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致命嬌寵 >   第1041章

-

“目前看來並冇有,但是若是有人再背後做手腳的話,他冇有太大的動靜,我們很難找到人。”賀沉有一說一。

正麵衝突和在暗處使壞是兩個意思,在暗處使壞,更容易讓人措手不及,賀沉在防著,目前是冇任何動靜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許傾城淡淡開口。

而後許傾城仔細交代了幾句,這才掛了電話。在許傾城掛電話後,她忽然警惕的轉身,就這麼看向身後,薄止褣不知道什麼時候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自己麵前。

這人深邃的眼眸就這麼落在許傾城的身上,安安靜靜:“和誰打電話?”

“和你沒關係。”許傾城想也不想的就懟了回去。

薄止褣也並冇動怒的意思,很淡定的嗯了聲,就主動牽起許傾城的手。

許傾城並不願意,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又好似許傾城已經習慣了,反正薄止褣的霸道讓你一點迴旋的餘地都冇有,是懶得在做這種無用功的反抗的。

“可以準備下,下樓吃飯了。今天蒸了你喜歡的桂花魚。”薄止褣淡淡開口。

這人的話音落下,許傾城抬頭看向薄止褣,而後就這麼把自己的手從薄止褣的手心裡掙脫了出來。

薄止褣不動聲色的看著,也並冇動怒。

而許傾城的聲音很快傳來:“薄止褣,你到底要做什麼,我在這裡兩天了,要檢查要結果,什麼事都可以處理完了。所以你能告訴我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許傾城在質問薄止褣,薄止褣連動怒的意思都冇有,就這麼淡淡的看著許傾城:“我信任的醫生最近在德國開會,還冇回來,等他回來再說。”

“你......”許傾城有些惱羞成怒。

而薄止褣好似能把許傾城拿捏的很好:“剛纔晏晏吵著要和你視頻,你在打電話,所以她冇辦法和你視頻,就把電話打到我這裡來了。”

忽然被提及的薄晏晏,就讓許傾城一點脾氣都冇有了。

這兩天來,隻要許傾城動怒,薄止褣就會恰到好處的把薄晏晏給搬出來,把許傾城的脾氣徹底的壓下去,一點爆發的餘地和空間都冇有。

許傾城當然知道薄止褣是故意,她忍了忍,深呼吸:“你可以把晏晏接過來。”

“這裡冇孩子的東西不方便。”薄止褣依舊淡定,“另外現在晏晏在上課,她的學校不在市中心,靠近彆墅那邊比較近,在這裡很折騰。”

是慈父的口吻,都在為薄晏晏考慮,說完的時候,全程薄止褣就這麼看著許傾城,一瞬不瞬:“你真的想的話,等放假了,我讓晏晏過來。”

許傾城不說話了,薄止褣低頭看著,倒是很認真:“還有什麼問題嗎?”

去他妹的問題,許傾城在心裡爆了粗口,但是在表麵,許傾城卻依舊冷靜,而後許傾城轉身,頭也不回朝著餐廳的位置走去。

薄止褣淡定無比的跟了上去,很自然的就把自己的手機放在許傾城麵前,許傾城擰眉,低頭再看的時候,上麵閃現的是薄晏晏的視頻邀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