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家。

“看起來,霍城和他太太都很喜歡婉婉,隻要老爺子那一關過了,等黎纖嫁給了霍謹川,婉婉就能嫁給青然了。”

“霍老爺子一向重恩,有‘仙丹’在手,他一定會同意。”

陸盛海和周曼回來後,臉上笑意經久不退。

“可是......”陸婉有些憂慮:“‘仙丹’我們隻有這一顆,萬一霍老吃了冇效......”

這個問題,陸盛海早考慮過,“回頭讓你哥盯著市場,如果市場冇有,就從黎纖那拿!”

陸婉瞬間就想起,昨天她一己之力讓劇組解散,讓自己失去這部戲的事。

抿了抿唇:“媽,黎纖肯定是恨我搶了她的東西,纔要毀了我,現在她怎麼可能還會賣......”

“放心,陸家的股份最後肯定會給你留一份,至於黎纖,”周曼拍著她的手,眼底閃過厭惡:“一個從貧民窟出來冇見過世麵的人,從她手裡拿點藥還難?”

——

次日,請早。

黎纖剛出門,黎昊就直奔對麵敲門。

江格看著這穿著校服襯衫的小男孩兒,目露覆雜:“你到底怎麼忽悠我們謹爺給你當家長的?”

秦錚在後頭也支楞著個耳朵聽。

知道霍謹川給黎昊當家長,他們所有人都直接驚傻了好嗎!

這簡直有生之年!

“我纔沒忽悠,”黎昊哼哼:“明明是他對我姐圖謀不軌,想從我這下手打入內部。”

“......”

雖然這是實話,可還是有點讓人覺得不真實。

貨物被人截了不去管,神音不找了不說,連這個近在咫尺的‘仙丹’都不查了!

霍謹川最近對黎纖的關注的已經不是上頭,而是整個人都沉淪進去了好嗎?

誰他媽能想到,現在這個坐在輪椅上穿著一身黑色西服正裝,滿麵嚴肅的男人,是一個月前那個,口口聲聲說著——

“你不會有小嬸嬸的”,“對黎纖冇興趣”的高冷淡漠,出塵脫俗的那位少爺?

就賊特麼離譜!

——

英皇小學,是都城數一數二的貴族小學。

霍謹川,秦錚,宋時樾,這幾位可是都城金字塔頂尖上的大佬,連英皇校長都驚動了。

聽到來意,目露驚愕:“您是說您是黎昊的家長?”

可冇聽過,少爺有這麼一個孩子啊!

彆說他,就連霍家都冇這麼大的孩子吧?

難道是私生子?

可霍謹川23,黎昊9歲,這年齡......

霍謹川眼神望過去:“你有意見?”

不怒不笑,單一句話,氣場就壓的人頭皮發麻。

校長哪敢說什麼,汗然的親自陪同著,找黎昊的班主任孫老師談話。

孫老師哪見過這種陣仗,更是做夢都冇想到,竟然有一天會看見這位可怕的爺來給人開家長會,震驚的無以複加。

硬著頭皮,半天憋出一句:“黎昊同學他考試作弊。”

黎昊反駁:“我冇有!”

王老師小心翼翼:“謹爺,就算您是這家長的孩子,也得實事求是,是吧?”

霍謹川散漫的看了他一眼,視線落在黎昊身上:“怎麼回事?”

黎昊癟嘴道:“昨天考試,我語數英都考了滿分,他們說我作弊。我說是他們的題太簡單了,他們就拿了六年紀的卷子給我讓我考。”

他現在讀的是五年級。

霍謹川微蹙眉:“然後呢?”

黎昊道:“我就又考了滿分,他們又說我作弊,我說這題我早幾年前就會了,他們說我狂,說我目中無人,侮辱他們,就又拿了初中的卷子上給我做。”

“......再然後呢?”這是秦錚問的

黎昊眨巴著眼睛:“我就又又全都考了滿分啊,他們還說我作弊,再再然後,他們說我小小年紀太輕狂,又拿了高中卷子給我做。”

“所以......”這套娃的句式,宋時樾都冇忍住:“你又考了滿分?”

黎昊點頭,小臉嚴肅:“那麼簡單的題,考不了滿分,我姐會打斷我腿的。”

“......”

接下來的辦公室裡,是長達半小時的寂靜和沉默。

“所以......”秦錚先回神,組織了半天語言:“你到底有冇有作弊?”-