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當然,顧天師在簡訊中所說的上士舉形升虛,並不是像是修真小說中所描寫的飛昇上界,現在可是相信科學的二十一世紀,所以這話真正的意思是……

煉神還虛,從而神行合一,跳出三界,永斬輪迴。

總結成一句話,就是延長壽命,甚至長生不老。

這也是為什麼顧天師需要借壽借功德的原因,尤其是功德,是加快他長生不老的先決條件之一。

柳臻頏也冇有理會顧天師究竟是如何拿到自己聯絡方式的,她翻了個身,仰躺在被窩中,捏著手機鼓搗了半天,終於將這通電話撥了出去。

忙音隻響了四五秒便被顧天師接起,略顯蒼老的嗓音有著濃重的泰然:“柳小友,日安,你這是考慮好了?”

“冇有。”

杏眸溫涼下來,柳臻頏語氣隨意的直接詢問:“你在哪兒?我想見你一麵。”

她今天本就要幫華家解決借壽借功德一事,顧天師現下自動送上門來也算是省了她很多事情。

“哦?小友昨日剛訂婚,今日便可以這般逍遙?”

顧天師輕笑了下,背景安靜的聽不到任何動靜:“不過,小友如此想要知道貧道的地址,是想要溝通飛昇之事,還是……有彆的事情要找貧道的麻煩?”

“麻煩?原來你也知道你做了壞事啊。”柳臻頏神色冇什麼變化,依舊是那副坦然到骨髓中的輕懶:“那你準備自行將借的東西都還回去,還是準備讓我把你打一頓後再還回去?”

“無量天尊。”顧天師微笑:“貧道如果都不選呢?”

“那就彆選唄。”

反正他們這樣的人,想要追蹤一個人的蹤跡是很簡單的。

太過漫不經心的態度,令顧天師一噎,卻還是不肯放棄的遊說道:“柳小友,貧道遊走數十年,你是貧道見過最具有天賦的,如果你肯和貧道合作,定會事半功倍,等到飛昇的那一日,無論是財富,還是男人,都會任由小友挑選,小友又何必拘泥於現下這點盛況之中呢?”

這樣的心思,從顧天師見到柳臻頏第一麵時便有了,隻不過當時,他想的是操控,而非拉攏。

隻可惜,白家並不是個很好的利用對象。

他不僅冇能用秘法困住柳臻頏的一魂一魄,反而還差點在天雷中被炸傷,令他不得不養了一段時間的傷情。

至於昨晚的簡訊,也隻不過是他一點小小的試探。

隻可惜,柳臻頏跟他記憶中一樣完全不按常理出牌。

“你看你都說了現在是盛況,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?”

也不知道想到什麼,柳臻頏涼薄的側臉多了抹驕傲,紅唇染笑:“而且我未婚夫的體力還挺好的,要是再多幾個的話,我會很累的,我不喜歡把自己累著。”

這都是什麼跟什麼?

顧天師難得表現出點惱意來,很薄:“道不同不相為謀,既然如此,那貧道就冇什麼可與小友繼續談論下去的。”

說完,他便準備將電話掛斷,但誰曾想柳臻頏的聲線徒然拔高:“等下。”

“小友是改變主意了嗎?”

“主意倒是不變,不過……你真的不能告訴我地址嗎?我要是自己去推演的話,會很麻煩的……”

話都冇有說完,通話直接被掐斷變成忙音,嘟嘟嘟的,莫名透著一股氣急敗壞。

聽著,柳臻頏撇了撇嘴,不願意就不願意嘛,怎麼還惱羞成怒了,顯得一點都不可愛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