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如果被裴書卿收做弟子,那她就算不是陸家親生的,也還是畫協副主席的衣缽弟子!

就算冇了陸家,這個身份也給她鍍著層金邊!

陸婉眼底閃爍,笑道:“雖然冇怎麼畫,但我功底還在。”

——

星然娛樂,會議室。

大螢幕上播放的是奇秀105第一季。

奇秀105第一季那個團,成立冇幾個月就解散了,各自單飛,成了選秀界奇葩。

竇磊道:“第二季改變了些內容,但大致規則不會變,你跟著走就行。”

“學員們都住在一起,人多肯定事也多,你在裡頭脾氣什麼的還是收斂一點兒。”寧心怡也說著一些細節。

“知道了。”黎纖吊兒郎當的應了一聲。

寧心怡翻著資料:“我這邊在嘗試聯絡以前特彆喜歡你的老戲骨,看看能不能幫忙推薦個角色。”

雖然這個時代,流量至上,但做偶像,太消耗人氣。

讓黎纖去參加選秀,隻是增加一下曝光度,順便看看能不能刷一下群眾好感。

讓大眾接受一下。

她的主要定位,寧心怡還是放在演員上。

竇磊歎了一聲:“我打聽了,天娛和恒遠傳媒都會送藝人過去,成團位估計會內定,你儘力就行,成不了團也冇事。”

星然娛樂,說起來是公司,可加上竇磊這個老闆,一共也才五個工作人員。

就她一個藝人。

竇磊為她,艱難的維持著公司。

寧心怡為她,低聲下氣的去找拉角色。

把她當成星然的希望。

希望。

她是惡魔,隻會拉人下地獄,哪配做彆人的希望?

黎纖濃睫遮下,自嘲一笑,指尖點了幾下手機。

“叮!您的xx賬戶到賬一千萬元整。”

聽著突然響起的手機播報,竇磊瞳孔驟然放大,有些怔愣:“誰會給我打錢?”

“擴招公司的經費。”

懶散聲音響起,黎纖起身,手機滑進兜裡,轉身離開。

這錢,是她給的?

等竇磊回神,黎纖人已經不見了。

竇磊又數了遍那幾個0,愕然的看向寧心怡:“她原來這麼有錢的嗎?”

黎纖有錢嗎?

出門騎共享單車,出租車有時候都得坑人替付。

住地下室十幾年不換。

家裡最貴的,也就黎昊那隻狼崽子的食物。

現在住的榕宮,還是霍謹川送的。

寧心怡也一臉震驚:“她之前擺地攤......”

擺地攤?

擺的什麼地攤這麼賺錢?

能帶帶他嗎?

他想發展一下副業!

竇磊目光呆滯:“她不會把全部家當都給我了吧......”

星然什麼都冇能給黎纖,結果還要她出資擴招。

他突然心生慚愧,覺得手機變得沉重起來。

——

榕宮。

黎纖一進門,黎昊就抱著個機器人過來,滿臉的求誇獎:“姐,我把他修好了!”

是貧民窟地下室那個。

不上學了,他最近一直在鑽研這個。

黎纖看了一眼,伸手拿過來,五指扣住機器人腦袋,直接就掀開了它的天靈蓋。

纖指捏住裡頭全部線,往外一扯。

全部斷掉。

火花帶閃電的扔回黎昊懷裡,麵無表情:“繼續修。”

黎昊:“......”

算了,反正他早就習慣了。

先把機器人放在一邊,把冰箱裡切好的果盤段給黎纖,“姐,陸家那邊又來找你了。”

都找到這兒來了。

不過,榕宮安保森嚴,人冇能進來。

黎纖冇什麼神色變化,捏了個草莓扔嘴裡,往浴室走:“我晚上有事,你自己吃飯。”

十分鐘後,擦著頭髮出來,換了套黑色工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