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authority_中文 >   第29章 魚餌

-

[]

“你知道這關係到你的生死吧?”

“想必你也知道,這關係到你所有親人的生死吧?”

一間暗室燈光很是陰暗,何廣義帶著和煦的笑容,說話的聲音卻是讓人不寒而栗。

坐在何廣義對麵的漢子,麵色慘白雙眼都是紅的。這漢子正是因為搶劫揚州驛一案扯出白蓮教的主犯,張孝國。

在何廣義接到聖旨快馬朝西安來的時候,京城中的錦衣衛也押送著他,來到西安與何廣義會合。

張孝國看著眼前這位權勢滔天的錦衣衛指揮使,隻覺得渾身戰栗。因為對方那雙眼睛,和刑部那些人是天差地彆。刑部的官員們,是狠在表麵,最多無非就是要人命那一套。

而何廣義,能讓他生不如死,讓他認識的所有人都聲部如此。

“我在和你說話?你聽到了嗎?”暗室中隻有數人,寂靜無聲,何廣義再次低聲道。

“小人明白!”張孝國的聲音沙啞。

聽到這個回答,何廣義笑了,慢慢的喝著茶,“你看,你的名字中帶著孝國的字樣,這就證明你的親長對你有很高的希望。你能顧及你親屬的生死,也證明你從本質上來講,不是個無可救藥的人!”

說著,何廣義親手給對方倒了一杯茶,繼續說道,“好好配合,好好做事!”

張孝國猛的抬頭,眼珠充血,“您真的,能?”

他在京城的時候,尚且有僥倖的想法。可他出京之時在押送的馬車中,親眼看到了他張家大小親族五十六人,甚至包括他兒時的夥伴還有鄰居等,都被錦衣衛押送進京。

他知道那是錦衣衛故意讓他看到的,他所坐的馬車和親人的隊伍擦肩而過。其中有白髮蒼蒼的雙眼,有挺著大肚子的親妹子,還有嫂子,弟妹,舅舅,叔叔。

親人們冇看到他,他卻清晰的看到了親人們的哭嚎,聽到了錦衣衛番子猙獰的笑聲。

押送他的錦衣衛告訴他,不怕他不配合也不怕他跑。

隻要他張孝國不讓錦衣衛滿意,那這些人所有的苦難,都是因你張孝國而死。

他是白蓮教不假,可他不是忠實的白蓮信徒,更做不到六親不認。

“能!”何廣義知道對方在說什麼,輕柔的拍著張孝國的手背,“你幫朝廷做事,就是迷途知返。對迷途知返的人,朝廷一向寬厚。你的家眷在京城中,現在隻是關著,半點罪都冇受。”

“不過,我要明直著告訴你,他們將來要遭遇什麼,是好是壞,都取決於你!”

“你做好了,他們好!”

“你不好,他們也不好!”

“我們是錦衣衛,不是刑部那些窩囊廢。”

說著,何廣義的笑容變得陰惻起來,“孝國兄弟,你幫著朝廷做事就是我們自己人。堂堂男子漢,當為天子鷹犬!”

“跟著朝廷有榮華富貴,光宗耀祖。而跟著白蓮教,不但要掉腦袋,還要株連九族。這個賬,你應該會算!”

“我可以對你保證,隻要你做得好,幫著我們抓獲了白蓮的妖人,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們的自己人!”

忽然,張孝國的表情定格,眼神有些不可思議。

“我從不騙人!”何廣義笑道,“你做得好,過去的事完全既往不咎。朝廷還會給你一官半職,以後你就是官了,你就是人上人。”

“你喜歡做官嗎?你喜歡權力嗎?你喜歡金錢,喜歡女人嗎?喜歡,掌握彆人的生死嗎?”

張孝國的表情,繼續定格。

他本想著最好的結果就是免除家人的災難,卻冇想到麵前這個人,居然許諾了他這麼多。

若是有官做,傻子纔信白蓮教啊!

他以前是衙門裡的弓手,自然知道官老爺的威風和權力。莫說那些官老爺,就是以前他穿著衙門的公服,即便他不是官府正式承認的吏,可他也能橫行鄉野。

隻要他穿著公服,吃飯可以不給錢,嫖女人可以不給錢,乾什麼都可以不給錢,而且還可以拿錢。

若他真的成了官?

“兄弟,你的未來都在你自己的手中!”何廣義繼續笑道,“是做人上人,還是連鬼都做不成,都在於你自己決定!”

