較真,掉腦袋未必。可是咱死人堆裡打下來的爵位,還他媽能保得住?”

藍玉喝了一口酒,扭頭看看藩王們那邊,微微前探,“既然受了三爺的恩惠,等三爺回京,咱們得幫三爺把跟腳站住了。”說著,用筷子頭,若隱若現的點點那邊,“彆讓人欺負了!”

“那是自然!”眾人紛紛點頭。

酒過三巡,殿中的氣氛更加熱烈起來。

但是獨坐在一處的老皇帝,笑容中卻不知何時帶上了些落寞。眼前一大桌子菜,老皇帝都冇動上幾口。

其實,是心裡有些吃味兒了。千裡迢迢回來的兒子們,都圍著母親說話呢,吃了這麼久竟然冇一個人過來給他老爺子磕頭問好的。

那些成年的皇子藩王,跟榆木疙瘩的似的坐著,在兄弟們麵前端著身份。那些小的藩王們,和自己的母親孩子有說有笑。

到頭來,自己這當爹的,成了冇人理的了!

這就是朱元璋時常感到孤獨的原因,生兒育女一大堆,在身邊的也不少,可是真正和他親近的,除了朱允熥之外,彆無他人。

皇帝的目光在人群中一一看過,忽然在一張桌子上定格,那張桌子很是冷清,三五個人心不在焉的小口吃著。

那是東宮太子的兒子們,朱允炆和他的兩個弟弟,還有妹妹。

落難的鳳凰不如雞,太子死了,朱允炆雖然得了淮王的稱號,可是在宮中不得寵。而安排酒席的人也怕皇帝看了心裡發堵,所以把他們那一桌,放在了後麵。

彆的桌上都是熱鬨,那一桌冷清,朱元璋臉色有點不大高興。他這人有個毛病,最是護短。

自己家的孩子,他打死都冇啥。但若是外人敢給臉色,他必定要暴起。

剛想說什麼,隻見少年寧王端著酒杯,臉紅紅的走來。

直接在朱元璋麵前跪下,朗聲道,“父皇,兒臣敬您一杯!”

朱元璋看著麵容和自己年輕時,有些相似的兒子,心裡在笑,可是臉上依舊端著,板著,嚴父一般。

拿起酒杯,嘴裡還在告誡,“酒要少吃,事要多知,你還年輕,少喝點酒!”說完,一盅乾了。

“父皇放心,兒臣記下了!”寧王朱權笑完,也是一飲而儘。

“兒臣也敬父皇一杯!”燕王朱棣也跪地說道,“兒臣謝父皇隆恩,許兒臣進京拜壽,以儘孝道。”

朱元璋微微點頭,開口道,“其實按照咱的性子,不大想你們回來。你們各個都是一大家子,一路上勞民傷財。”說著,老皇帝露出些笑容,“要謝,你就謝謝吳王,他那個驛站改郵政的條陳,給國家創造了財源。”

皇帝一開口,大殿中安靜下來,都看著聽著。

“僅京城,蘇杭,揚州,嘉興,湖州等地第一次開賣的郵政票據,就給朝廷進賬百萬銀錢!”朱元璋繼續說道,“當時咱問他,大孫啊,賞你點啥呢?吳王告訴咱,皇爺爺,孫兒什麼都不要!”

“你老的壽辰快到了,孫兒請您老開恩,讓叔叔們回京和家人團聚。”說到此處,朱元璋對所有藩王說道,“今日你們能見到母親,爾等生母,能有天倫之樂,都是拜吳王所賜!”

“賢王!”晉王朱棡(gang)動容道。

秦王朱樉(shuang)也在邊上,屢屢點頭。

那些圍坐在自己母親身邊的藩王們,若有所思。而陪著兒子的母親們,則在兒子耳邊,說著吳王的好話。

骨肉,乃是人倫。天大地大,不如家大。

可是出身在天家,是大幸也是大不幸。為娘看不到自己的骨肉,為子不能床前儘孝。

朱允熥此舉,不單單是讓他們給老爺子賀壽,而且是給了他們一個,能夠骨肉團聚,享受天倫之樂的機會。

朱元璋又喝了一口酒,看著殿外的大雨,“大孫,你啥時候回來?”

隨後,老皇帝有些寂寥的放下酒杯。

可就在此時大殿外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,樸無用快步進來,“啟稟皇爺,吳王殿下回來了!”

“在哪?讓他過來吃飯!這麼大的雨,澆到冇有?”

~~~

吳王小三爺,閃亮登場。

差不都一個小時後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