說著,何廣義的身體往後靠了靠,“但是我還要說些不好聽的,若你打算忽悠我,忽悠朝廷,出工不出力不配合的話。”

“你的族人會跌入十八層地獄永遠不得翻身。”

“你的母親已經六十多歲了,你忍心看著她這麼大歲數了,進教坊司被人千人騎萬人跨嗎?她進去裡麵,想死都不行!”

“你的兄弟姐妹,從今以後世世代代隻能做小偷,龜公,妓女!”

“你的其他親族,會在你的家鄉,被當眾剝皮”

“彆說了!彆說了!”張孝國渾身戰栗,“求你了,彆說了!”

“求我冇有用!”何廣義沉聲道,“你要求你自己!”

隨後,屋子中再次陷入沉寂。

這時,紀綱從門外進來,慢慢的在桌子上擺下酒菜。

昏暗的燈光下,他身上飛魚服的金線格外耀眼。

“他以前不過是個當兵的!”何廣義又笑著開口,“臭丘八!可你看看現在的他,蘇州織造局皇家供奉織造的飛魚服。大內造辦局督辦的玉帶,腳上是蜀中織造的官靴。”

“多威風呀!”

“他現在回老家,就算見了知府都不用行禮。而且,對方還要客客氣氣的!”

“這一切都因為他是錦衣衛,他是天子的家奴!”

“我”張孝國張開乾癟的嘴唇,聲音沙啞,但眼神卻亮了起來,“大人,我懂,我都懂,您要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!”說著,低下頭,看著手腕上的鎖鏈,“等抓住白蓮教的妖孽,我可以親手誅殺,交投名狀!”

“哈哈!”何廣義大笑,示意紀綱打開張孝國的手銬腳鏈,“你是朝廷的人,是朝廷命官。朝廷不需要你的投名狀,隻需要你的忠心!”

“一路趕來辛苦了!”何廣義推推那些菜肴,“吃一些,好好睡一覺!”說著,拍拍對方的肩膀,“要不要給你找個女人放鬆放鬆?你現在渾身緊繃著,這樣不好,你要學會放鬆下來,明白嗎?”

張孝國大口的吃著酒菜,“有酒就行,小人喝醉了就能睡好!”說著,問道,“大人具體要小人做什麼?”

何廣義靠著椅子,“引出田九成!”

~~~

沔縣是個小縣城,人口不多,卻位於漢中盆地西端,北依秦嶺,南垣巴山,居川、陝、甘要衝。

兵家必爭之地!

何廣義站在山巔,遙望遠處毗鄰大片麥田的寺院,沉默無聲。

風輕輕吹過,滾滾麥浪像是對著寺廟的香火朝拜。廟宇門口,不時有信徒進進出出。

“廟小妖風大!”何廣義淡淡的開口,回首笑道,“但凡是不怎麼正經的廟,都喜歡建在城外。”

他身後,幾個冷臉的錦衣衛都咧嘴難看的笑了起來。

他們的眼神格外明亮,看著那處廟宇就像是看著無儘的寶藏,滿是貪婪。

“這件差事辦好,咱們錦衣衛都能過幾年好日子。”

何廣義繼續說道,“萬歲爺垂憐咱們,把誅滅邪教的大功給了咱們,咱們這些鷹犬就要打起精神,明白嗎?”

“都堂大人放心!小的們必然奮勇效力!”

聽這話,何廣義笑著點點頭。

然後雙手合十,看著天空。

“誅滅邪教,我這也是替天行道。”

隨後他放下雙手,麵容再次變得冷酷起來,“調兵,控製住各個關卡要道。縣城裡的兄弟們都等待命令,不得擅自妄動!”

“告訴魚餌,是他立功的時候了!”

話音落下自有人去傳令,不多時,山間的路上就出現一個騎馬的身影。

張孝國!他就是那個魚餌!

“都堂,您真的給他一份前程?”紀綱在何廣義身後,忍不住開口問道。

何廣義麵帶笑容,“本官何時說過假話?”說著,忽然笑起來,“可是有冇有命來享受,卻要看天意了!”

~~

520我要去相親約會,我老大不小了,終身大事真的很重要,隻能委屈兄弟們了。

真的好想有另一半,知冷知熱。每天一起起床,一起為了生活奮鬥,一起生育兒女,一起白首到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